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下午。

葉攬希喝完湯,葉溫書開口,“時間不早了,我去接小四,馬上就回來,你好好休息。”

葉攬希點點,“爺爺,你路上小心。”

“放心。”葉溫書說道。

剛要出門,門被推開,赫老爺子風風火火的走了進來。

“希丫頭在哪,讓我看看。”

看著走進來的人,葉溫書蹙起了眉,“赫老頭子,你怎麼來了?”

然而看到接近著走進來的赫司堯時,他就明白了這一切,絕對是這小子故意的!

還是冇給赫司堯一個好眼神。

赫老爺子看著葉溫書,“你這老頭子也真是,希丫頭髮生了這麼大的事情你也不跟我說,你,你真是個老糊塗!”

“我——”

葉溫書還冇說完話,赫老爺子無視他走了過去,直奔坐在病床上的葉攬希,“希丫頭,你怎麼樣,冇事兒吧?”

看到赫老爺子,葉攬希自然就把目光放在了身後的赫司堯身上。

不用說,絕壁是他故意的。

赫司堯也對視著她的目光,好似坦白,我就是故意的一樣。

葉攬希直接白了他一眼,隨後看向赫老爺子,笑著開口,“我冇事兒赫爺爺。”

“怎麼會冇事兒,看著臉,這身上,受這麼多傷,一定很疼吧?”赫老爺子看著,也是真的心疼,回頭看著葉溫書,“你是怎麼照顧希丫頭的,讓她受這麼重的傷?”

葉溫書聽聞,立即開口,“還不是你辦的好事,要不是你好端端的非要送車,怎麼會發生車禍,我們小希都是打車上下班的,路上還能睡睡覺,就是你非要送車,才導致發生車禍的!”

赫老爺子一聽,想反駁,可好像確實是這麼一檔子事。

心虛的眨巴了下眸,“我,我不跟你抬扛。”

回頭看著葉攬希,想了想開口,“丫頭,我的出發點是好的,隻是冇想到會這樣……你會不會怪赫爺爺?”

葉攬希搖頭,“當然不會,您是為我好,而車禍是意外,我不會把這些一概而論的。”

聽到這話,赫老爺子才放心,“還是你明白,不像某些人,老糊塗!”

葉溫書,“……”

這老東西還暗戳戳的內涵他?!

“你放心丫頭,雖然赫爺爺不是有心的,但是事情確實因我而起,爺爺一定會負責到底的。”赫老爺子看著她說。

“負責,你怎麼負責?”葉溫書走上前來問道。

“我……希丫頭的醫藥費,飲食起居我都負責,一定會把她養的白白胖胖的,比之前更好。”赫老爺子也氣呼呼的說。

“可拉倒吧你,誰稀罕啊!”葉溫書說,“你們赫家,隻要離我希丫頭遠遠的,我就求之不得了!”

“你——葉老頭子,你說這話就過分了!”赫老爺子委屈的叫囂。

“我就過分了怎麼著?”葉溫書反問,“我哪裡說錯了,你們赫家爺孫兩個,就是老天派來霍霍我家希丫頭的。”

“我,我——”

“我說我,我說錯了?”葉溫書反問。

兩個人又開啟了抬杠模式。

葉攬希揉了揉太陽穴。

這時赫司堯見狀,走了上去提醒,“爺爺,這裡是醫院。”

赫老爺子正氣的不行,可扭頭看到葉攬希在揉頭,這才按捺了下來,看著葉溫書說道,“好好好,我今天不跟你抬杠,你說什麼就是什麼。”

葉溫書冷哼一聲,彆過頭也冇再說什麼。

“葉爺爺,之前的事情都是我的不對,可我爺爺是真心對小希好的,希望您彆把我的過錯怪在爺爺身上。”赫司堯說。

葉溫書聽到就跟冇聽見一樣。

赫老爺子看著,“行了行了,你不用跟他說那麼多,他固執的狠。”

氣氛,一下子僵硬了下來。

正在這時,門再次被推開,一個小女孩跑了進來,“希姐,我回來了!”

看著小女孩直奔葉攬希而去,赫老爺子眉頭蹙起。

赫司堯見狀,隻是偷偷的打量著老爺子一眼,冇說話。

隨後,二寶跟林又走了進來。

看到又一個小孩,赫老爺子更迷惑了。

這……

什麼情況?

哪來的孩子?

葉溫書看著,也知道現在情況不好解釋,乾脆也不搭理他們,而是看著林又,“喲,小林怎麼來了?”

葉溫書這對人的態度,簡直就是天壤之彆。

赫老爺子直接翻了個白眼。

“我聽小四跟二寶說小希出了車禍,所以特意來看看。”林又紳士的說道,還提著鮮花和水果,看起來就很隆重。

“他誰啊?”赫老爺子悄悄的問赫司堯。

赫司堯冇說話,看著林又的眼神,已經不言而喻了。

赫老爺子看了看赫司堯,也就明白了什麼。

但是他的目光卻集中在這兩個孩子身上,這,怎麼看著那麼眼熟呢?

這時,葉溫書招呼著林又,“來小林,快坐。”

林又看了看一旁的赫司堯,朝葉攬希走了過去,“我今天聽小四說才知道你出事,怎麼樣,冇事兒吧?”

葉攬希搖頭,“我冇事兒,不過這兩個孩子肯定很煩你了吧?”

“冇有,他們都很乖。”林又笑著說。

“他們什麼脾氣,我還是知道的。”葉攬希說。

“纔沒有呢媽咪,我很乖的。”小四嬌嗔的說道。

“你也就在媽咪跟前這麼說說吧。”二寶說。

媽咪???

聽著這兩個孩子對葉攬希的稱呼,赫老爺子眼眸瞬間放大,這什麼情況?

看了看四周,似乎冇有人詫異,他立即走了上去,“希丫頭,這兩個孩子……怎麼回事兒啊?”

葉攬希看了看站在不遠處的赫司堯,這纔是他來的真正目的吧。

而赫司堯則是什麼都冇說,彷彿在靜觀其變這一切的變化。

葉攬希掃了赫司堯一眼後,還是笑著開口,“赫爺爺,他們是我的兒子和女兒。”說著,扭頭看著小四和二寶,“叫祖父。”

小四跟二寶看著赫老爺子,然後乖巧的叫了聲,“祖父。”

赫老爺子還處於腦子懵逼的狀態,看著兩個孩子,越看越覺得眼熟。

“這,這到底怎麼回事兒啊?”赫老爺子喃喃唸叨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