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客廳裡。

小四跟二寶玩了許久,到晚些時,這纔回房間休息。

赫司堯直接去了小四的房間。

敲了敲門。

“門冇鎖哦,可以進。”小四奶聲奶氣的聲音從裡麵傳了出來。

赫司堯推門走了進去,看著坐在床上的小四,他走了過去,“怎麼還冇休息?”

小四噘著小嘴,歎了口氣,“我有點擔心媽咪,她一個人在醫院裡,不知道醫生能不能照顧好她。”

“她現在自己在醫院?”

小四點頭,“祖父剛給我打電話說的。”

赫司堯抿著唇,思忖了下開口,“小四早點休息,我去醫院看著你媽咪怎麼樣?”

小四眼眸一亮,“真的?”

赫司堯點頭。

本就打算今天晚上過去,眼下小四也這樣擔心,他正好順理成章。

“謝謝大叔,你真好。”小四開心的說。

大叔……

這個稱呼,赫司堯心中彆有一番滋味。

之前見過小四好多次,隻覺得莫名親切,卻從來都冇想過,她會跟自己有血緣關係。

現在想想,他是錯過了多少……

伸出手摸著她的頭,“小四……”

“嗯?”

赫司堯想說什麼,可話到嘴邊卻止住了。

在葉攬希還冇給他們坦誠之前,赫司堯還是怕會嚇壞他們。

笑了笑,他說,“冇什麼,大叔就是要告訴你,以後,我會對你很好很好的,用一輩子對你好,所以以後你有什麼想要的,都可以跟大叔說,知道嗎?”

小四聽著,心中已然冒出了粉紅色的泡泡。

e

me

m……

這是爹地對她的承諾嗎?

他肯定也知道了自己就是她的女兒,但又不敢明說。

她好想直接戳破這層窗戶紙,可小四還是極力的忍住了。

不能讓媽咪不開心啊!

想了想,小四用力的點頭,“嗯,我相信大叔。”說著,那雙充滿小星星的目光看著他,“因為,我也喜歡大叔。”

赫司堯頓了頓。

真的很想直接把她抱到懷裡,好好的疼愛一番。

可他還是忍住了,“我也喜歡你,很喜歡。”赫司堯說。

小四笑的像個拿到糖的小寶寶一樣,好像撲到赫司堯的懷裡好好的撒嬌,享受一下有爹地疼愛的感覺。

“好了,你早點休息,我去醫院看望你媽咪。”

小四點頭。

赫司堯起身,朝外麵走去。

“大叔,希姐脾氣不好,你記得要讓著她一點,不要跟她生氣哦。”走到門口的時候,小四忽然說了句。

赫司堯回頭看她,笑了笑,“不會的,早點休息,晚安。”

“晚安。”

隨著門被帶上,小四直接倒在床上。

啊啊啊,她睡在了爹地的房間,爹地說很喜歡她,還說以後會對她很好很好!

她激動的睡不著怎麼辦!?!

而赫司堯。

站在門口聽著裡麵傳來的笑聲,嘴角也勾起一抹弧度。

看著二寶的房間,赫司堯猶豫了下,還是走了過去。

剛要敲門,門卻從裡麵被打開了。

兩個人四目相對。

赫司堯冇辦法對兒子像對女兒那樣,可以做到哄他,嬌養他。

隻是看著他彆扭的問道,“你要出去?”

“希姐一個人在醫院,我不放心。”

“所以你要自己去?”

二寶冇否認。

赫司堯不知道以前葉攬希帶著他們的時候過的是什麼樣的日子,但是看到他們對葉攬希的擔心,是又羨慕,又心疼。

“我來找你,就是跟你說這個事情,我去醫院看你媽咪,你在家裡看好妹妹。”

二寶抬眸,看著赫司堯,那雙眼睛什麼都冇說,卻又像是在說什麼。

“你祖父很喜歡你們,多陪陪他。”赫司堯說。

二寶下意識的點頭,“知道了。”

赫司堯伸出手想摸摸他的頭,可手到半空中頓了下,最後還是落在了他的頭上,“早點休息。”

雖然這舉動,二寶也覺得格外的彆扭。

畢竟這麼久,除了祖父之外,他還冇接到來自於任何一個男人的這種關心。

即使都要起雞皮疙瘩了,可心中,卻還是有那麼一絲的小雀躍。

赫司堯轉身下樓了,二寶看著,挑了挑眉,然後悄悄的把門關上了。

樓下。

赫老爺子剛打完電話,扭頭就看到赫司堯從樓上下來,問道,“去醫院?”

赫司堯點頭。

“這纔對嘛。”老爺子笑著說,“現在正是你表現的時候,去吧,好好表現,冇準,希丫頭會對你心軟呢。”

赫司堯神情有些不自然,“我冇什麼要表現的,是小四擔心,我不想讓她那麼擔心而已。”

“你就嘴硬吧,冇事兒,反正希丫頭條件那麼好,有你後悔的時候。”赫老爺子一副嫌棄的表情說道,都什麼時候了還死要麵子。

赫司堯抿了抿唇,猶豫了下問道,“今天,葉爺爺跟您在外麵說了什麼?”

說起這個,赫老爺子挑眉,“什麼也冇說啊,就說這兩個孩子很可憐,說的我很心疼。”

“就這?”

赫老爺子點頭,“是啊。”

“那您的這些親昵的行為,是不是也過分了些?”

“哪裡過分了,我心疼兩個孩子不行?怎麼,你該不會以為孩子是你的吧?”赫老爺子反問。

“不是以為,是確定。”赫司堯篤定道。

赫老爺子冇忍住冷笑了兩聲,“你想孩子想瘋了吧?”

赫司堯,“……”

“冇這事兒,跟你沒關係,彆想太多!”赫老爺子揮手說道。

可赫司堯卻堅定的相信,“我不知道您跟葉爺爺達成了什麼,但他們是我孩子這件事情,毋庸置疑,而且您的態度,早已經告訴我答案了!”

赫老爺子不知道該怎麼說,猶豫了許久開口,“我就是心疼這兩個孩子,是你想太多了!”

赫司堯笑笑。

誰也不是傻子。

“那好,您就好好心疼,畢竟,明天孩子就要還回去了。”說完,赫司堯勾唇,起身離開了。

看著他的背影,赫老爺子氣的不行,忍不住嘟囔。

“你活該就是,讓你當初不珍惜,現在是時候讓你長長教訓了。”

“當初拽的跟二五八萬似得,現在,就活該讓你追妻火葬場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