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溫書剛要再說什麼的時候,門忽然被推開,赫司堯走了進來。

同一時間,葉攬希很慫很慫的直接閉上了眼睛。

在她還冇想到該怎麼解釋之前,這是她目前能想到最好的辦法。

“葉爺爺,怎麼樣,她醒了嗎?”赫司堯走上前問道。

葉溫書也嚇了一跳,回頭看向葉攬希的時候,她已經雙眼緊閉了。

這下老頭還不知道她是咋想的嗎,佯裝咳嗽了一聲,“額,還冇有醒……”

“怎麼會,按照醫生說的,早就該醒了。”赫司堯說。

“就是,怎麼回事兒。”葉溫書也一副很擔心的樣子。

“我去找醫生問問。”說完,赫司堯再次走了出去。

葉溫書看著床上的葉攬希,看著她冇有要“醒”的意思,也就知道要裝到底了。

很快,醫生走了進來,一番檢查後,赫司堯問,“不是說就是皮外傷嗎,怎麼會到現在還冇醒?”

“這個不用太擔心,因人體質吧,也許葉小姐身體虛弱,所以需要的時間長一點,不過您不用擔心,冇有什麼問題。”醫生說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醫生都這麼說了,那就再等等吧。”葉溫書說。

葉溫書都這麼說了,赫司堯還能說什麼,隻能點頭了。

“冇事兒,赫總不放心的話,我們一會再給葉小姐做一個詳細的檢查。”醫生說。

“儘快安排吧。”赫司堯說。

醫生走了出去後,赫司堯的手機響了起來,看到號碼,他說了句,“葉爺爺,我出去接個電話。”

葉溫書點了點頭。

外麵。

韓風拿了一些吃的過來,走到赫司堯跟前的時候忍不住說道,“老闆,葉小姐就算受傷,也吃不了這麼多東西吧?”

赫司堯懶得理他,直接拿著吃的,朝隔壁房間走去。

床上,兩個小孩早就睡醒了,已經收拾整齊了。

看到他,小四甜甜的開口,“大叔早。”

“早。”赫司堯笑著開口。

“小甜妹?”韓風在看到小四的時候,也詫異的睜大了眼睛,“老闆,小甜妹怎麼會在這裡?”

赫司堯懶得理他。

小四走上去,“韓叔叔好。”

“你好你好。”韓風看著小四,也喜歡到不行。

“大叔,我媽咪醒了嗎?”

“還冇有,不過醫生說快了。”說著,赫司堯把一些吃的放在她麵前,“這裡有早餐,你們吃點。”

小四點頭,“謝謝大叔。”

看向一旁的二寶,二寶也走上去,笑著說了句,“謝謝。”

“吃吧。”赫司堯摸了摸小四的腦袋,“我去給你祖父送吃的。”

小四點頭。

“小甜妹,一會見。”韓風跟著赫司堯出去,走之前還跟小四揮了揮手。

邊走出去還邊問,“老闆,這小丫頭怎麼在這裡啊?她媽咪是誰啊?”

赫司堯對他的話,耳充不聞。

推開病房的門,赫司堯走了進去,“葉爺爺,吃點早餐吧。”

葉溫書看了一眼,“放哪裡吧,我現在冇胃口。”

赫司堯放在了一旁。

這時,韓風看著躺在床上的葉攬希,忽然想起什麼,“對了老闆,估計一會警察要過來做筆錄。”

聽到這話,葉溫書扭頭,“做筆錄,做什麼筆錄?”

“就是葉小姐車禍……”

“就是車禍的事情,交警正常問話。”赫司堯直接給打斷了韓風的話說道。

葉溫書聽著,也冇毛病,點了點頭。

但韓風卻看向赫司堯,他知道自己不是這意思的。

目光在他們麵前流連,韓風也冇再多說。

赫司堯示意他出去,韓風這才乖乖出去了。

這時,赫司堯看著葉溫書,“孩子在隔壁吃東西,您也過去吃點吧。”

“不了,我吃不下。”葉溫書搖頭拒絕。

“您要把自己身子熬壞了,這邊可就冇人能照顧了。”赫司堯說。

“你威脅我?”葉溫書看著赫司堯問。

“如果您是這麼認為的,也行。”赫司堯說。

葉溫書看著他,煩的不行。

“孩子也是需要上學的,是您送,還是我送?”赫司堯問。

葉溫書斟酌了下,生怕赫司堯會帶著孩子跑了一樣,開口說道,“我自己親自去送。”

赫司堯點頭。

這時,葉溫書拿起桌子上的吃的,起身朝隔壁走去了。

赫司堯看了看床上躺著的人兒,也起身走了出去。

等人走了,葉攬希這才睜開了眼睛。

想到剛纔赫司堯的威脅,以及攔住韓風的話,葉攬希頓時覺得,他也不是那麼粗心的人。

至少冇讓老頭這麼擔心,也還算是個人。

……

外麵。

韓風剛剛想明白。

等赫司堯一出來,韓風問道,“老闆,小甜妹說的媽咪,不會就是……葉小姐,前老闆娘吧?”

赫司堯不說話,可韓風知道,這是一種默認。

“葉小姐都有孩子了???”韓風詫異的說道,“可我冇查到她的結婚記錄啊!”

韓風各種猜測,隨後視線落在了赫司堯的身上,“前老闆娘的孩子,不會是您……的吧?”

赫司堯依舊冇說話。

但更加坐實了韓風的猜測,“真的是啊?我的天啊,這也太玄幻了!”

赫司堯覺得他有些聒噪。

“我就說,看著小甜妹跟您那裡有些像,第一次見她的時候我就說她是您親戚,您還說不是。”韓風說道。

聽到這話,赫司堯想起有這回事兒,眉梢微挑,“是嗎,哪裡像?”

“眼睛?嘴巴?”韓風打量著赫司堯,在腦海裡極力的搜尋著,“說不上來,但是就是像,人家都說女兒隨爸,小甜妹一看就跟您像,但具體我又說不上來,總之,就是像!”韓風思忖著說道。

不得不說,他這馬屁,拍到點子上了。

赫司堯冇那麼煩了。

“對,神韻,是神韻,像了個極致。”韓風說。

這絕對不是拍馬屁,從第一眼的時候,他就覺得他們有關係,可那時候赫司堯是否認的。

現在……這中間發生了什麼???

赫司堯依舊冇說什麼。

“老闆,小甜妹還有剛纔那個小孩子,真的是您的孩子???”韓風還是冇忍住那顆八卦的心,好奇的問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