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003章

-

吃了飯,薑燕羽打算回車廂。

聞路瑤不讓。

“你彆成天睡覺了,把自己都睡病了。”聞路瑤道。

她拉著薑燕羽,去了雲喬和席蘭廷那桌,邀請他們倆下午打麻將。

“你們再找個人,我冇興趣打麻將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就說:“叫上玉容小姐。”

聞路瑤和薑燕羽都微微蹙眉。

她們倆覺得,玉容跟她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。

正好羅暖來了。

她冇吃小餛飩。

程回給她送了去,她心情頓時好轉,說想吃點飯菜,讓程迴帶著她來餐車。

兩人一進來,就瞧見了雲喬她們坐在一起,羅暖先過來打招呼。

雲喬問她要不要打牌。

“稍等,我跟程回哥去吃個飯,很快就來。”羅暖笑道,“等我呀。”

她說這個“呀”,尾音拖得長長的,聽上去像撒嬌。

這是程回的口吻。

程回跟歌舞廳的人學來的,撒嬌的時候非常動聽,讓人忍不住把身家都掏給他。

薑燕羽在旁邊,暗暗舒了口氣。

“……果然,他私下裡對誰都撒嬌,不僅僅是我。”她心裡好受了點。

羅暖能學會這個音,自然是他們倆一起的時候,程回常這樣說給她聽。

早上那點誤會,也就煙消雲散了,薑燕羽心情好轉。

羅暖很快吃完了,雲喬她們喝了點茶,就開始打牌。

程回和費二三一直坐在旁邊瞧。

程回是站在羅暖和雲喬身後的位置,兩個座位中間,這樣他可以一錯不錯看著對麵的薑燕羽。

“想喝點桔子水。”打完兩輪,羅暖如此道。

雲喬想要喊列車員,羅暖已經仰頭朝後去看程回:“哥,去買點桔子水來喝。”

程回不想動,斜了眼費二三。

費二三一改在玉容跟前的懶散,笑道:“我去拿。”

羅暖有點不高興似的,嗔怪看了眼程回:“我使喚不動你?”

“我雖然是下人,卻也不是你的下人,你當然使喚不動。”程回道,語氣非常隨意。

薑燕羽看了眼他。

他立馬回望,那雙好看的桃花眼裡,似盛滿了笑意。他眼睛裡有一團火,在觸及她目光時候,熊熊燃燒,幾乎能灼人。

薑燕羽避開了,低頭洗牌。

羅暖冇瞧見他們倆那一瞬間的對視,隻顧發牢騷:“誰把你當下人使喚了?我不是這麼眼皮子淺的。”

“這有什麼當不當。你當不當,我都是做下人的。”程回道。

羅暖感受到了他的嗆聲,詫異扭頭去看他。

他並冇有生氣。

他有種熱烈至極的野性,哪怕閒閒站在那兒,都比旁人要活絡幾分。那股子狂性兒,有種天不怕地不怕的凶猛,讓他看上去不像下人。

下人畏畏縮縮,冇他這份自然的恣意與自信。

祝禹誠去席七夫人的生日宴還帶著他,這也說明問題。

很快,費二三把桔子水端了過來。

幾個人接了,暫停牌局喝桔子水,又閒聊幾句。

薑燕羽想去洗手間,就對程回道:“程回,你來替我打吧。”

程回卻又推費二三:“他打,他牌技好。”

羅暖忍不住有了個淡淡笑意。

看樣子,程回不把任何人當回事。

費二三頂替了薑燕羽,坐下打牌。

薑燕羽起身回去。

她的身影消失在餐車的瞬間,程回跟了過去。

羅暖正在理牌,半晌才發現自己身後已經冇了人,扭頭去瞧。

那邊聞路瑤催促她快點放牌,她這纔沒深究,隻是心裡感覺怪怪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