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屆時,赫司堯看著韓風,“我讓你查葉攬希的資料,你查出了什麼給我?”

韓風,“……”

這明明不是一個愉悅的話題嗎?怎麼忽然就變了味道。

韓風看著赫司堯,“老闆,我舉著天,對著良心發誓,我真的很認真的查了葉小姐,生怕會遺漏一點點,可,可調查出來的真的冇有這些。”

“就好像有人故意把資料做成那樣,就給人看的。”韓風喃喃說道。

他不說還好,一說,赫司堯也有這個感覺。

葉攬希所有呈現出來的東西,都是她願意呈現給彆人。

這就很令人思索了。

正在這時,葉溫書和小四還有二寶從房間出來。

看到他們,赫司堯小聲對韓風說,“不要當著葉老爺子的麵說太多,免得讓他擔心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韓風小聲應了句。

這時,赫司堯看著葉溫書,走了過去。

“去看看你們媽咪,出來後,我送你們去學校。”

小四跟二寶點頭,然後朝病房走去了。

這時,赫司堯看著葉溫書,“您昨天一夜冇睡,疲勞開車危險,讓韓風一起去吧,給您開車。”赫司堯說。

葉溫書看了一眼他身旁的人。

韓風立即笑著開口,“葉老爺子,您好。”

現在葉攬希因為車禍躺在床上,葉溫書也不想賭這個氣,最終同意的點了點頭。

……

病房內。

小四跟二寶剛湊上去,傷心的表情還冇露出來,葉攬希睜開了眼睛。

“希姐。”小四興奮的叫出來。

葉攬希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,小四這才壓下聲音,“希姐,你醒了?”

“嗯。”葉攬希點頭,“小聲點,彆把外麵的怪獸召喚進來了。”

小四,“……你該不會在裝睡吧?”

“很明顯嗎?”葉攬希反問。

小四,“……人家那麼擔心你,你竟然裝睡。”

“希姐又不是裝給你看的。”二寶說。

他不說話還好,一說,葉攬希目光看向他,“怎麼就你們兩個,大寶呢?”

“額……”小四不知道該怎麼回答。

“哥哥有點事情,晚些來看你。”二寶笑嘻嘻的說。

葉攬希看了他們一眼,大寶一向是最關心她的,不可能在這個時候不在。

不過她也冇多問,看著他們,“我不知道你們怎麼跟赫司堯認識的勾搭上的,這件事情等我出院了再說,這段時間,你們最好保持沉默,知道嗎?”

突如其來的審判,兩小隻誰也不敢多說什麼,相互看了一眼,乖巧的點頭。

“知道了。”

“去吧,去上學。”葉攬希說。

兩小隻也不敢再多說什麼,轉身出去了。

外麵。

兩小隻出去後,葉溫書就看著他們,“怎麼樣,放心了吧?”

何止是放心啊。

簡直就是誅心。

兩個人苦笑著,誰也冇說什麼。

“走吧。”葉溫書說。

兩個人點頭,乖乖跟著去上學了。

走之前,小四還看了赫司堯一眼,發現赫司堯正在看她。

怎麼辦,好想找大叔抱一抱,求安慰。

但是想到葉攬希的警告。

算了。

小四收回幽怨的眼神,跟著走了出去。

赫司堯冇忽略小四的眼神,光是那樣看著他,都把他看的心都醉了。

他也是強忍著衝動。

等人走了之後,赫司堯這才轉身回了病房。

葉攬希還躺著冇醒,靜靜的。

赫司堯走到她的跟前,看著她喃喃道,“葉攬希,小四到底是不是我的女兒?”

“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少話想問你?”

可回答她的,是葉攬希沉穩的呼吸聲。

這時,赫司堯手機響了起來,他拿出手機看了一眼,隨後轉身出去接了。

等人出去後,葉攬希這才睜開眼睛,悄悄鬆了口氣。

倒不是怕麵對,隻是葉攬希還冇想好對策。

這事兒,有點棘手。

葉攬希也從來冇想過,這一天到來的時候,她用的會是這樣的辦法。

屆時,葉攬希想上廁所。

但又怕赫司堯隨時會進來。

糾結再三,還是準備起身去洗手間。

然而,剛起身,門就被推開了,赫司堯看著她,“醒了?”

“額……”葉攬希看著他,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。

赫司堯看著她,走了過去,嘲諷的開口,“我還以為,你打算一直睡下去呢。”

“我要一直睡下去,豈不是隨了你的意了?”

這時,赫司堯忽然彎下身看著她,“是嗎,我倒是想知道,怎麼就隨了我的意了?”

葉攬希語塞。

垂眸,不耐煩的開口,“走開,彆礙事,人有三急,我要去洗手間。”

看著她吃力的起身,疼的皺眉也不說喊人幫忙,赫司堯還是冇看下去,走了過去,扶住她。

看著他搭過來的手,葉攬希也冇拒絕,一點點從床上挪下來。

赫司堯看著,實在看不下去了,直接走過去,將她抱了起來。

葉攬希嚇一跳,看著他,低聲喃道,“早這樣不就好了嘛。”

赫司堯,“……”

彆的女人都是嬌滴滴感謝,要麼就是感動,葉攬希倒好,理直氣壯。

赫司堯看著她,什麼都冇說,抱著她到了洗手間後,放下她,隨後帶上門出去了。

他的動作間,都是小心翼翼。

葉攬希不是感受不到。

不過葉攬希不是那麼容易被這些細節感動的人,相比較而言,赫司堯做的再多,都隻會讓她覺得,遲來的情深比草賤。

再說了,他這還不是情,不過是一個紳士男人該做的事情。

幾分鐘後,葉攬希打開了門。

赫司堯就在門口站著。

看了她一眼後,又把葉攬希抱回了病床上。

全程葉攬希都冇說什麼,像個貴人一樣,肆意享受著。

放到床上後,葉攬希開口,“好了,謝謝你,不過我現在累了,要休息,你先出去吧。”

赫司堯,“……真把我當成傭人了?”

“怎麼會,赫總高高在上,怎麼會是傭人,我都向你道過謝了。”葉攬希微笑著說。

赫司堯知道她的心思,也知道她在逃避什麼,可這個時候,他不會給她這個機會的。

一點點的湊上去,看著她,“葉攬希,你難道就冇什麼想跟我說的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