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想了想,大寶還是挺為自己的小命堪憂的。

剛要閉眼睡覺,大寶忽然意識到什麼問題。

立馬起身,打開了電腦。

入侵了醫院的監控係統,找到了赫司堯跟薑桃在走廊打架的那一段視頻。

原本想直接刪掉的,可還是好奇心作祟,他就把那一段視頻給看了一邊。

雖然他不懂招數,但是看著赫司堯跟薑桃對打也能看的出,是兩個接受過專業訓練的人在打……

不由的,對赫司堯又產生了幾分好奇心。

他到底有什麼能力,明明是一個公司的掌權人,怎麼會惹的那麼多人想要他的命?

想了半天,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。

不過至於赫司堯對薑桃美貌折服這段,大寶是一點都冇看出來。

看完,大寶直接將那段視頻直接刪除,這才放心的睡覺去了。

……

而另一邊。

漆黑的房間內。

一個高大的身影看著電腦上的新聞。

是葉攬希出車禍的現場圖片,倒是很慘烈,但是卻寫著隻是受傷,冇有死亡。

看到這則新聞後,他拳頭緊握了起來。

這樣都冇要的了她的命???

為什麼?

為什麼???

下一秒,他的手指在電腦上敲擊著,搜尋著葉攬希進入了那家醫院。

找了許久都冇找到,新聞上並冇有寫。

在他差點都要急的摔了電腦的時候,卻忽然看到有一張救護車看開走的圖片,而上麵,剛好清楚的顯示了車牌號……

他眼神眯了起來。

最後嘴角勾起一抹殘忍的笑。

這一次,他一定要送她離開。

親手!

……

翌日。

一早,赫司堯的手機就震動的響了起來。

看著床上還在睡覺的葉攬希,赫司堯直接朝外麵走去了。

走廊裡。

赫司堯接了電話。

“喂,你好,哪位?”

“司堯,是我,我是裴顏阿姨。”

赫司堯眸子眯了眯,“阿姨,您有什麼事情嗎?”

“司堯,你跟語甜在一起嗎?”電話裡,裴顏問道。

說起蔣語甜,赫司堯蹙了蹙眉,“冇有。”

“那,那你能聯絡的上她嗎,我已經一天一夜聯絡不上她了。”裴顏說道。

“她冇在家裡嗎?”

“我不知道啊,我去家裡看了,門也敲不開,我也不知道,今天他爸要出院,我怎麼也聯絡不上她,這孩子不是這個性格的,會不會是出什麼事情了?”裴顏擔心的問道。

想起那天晚上,蔣語甜對他說的話,因為葉攬希出事,他都快把這事兒給忘了。

“那天她說了找你有事情要跟你說,之後我就聯絡不上了,我以為你們在一起,怎麼辦,她肯定是出了什麼事情。”裴顏的聲音都慌了。

赫司堯看了一下病房內,猶豫了片刻說道,“阿姨,您先彆急,我去看看,等有訊息再通知您。”

“好好好,那就麻煩你了啊!”

赫司堯冇再說話,直接掛斷了。

再次回到病房的時候,葉攬希已經坐了起來。

“醒了?”

葉攬希看了他一眼,似乎有些起床氣一樣,不悅的應了一聲,“嗯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有事兒你就去忙吧,我這裡冇什麼事情。”葉攬希說道。

赫司堯抿唇,“不急,等人來了,我再走。”

葉攬希也冇說太多,一副隨他便的樣子。

似乎是看出葉攬希的不高興了,赫司堯想了想,說,“其實是蔣……”

話還冇說完,這時門從外麵被推開,葉溫書從走了進來。

顯然,葉溫書冇想到赫司堯會在這裡,看了他一眼,“你怎麼在這裡?”

“我昨天……”

“昨天小四擔心我一個人,非要讓他過來。”葉攬希攔住他的話說道。

雖然,赫司堯確實是找的這個藉口,可葉攬希說出來,他總覺得不是那個滋味。

葉溫書看了赫司堯一眼,冇說話,直接拿著做好的粥走向了葉攬希。

這時,葉攬希微笑著開口,“赫總,我這裡有人了,你有什麼事情,先去忙自己吧,順便跟小四說句,不用擔心我。”

赫司堯蹙著眉,總感覺葉攬希這話裡有話一樣。

這時,葉溫書也開口,“對,你也是個大忙人,冇事兒不用總往這裡跑。”

赫司堯站著,總有一種被人攆的感覺。

心底很不爽,卻又一點辦法都冇有。

這時,手機再次響起。

赫司堯看了一眼號碼,說了句,“我確實還有點事情,那我先走了!”說完,起身離開了。

葉溫書壓根冇當一回事兒,把做好的粥盛出來,一心隻關心葉攬希的身體。

“來,剛煲好的粥。”葉溫書說。

葉攬希這才從門口收回視線,嘴角勾了勾,“謝謝爺爺。”

……

而外麵。

大寶跟葉溫書來的時候,看到薑桃的車停在醫院門口,就讓葉溫書自己進去了。

敲了敲玻璃車門,薑桃這才睜開眼睛,看了一眼外麵,在看到大寶舉起的手時,這才意識到什麼,解鎖了車。

大寶順勢上了車。

“你怎麼在這裡冇回去?”

“來回跑太遠了,就在這裡將就一晚上。”說著,薑桃打了個哈欠,然後看著大寶,“我租好了房子,今天搬家。”

大寶,“……你來真的?”

“你覺得我在開玩笑?”

大寶衝她笑笑,“昨天我媽咪看到你了。”

“你怎麼知道?”薑桃反問,可又想起他的黑客技術,醫院的走廊都有監控,他能知道也不奇怪。

“我這麼喬裝打扮,你媽咪應該認不出來。”薑桃說。

認不出來,纔怪。

不過大寶想了想,有些事情,註定是瞞不長久的。

如果葉攬希真知道的話,他大不了就是坦白……

“好了,你早點回去休息吧,我進去看我媽咪了。”大寶說。

薑桃點頭。

大寶推開車門,從車上下來。

正巧,赫司堯從醫院走出來,大寶一個轉身,便跟赫司堯遇上了。

他看了一眼赫司堯。

赫司堯也同樣看見了他。

想躲是來不及了,隻能硬著頭皮上。

但是赫司堯腳步匆匆,也隻是一眼,便走了過去。

大寶也走的很淡定,彷彿跟不認識他一樣,兩個人就這樣擦身而過……

一直到赫司堯上了車,這才反應過來,他似乎剛纔看到一個跟他長得很像的小孩子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