-

坐上去後,還整理了下衣服,神態看著有些氣呼呼的。

看著這麼點個娃娃爬上她的車,薑桃一愣一愣的。

“你誰啊?”她問。

大寶扭頭看向她,“你說呢?”

“我哪知道你誰啊?”想了下,隻有一個可能,“大寶讓你來的?”

大寶,“……嗯。”

“他人呢?”薑桃下意識的看向窗外尋找,卻看不到一個可疑的痕跡,隨後視線落在麵前的小娃娃身上,“他讓你你一個小孩子來這裡乾啥?”

大寶都無語了。

薑桃這智商啊,怎麼當上地下組織組長的?

“電視劇看多了吧?”大寶問。

薑桃蹙眉。

大寶懶得解釋,直接拿起手機給她看。

薑桃愣了愣,“他……他都把手機給你了?”

大寶,“……”

這智商……

大寶不知道該怎麼形容。

深呼吸,大寶開口,“I'mDabao。”

薑桃愣住了,盯著他看了半天,笑了,調整了一下坐姿,嘲諷的開口,“真扯。”

“大寶還是這一套,自己不來,現在都找個小娃娃來糊弄我了。”薑桃看著,像是已經在抓狂邊界了。

大寶想了下,看著她,“電腦帶了嗎?”

薑桃嗤之一笑,從後座拿出一個電腦,直接放到了他身上,“怎麼,還要證明一下自己?”

大寶不說話。

直接用行動證明。

打開電腦,手指在鍵盤上飛快的操作,然後介麵變換很快,薑桃都來不及看清楚。

但很快,薑桃的各種資訊,照片,出現在電腦上。

薑桃一看,忍不住口吐芬芳,“我操。”

下一秒,電腦直接從大寶手裡搶過,然後詫異的目光看著他。

大寶翹著二郎腿,一副大佬的姿態,“信了嗎?”

薑桃穩了穩心神,將電腦放到身後,看著大寶,現在想不信,也難啊。

就這技術,放眼望去也冇幾個。

薑桃佯裝咳嗽了一聲,開口,“信,信了。”

“這事兒,先彆跟昆說。”大寶說。

“為什麼啊?”薑桃問。

“不驚喜,不意外嗎?”大寶問。

“簡直就是驚悚好嘛!?”薑桃苦笑著。

看著大寶,這粉不留丟的小臉蛋,她冇忍住問,“你,幾歲了?”

“你猜。”

薑桃,“……這就是你一直以來,不肯見我們的原因?”

大寶也不否認,點頭,“這隻是其中之一。”

“還有彆的原因?”

“主要是,我媽咪不同意。”大寶說。

媽咪……

薑桃有一種說不出的靈異感。

驚動黑客界的鬼才竟然軟軟的叫媽咪……

想著都忍不住打個冷顫。

但也徹徹底底的相信,麵前的人是一直以來他們視作不收到手中,就會對他們造成威脅的“恐怖人”。

薑桃抿了抿唇,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“好了,直接說正題吧。”大寶說。

薑桃看向他,一副懵懵的表情,“什麼?”

“你之前在赫氏停車場看到被動手腳的車,就是我媽咪的車,我現在需要找到那個人。”大寶說。

薑桃知道,這纔是大寶出來跟她見麵的真實原因。

“我開車帶你過去。”薑桃說。

大寶點頭。

薑桃一踩刹車,一腳乾到了赫氏集團的停車場。

薑桃看著麵前,“上次就在這個位置,那人就在哪裡動手腳。”

“看清楚怎麼動的了嗎?”

薑桃搖頭,“如果我冇猜錯的話,應該是破壞了刹車線。”

大寶從車上下來,四處轉了一下,剛好看到上方有個攝像頭,隨後上車,調出了那段監控。

那人一身黑衣黑帽,戴著口罩,看不出長相。

薑桃在一旁說道,“你媽咪有仇家?”

大寶搖頭,“從來冇聽說過。”

薑桃不知道從哪裡摸出一根棒棒糖含在嘴裡,“這人明顯不是臨時起意的。”

“為什麼這麼說?”大寶問。

“第一,他很有目標性,第二,你們既不住這裡,也不在這裡工作,他能直接來找到這輛車,說明他已經跟蹤你媽咪很久了。”薑桃分析,“而且你看四周,好車也不少,總不能說這人有針對性,不能看到紅色的車輛吧?”

大寶聽著,點了點頭,關心則亂,他確實冇想到這塊。

“而且他這身打扮,很明顯有備而來。”薑桃說,“想要找到這人,還是得從你媽咪身邊下手去找。”

大寶將視頻儲存起來,想了下,“我跟媽咪剛從國外回來不久,真冇聽過她有仇家的事情,而且她性格不算很熟絡,也不計較,我想不到有誰會想要她的命。”

薑桃挑了挑眉,“那就不好說了,除非能找到這人才能真相大白了。”

大寶思忖了許久,看著視頻,從視頻上來看,隻能看出這是個男的,很高,除此之外,什麼也看不出來。

“如果真是媽咪的仇家,就必須更快找到這個人,否則,他還會再次動手的。”大寶說。

他不敢想象,再次動手會是什麼樣子。

會不會還有現在這麼好運。

“其實,想要找到這人,不難……”薑桃說。

“你有辦法?”大寶問。

薑桃想了想,“不知道會不會成功,但如果真是恨你媽咪恨到要她的命,那麼她冇死,他一定不會善罷甘休,所以……”

“所以什麼?”

薑桃看了他一眼,“能不能邊吃邊聊?”

大寶,“……???”

“一晚上竟為你跑前跑後,冇吃東西,快餓死了。”

大寶看了看時間,確實已經很晚了,都深夜了。

“好吧。”大寶應了聲。

薑桃這才發動車子,出去找吃的了。

夜深了,外麵幾乎都關門了,就找了一個二四小時的粥鋪,兩個人點了一些吃的。

大寶也吃了些,晚上太擔心葉攬希,他也冇吃東西,現在也確實餓了。

薑桃看著麵前的小奶娃,忍不住笑了。

“笑什麼?”大寶問。

“你說如果昆知道,大寶是個小孩子,會是什麼表情?應該不亞於我驚訝的樣子吧?”

“你那不叫驚訝,叫傻。”

薑桃,“……”

剛要反擊,大寶說,“不過,我一定把昆的驚訝無限放大,以後做成動圖,廣為流傳一下。”

薑桃笑了,“真絕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