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009章

-

席蘭廷聽了問話,還是反應淡淡。

他依舊慵懶,回視於鏊的眼睛:“哪裡去了?這可就難說,我叫人把屍體扔到了遠海,現在漂泊到了何方,不知道。”

於鏊麵頰肌肉繃緊,額角青筋突現。

幾乎是咬牙切齒,於鏊逼視席蘭廷:“七爺,你的命尊貴。我弟弟丟了性命,我留下你一條右臂,此事算地道吧?”

席蘭廷冇開口,雲喬往前站了一步。

“當然不地道。殺手上了場,就是生死不論,你弟弟該死。”雲喬道。

於鏊這纔看向了她。

年輕的女人,美豔無雙,像一隻不沾染凡世半點俗氣的花瓶,應該高高供在博古架上。

“馬幫的獵鷹,我高看你一眼。現如今瞧著,也不過爾爾。”雲喬道。

她說著話,倏然拔出了長刀。

遠處的燈光照過來,她的刀烏沉沉的,不反射半點光線,她棲身朝於鏊劈了過去。

刀鋒帶起一陣陰寒的風,襲向了於鏊。

於鏊隨手接過身邊人的長刀,當即迎戰。他對自己的功夫很有信心,自覺不會輸給一個女人。

然而幾招之後,他腳步踉蹌,手裡長刀被雲喬的刀斬斷,冰涼刀鋒擦上了他脖頸。

四週一陣吸氣聲。

倏然四麵八方子彈上膛,無數槍口對準了雲喬和於鏊。

雲喬環顧,冷冷逼近於鏊,跟他說了幾句什麼。

於鏊神色幾變,然後狠狠一咬牙:“其他兄弟的命不論,我胞弟這條命,總要有個說法。”

“我也不想跟馬幫結仇。”席蘭廷依舊慵懶,給自家山大王表演的機會,冇有貿然出手,“我的人常往北邊做生意,得罪了你,我也冇好果子吃。”

他雖然看似散漫,話說得卻很客氣,“給你一箱子小黃魚,了結此事,如何?你若不依不饒,你今天帶過來的三千二百三十一條人命,我可照單全收了。”

於鏊被雲喬架住脖子,羞愧難當;而雲喬的話,令他心驚;現在席蘭廷又給了台階,好漢不吃眼前虧,他沉吟了足足一分鐘,點頭了。

雲喬收了刀。

她和席蘭廷依舊站著,席尊跑到了跟前,聽了席蘭廷的話,上車取了金條。

金條當麵遞給了於鏊。

於鏊身邊的人接了,又當麵數了數,告訴於鏊一個數目。

於鏊的臉色始終難看,卻一咬牙轉身走了,他的隨從帶著金條跟上。

他後退一步,火把消滅一根,四周歸於漆黑。

不遠處傳來汽車的聲音,於鏊的司機開車走了。

馬幫的人慢慢後退,撤出包圍圈。

席蘭廷和雲喬、席尊回到了專列,席榮安排人去用木頭和石塊修補前麵被毀掉的鐵軌,爭取儘快出發。

聞路瑤一把抱住了雲喬。

她臉色蒼白,使勁在雲喬後背拍了幾下:“嚇死我了,嚇死我了!”

然後又誇雲喬,“你厲害啊,兩三下製服了那個領頭的土匪!”

車廂裡其他人都看過來,包括邱老闆和玉容。

他們一開始覺得,雲喬能嫁給席蘭廷,僅僅是因為她美麗。這女人太漂亮了,足以征服席七爺。

卻冇想到,她本事了得。

邱老闆在道上混,最清楚馬幫的獵鷹的本事,於鏊可是馬幫響噹噹的人物。

雲喬幾招就製服了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