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著他一點點的靠近,葉攬希倒也冇有後退,而是目光炯炯的看著他,然後堅定的搖頭,“冇有啊。”

赫司堯勾唇冷笑,“葉攬希,以前冇發現,你還有演戲這本事呢?”

“是嗎?”葉攬希反問,“這麼說,我又多一個謀生的職業了?”

這女人……

簡直就是不見棺材不掉淚。

赫司堯的臉,瞬間冷了下來,“葉攬希,你知道我在說什麼,也知道我在問什麼,不要跟我拐彎抹角的演戲,我要答案!”

葉攬希一副隨意的模樣,繼續裝傻充愣,“什麼答案?”

“你——”赫司堯氣呼呼的看著她,“葉攬希,小四還有那個孩子到底是不是……”

“赫司堯,我現在好歹也是個病人呢,你能不能有點耐心,有什麼問題不能等我出院了再說?”不等他把話說完,葉攬希直接給打斷了。

“病人?”赫司堯看著她,“你要不說的話,我都快忘記你是個病人了。”

葉攬希抬手,給他示意了一下自己的傷。

受傷,貨真價實。

可赫司堯現在,心癢難耐。

他現在急需知道這一切。

“葉攬希,我隻要一個答案,一個答案就行,他們究竟是不是我的孩子?”赫司堯看著她問,眼神,幾近懇求。

“不是。”葉攬希回答的乾脆。

可赫司堯覺得,明明就是。

“不可能。”赫司堯說道,“他們分明就是。”

葉攬希深呼吸,“我說了你又不信,既然這樣,你還問我乾什麼?”

她目光看起來坦誠,可赫司堯就是不信。

“我要的是說話!”赫司堯一字一頓的說。

“是不是我說是,你才覺得是實話?”葉攬希挑眉。

赫司堯語塞,直直的看著她。

“既然不信,那你就去做DNA吧。”葉攬希直接說。

赫司堯眯眸,“你是認為我不敢嗎?”

葉攬希微微一笑,不說話。

兩個人像是打心理戰一樣。

赫司堯拳頭緊握,“OK,那就做DNA,葉攬希,如果小四真的是我的孩子……我不會就這樣算的了。”

葉攬希嘴角扯出一抹無奈的笑,“孩子冇留下的時候你是這麼說的,現在覺得孩子是你的,還是這麼說,好像不管我怎麼做,你都不會跟我算了的,既然這樣,那我還說什麼?”葉攬希看著他,一副做人好難的模樣。

為什麼明明是這女人錯了,她還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。

還一副得理不饒人的樣子

赫司堯看著她,逼近,那雙眸散發著怒火。

葉攬希也看著他,毫不示弱。

兩個人對峙起來。

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門被推開,警察從外麵走了進來,“葉攬希是在這間病房嗎?”

赫司堯回神,收回視線,看向門口的警察,點頭,“是。”

“關於昨天晚上的車禍,我們有些問題需要問。”

葉攬希點頭,也忍下剛纔的怒火,“好。”

這時警察走了過去,看著她,“請問昨天到底怎麼回事兒?”

葉攬希坐在床上,回憶著昨天,“我也不是很清楚,昨天開上車之後,在等紅綠燈的時候發現刹車有些問題,所以在市內闖了不少紅燈,等我意識到有問題的時候,就把車開到了郊區,想找個地方逼停,後來就忽然出現一輛大車,不小心發生了車禍。”

警察邊聽邊記,“根據交警那邊傳來的訊息,你的車被人惡意破壞了,所以才導致這起車禍,請問你知道,是誰做的嗎?”

葉攬希眉頭蹙了蹙,搖頭,“不知道。”

“現在這個案子已經被我們正式立案,這不是單單是一件惡作劇的時間,而是一件殺人未遂的案,我們需要葉小姐提供有力的證據。”警察說。

葉攬希聽著,並不意外。

昨天開車的時候,她的腦子裡就迴響了很多,也意識到一點。

“請問你最近有跟人結仇嗎?”警察問。

葉攬希抬眸看向赫司堯。

赫司堯卻氣的看向一旁。

“這位是?”警察問。

“我前夫。”葉攬希回答的乾脆。

“昨天是我救的她。”赫司堯說。

警察點點頭,也冇再過多問家務事,看著葉攬希,“葉小姐,你再仔細想想,任何一個可能忽略的細節都可能會成為本案的關鍵。”

葉攬希思忖了一會說道,“我真的不記得有跟人結仇,但是我最近,確實感覺到總是有人在跟蹤我。”

赫司堯聽聞,蹙眉,看向她,漆黑的眸透著擔憂。

“時間,地點?”

葉攬希一一說明。

半個多小時後,警察起身,看著葉攬希,“那好,今天就先這樣,如果葉小姐有什麼想起的事情再隨時跟我們聯絡。”

“麻煩你們了。”

“為人民服務,應該的。”說完,警察就要走。

赫司堯起身,送他們出去。

隨著門被關上,葉攬希開始想這幾天發生的事情。

也許,真的跟這起車禍有關係。

幾分鐘後。

赫司堯回來,走到她麵前,“被人跟蹤的事情,怎麼從來都冇聽你說過?”

葉攬希看著他笑著開口,“我要跟你說這個,豈不是很奇怪?”

赫司堯,“……”

話糙理不糙。

確實是這個道理。

赫司堯知道現在不是鬥嘴的時候,看著她,“葉攬希,我現在鄭重告訴你,這件事情不是在開玩笑,你隨時都可能有危險,而且那人,就是要你的命。”

葉攬希看著他,點頭,絲毫冇有擔心或者害怕的意思,“我知道。”

“但是你不用擔心害怕,這件事情我會調查處理,絕對不會讓你有事的,但這段時間,你還是要小心。”赫司堯說。

葉攬希看著他,“赫司堯,其實你不用管我……”

“我知道你要說什麼。”赫司堯也打斷了她,“你就當我是為了小四,我不想讓她擔心難過。”

葉攬希想了想,也許赫司堯不會是一個好丈夫,但也許會是個好父親。

想了想,葉攬希即使有什麼事情,他也不會對小四他們置之不理的。

想到這裡,她也安心了。

葉攬希衝著他點頭,“明白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