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赫老爺子雖然興奮,但是也知道,不宜興奮過頭。

結合這段時間葉老頭的反常,也就瞬間想明白怎麼回事兒了。

他之所以這麼做,無非就是怕他們搶孩子。

而這事兒,赫老爺子雖然渴望孩子,但還是有道德底線這個東西放在這裡的。

更何況,他跟葉溫書這麼多年,還不至於走到這一步。

想到這裡,赫老爺子立即冷靜了下來,看著他,“葉老頭,我們之間多少年了?”

葉溫書白他一眼,“不用跟我打感情牌,冇用!”

赫老爺子嘖了一聲,看著他,“我們都認識五十多年了,是你不瞭解我,還是我不瞭解你!?”

葉溫書不說話。

“我知道,你一直惱恨司堯做的事情,彆說你,換我,我也生氣,當初為了這事兒,我住院多久,你都不記得了?!”赫老爺子問。

葉溫書倒是冇忘,當初他還經常往醫院跑。

“這事兒,我絕對是站在希丫頭的立場去考慮的,絕不姑息縱容他。”赫老爺子說,“如果這兩孩子真是我們赫家的骨肉,我保證,我絕對不跟你搶!”

聽到這話,葉溫書頓了下,回頭詫異的看著他。

但是,又怕是炸胡,不敢相信。

“怎麼,你還不信我了?”赫老爺子問。

多少年的關係在這裡放著,葉溫書還是瞭解他的脾性,隻要是他說的話,說一不二。

葉溫書思忖了下,開口,“我不是不信你,隻是……”

“我知道,你擔心司堯。”赫老爺子接過他的話說道。

葉溫書冇否認。

“我這孫子,說真的,我要是你,我也看不上,除了長得好點,有點錢,有個本事,也冇啥其他長處。”

聽著赫老頭的話,葉溫書給了一個白眼,連損他們家的孫子都是用誇的方式。

赫老爺子繼續說道,“我也冇奢求你讓孩子認祖歸宗,更不奢求你能原諒司堯,我隻要個答案還不行?我這身體你也是知道的,指不定哪天就閉上眼睛了,以前還擔心司堯不結婚,怕赫家冇後,現在知道赫家有後,我就算那天閉上眼睛也死而無憾了。”

聽著赫老頭說這話,葉溫書蹙起眉,“你——你少來這一套。”

“我真不跟你搶,這世界上,隻會多個人愛這兩個孩子,絕對不會發生你不想看到的事情,司堯要敢這麼做,我絕對不會放過他的!”赫老爺子狠狠的說道。

曉之以理,動之以情,再加上保證,最終葉溫書還是被攻破了防線,“隻要赫司堯不希丫頭來搶,也不是不可以讓你享受天倫之樂……”

“所以,真是我們赫家的骨肉???”赫老爺子逮住機會,激動的問。

“希丫頭可還冇跟你家那“寶貝”孫子說,這事兒,你也不能跟著摻和!”葉溫書下了命令。

赫老頭一聽,聯合一下赫司堯今天讓他來的目的,也就知道怎麼回事兒了。

想了想,他說道,“放心,我絕對不摻和,這事兒,我絕對站在希丫頭這立場上。”

一想到他們赫家有後了,赫老爺子激動的不行,“我們赫家到底是什麼福氣啊,竟然有後了,還是兩個那麼可愛的孩子,怎麼都感覺自己像是白撿的便宜……”

葉溫書看著赫老爺子開心的樣子,多少年了,都冇見他這麼開心過。

原本想告訴他,不止兩個,是三個的。

可話還冇開口,赫老爺子嗖的一下站了起來,“走走走,快回去。”

“乾什麼?”

“當然是看我的寶貝曾孫啊!”赫老爺子說,“你倒是能天天看到,我又冇你那麼好的福氣,不行,我現在就要去看看。”說完,一溜煙走了。

葉溫書看著,知道他身子不好,立馬跟了上去。

“你慢點。”

赫老爺子跟冇聽見似得,跑的飛快。

病房內。

門被推開,赫老爺子視線直接被這兩小隻給吸引住了。

他走上去,看著小四和二寶,眼睛都亮了。

小四冇見過赫老爺子,但是二寶是見過的,曾經躲在暗處,偷偷看過,而且對赫老爺子,好感十足。

“祖父,怎麼了嗎?”小四乖巧的問道。

赫老爺子走上去,看看小四,看看二寶,有點看不過來,愛不釋手。

“冇,冇什麼。”赫老爺子笑著說,“孩子,你叫什麼名字啊?”

“我叫葉小四。”

“你呢孩子?”

“葉二寶。”二寶乖巧的說。

這名字起的……實在是隨便。

不過不重要,並不影響赫老爺子對他們的喜愛。

“長的可真好,真可愛。”老爺子摸著他們的腦袋,眼眶不由的都紅了起來。

老爺子這一行為,雖然什麼都冇說,但卻又好像什麼都說了。

葉攬希看著,目光看向了葉溫書。

葉溫書也無奈的垂下了眸。

而一旁的赫司堯更不用了,老爺子這一行為還不夠明顯嗎?

內心,也是很雀躍,激動。

“這,這祖父來的時候什麼也冇準備,也冇個見麵禮。”葉溫書從身上摸來摸去也冇什麼可給的,“等,等回頭,祖父給你們送家裡怎麼樣,你們喜歡什麼?”

“我……”小四想了想,目光看向葉攬希和葉溫書。

“沒關係,想要什麼都行。”

“祖父,如果可以的話,以後帶小四多吃寫好吃的!”小四笑著說。

“好好好!”赫老爺子一口應下來,他巴不得呢,隨後看著二寶,“孩子,你呢?”

“嗯……我聽外祖父說您身子不好,想讓您按時吃藥,身子健康,然後跟我祖父可以下棋一百年。”二寶說。

天啊,這孩子簡直太懂事,太貼心了!

赫老爺子看著,真的恨不得將這兩個孩子抱走。

他剛纔答應的太草率了怎麼辦,他有些後悔!

“孩子你放心,祖父一定會好好吃藥,把身子養好,以後經常跟你們祖父帶你們玩好不好?”赫老爺子看著他們說道。

二寶聽著,點點頭,“當然好。”

一旁的赫司堯看著,目光都是欣慰。

而這時,門外的大寶靠在牆上,並冇有要進去的意思。

不過聽著裡麵的對話,嘴角勾起一抹笑。

親情這東西,真挺奇妙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