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010章

-

一個女人太美,往往會讓人覺得她的人生很容易得到自己想要的。

美貌無敵嘛。

輕易能獲得自己所需的人,不會沉下心修煉,不管是品性還是功夫——尤其是武藝。學武是很吃苦、很枯燥的,一般人都熬不下來,何況這樣美豔的女子。

故而雲喬這一手,令所有人震撼。

邱老闆甚至想:“馬幫的獵鷹,真有傳說中那麼厲害嗎?都冇過幾招,他就被席七夫人製住了。”

玉容不敢和雲喬對視。

她剛開始還輕瞧雲喬,現在心服口服了。

羅暖站在人後,不敢靠近雲喬。

她一直覺得,聞路瑤的依靠是雲喬,而雲喬很好對付。

幾次相處,覺得雲喬脾氣不錯,性格也內秀溫柔。

但雲喬能在如此多人的威脅下,長刀架住土匪頭子的脖頸,把羅暖給鎮住了。

羅暖避開雲喬走。

一個小時後,車子修好了,繼續出發。

聞路瑤還在那兒咋咋呼呼:“蘭廷,你真的花錢買平安?多冇麵子。”

“錢是身外物,能花錢搞定的,都不叫事。若你覺得麵子靠錢來買,那你纔是真冇麵子。”席蘭廷淡淡道。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雲喬在旁邊笑。

那位跟著去的參謀,回來之後驚魂未定,半晌不說話。

邱老闆看了眼手錶,瞧見了外麵路過的一個小站台,提醒眾人:“諸位,還有兩個鐘頭就到天津了。我們要下了,先回去收拾收拾。”

薑燕羽趁機跟雲喬告彆:“我也天津下。”

雲喬和聞路瑤同她作辭,薑燕羽又把姨母家的電話留給了雲喬,這纔回了自己車廂。

天津距離北平很近,到了天津也就快到目的地了,他們也要回去補覺、收拾行李。

火車慢慢前行,車廂裡逐漸歸於安靜。

於鏊的汽車停在路邊。

四周是黢黑的田野,他讓司機先下去走走,他要一個人在汽車裡靜坐。

於鏊握住自己右手手腕。

席七夫人的功夫,其實他看得出來,不過是中等,絕非他對手。

但交鋒的時候,他感覺到了自己身上驟然發冷,像是被抽乾了力氣,靈魂脫殼般俯瞰自己,隻感覺自己每個動作都極慢無比。

他軟綿得厲害。

幾招落敗,令他心驚膽戰。在那一刻,他努力控製住自己渾身發抖,從內心深處感受到了顫栗。

他遇到了最怪的怪事。

接下來,他的手下們子彈上膛,對準雲喬時,雲喬跟他低聲說了三句話。

她說:“於鏊,你左腹的傷口,我可以讓它這輩子都癒合不了。”

她又說:“我是蕭婆婆的外孫女雲喬。”

她最後說:“識趣趕緊滾。”

道上混的人,誰不知道蕭婆婆?隻是冇想到,接班人比蕭婆婆更厲害。

假以時日,雲喬的聲望會遠在蕭婆婆之上吧。

於鏊同意了席蘭廷的建議,花錢消災,趕緊滾。

滾之前,席蘭廷輕描淡寫,跟他說:“你若不依不饒,你今天帶過來的三千二百三十一條人命,我可照單全收了。”

於鏊撤離了鐵軌,讓人都停下來。

他做了一件讓手下匪夷所思的事:清點人數。

席蘭廷那一句話,在他心頭盤桓不去。

很快數清楚了,心腹告訴他:“於爺,三千二百三十一人,不包括您自己。”

他耳邊嗡嗡:

你帶過來的……

不包括您自己……

清清楚楚到了這個份上,就連於鏊自己都不知道。

於鏊隻感覺一瓢涼水潑下,自己從頭涼到了腳心。

巫醫可怕、雲喬可怕。最可怕的,其實應該是席七爺。

於鏊闖蕩多年,知曉這世上人外有人,他今天招惹了大佬們。

幸好,對方冇想跟他這個小人物一般見識,還主動給錢消災。

於鏊坐在半開門的汽車裡,隻感覺自己透不過來氣,後背全部汗濕。

隻有他自己知曉,死裡逃生了一回,差點賠上了三千多條人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