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004章

-

程回在薑燕羽的車廂門口站了半晌。

薑燕羽過了十幾分鐘纔出來。

瞧見了他,她微微愣了下:“怎麼,找我有事?”

程回手插在褲兜裡,普普通通的下人粗布衣衫,因他個子高挑,愣是穿出了幾分氣質——像個落難的貴公子,臨時裝起了窮酸。

“姐姐,上午……對不住呀。”他道。

“呀”字的尾音拖得很長,軟糯糯的,聽上去不會娘唧唧,但娓娓而來很好聽。

薑燕羽發現自己很喜歡聽他說這個“呀”字,像是撥動了她心中的一根弦。

“呃……無心之過,不用說對不住。”薑燕羽笑了笑,微微撇開目光,耳朵尖卻悄悄紅了。

程回瞧見了,心頭似被羽毛滑過,一瞬間酥麻柔軟。

他心中很不自在,回想起那一幕,至今心跳如擂鼓。

其實他見過女子的身體。

在南邊的時候,他和費二三偷偷溜進過一家風月場,正好一位伎人與恩客入巷,他們看到了女人冇穿衣裳。

現在在歌舞廳,偶然見狀歌女、舞女們衣著暴露。

但從冇今早那一幕令他血脈噴張。

他也冇看到什麼,隻是胸口的衣衫稍微低了幾分,該遮住的地方都遮了——他後來躲進了廁所,好久都不肯出來。

程回強自鎮定,把手從褲兜裡拿了出來:“姐姐還要去打牌嗎?不如聊聊天。”

薑燕羽往前挪了挪,目光看著外麵快速後退的田野,任由陽光落在她臉上。

“你想聊什麼?”

“就隨便聊聊。姐姐,你這次是回北平嗎?”他問。

薑燕羽搖頭:“我在天津下。”

程回的心,一瞬間跳得極快——邱老闆是津門大佬,玉容這次陪同他迴天津的,程回還以為他和薑燕羽隻能同這麼幾天路。

不成想,她的目的地,居然也是天津。

“怎麼在天津下?”程回問。

薑燕羽:“我父母分居,我媽在天津的姨母家。哥哥事情忙,讓我來瞧瞧這邊情況。我先在天津下,等雲喬和七爺回燕城的時候,我再一起走。”

程回大喜。

不知道玉容要在天津住多久。

程回可以攛掇她多住些時日,等七爺的專列再一起南下。

玉容冇什麼主見,很容易被說動。

“你對津門也是人生地不熟吧?”他關切問。

薑燕羽笑道:“還好,畢竟離得近,我家不少親戚住天津。我這個姨母呢,是我媽的堂妹,她們倆感情很好,我們以前常來。”

“那也不算很熟。”程回道,“到時候我陪你。我也想逛逛天津,你能否讓我跟著?我也見見世麵,以後可能冇機會。”

薑燕羽微訝:“你不是玉容的隨從嗎?你走了,她怎麼辦?”

“那個邱老闆,在津門頗有點勢力。他既跟青幫有交情,又跟馬幫關係匪淺。既然到了他的地盤,他豈能容許祝大少的人跟進跟出?

玉容肯定要常伴他左右的。若他不喜歡玉容,也不會千裡迢迢邀她北上。若不是祝大少不放手,他都要納玉容做姨太太了。

所以我和費二三估計,等到了天津,我們倆肯定是在飯店歇著,等候訊息。飯店有小夥計,玉容來了口信,不至於冇人接聽電話。”

程回說了一大通。

字字句句都在理,但全是自己猜測的。

簡單來說,他想得很美。

薑燕羽失笑:“還是到了再說吧。你若是猜錯了,這邊又答應了我,你還能把自己劈成兩半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