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015章

-

馮帥府上冇有正室太太了,妾室卻一大堆。

四姨太今年快五十來歲了,身材保養得極好,既窈窕又靈活,看上去也不過四十出頭的樣子。

她是三少、四少的生母。之前迎接貴客的時候,一群家眷都跟在她身後,可見她在馮帥府是代替女主人的地位。

雲喬點頭:“好。”

席蘭廷隻是衝她頷首。

那邊,四姨太也請了聞路瑤、聞太太等人。

女眷們個個都喜歡看譚老闆。

譚老闆卸了妝,穿了件家常青布長衫,落在偏廳內喝茶;馮家的幾位小姐們,已經湊上前搭話。

雲喬進來,先掃了眼眾人。

一位穿淡綠色洋裙的小姐,特彆不自在。不用說,她肯定就是剛剛那位說雲喬閒話的。

譚老闆站起身,一改在馮家小姐們麵前的矜貴,上前對雲喬見禮:“七夫人。”

雲喬:“譚老闆,雖初次見麵,卻是仰慕已久。”

“七夫人客氣了,我纔是仰慕已久。隻可惜,我運道不好,婆婆在世時冇能拜會。”譚老闆道。

梨園名角,跟馮家這些人不同,他們背後依仗幫派,跟道上的人很深;而冇有拜過蕭婆婆碼頭的譚老闆,很是遺憾。

他想拜雲喬的碼頭,卻又擔心雲喬嫁入權閥門第之後,跟道上斷了關係,不願意多深入,自然話就說得委婉。

隻是旁邊人聽了個一頭霧水。

尤其是四姨太。

馮家四姨太在帥府當家做主了十三年,見多識廣,揣摩人心一絕,卻對譚老闆的殷勤有點費解。

什麼婆婆?

“譚老闆貴人事忙。您常在京城,也不肯南下。哪日去了燕城,可千萬彆忘記告訴我,我做個東道主,咱們再細聊。”雲喬笑道,“我霸占了您的時間,其他幾位要怪我了。”

譚老闆哈哈笑起來。

他得了定心丸,將來去南邊,的確可以拜雲喬的碼頭,便寬心了。

馮家小姐們也是一頭霧水。

唯獨聞路瑤知曉內幕,有點得意。

眾人圍著譚老闆閒聊,有幾個年輕男人也進來了。

四姨太笑著,要去阻攔:“彆衝撞了貴客。”

“上次譚老闆托我找一套頭麵,我這不就尋到了嗎?趁機給他,免得下次還要派人去送。

再說了,南邊早已不流行男女大防了,小姐們出門,還特意需要男人跟著呢。媽,您可彆老土,叫貴客看笑話。”

是個伶牙俐齒的男人。

四姨太不好再阻攔,便放了他們進來。

走在前頭的男人,跟馮三少很相似的麵容,油頭粉麵,穿著淺色帶花紋的西裝,特彆時髦派。

他一進門,目光就睃向了雲喬。

那眼珠子滴溜溜轉,眉目含情,帶著幾分討好與試探。

雲喬真是哭笑不得。

怪不得馮帥依仗薛正東。

馮家這些少爺們,真冇幾個成器的,唯獨三少還能看過眼。

隻可惜也被薛正東壓一頭。

馮四少把盒子給了譚老闆,跟他閒聊幾句,時不時瞥一眼雲喬。

他也不正正經經的看,就那麼偷瞄,帶著十足的挑逗。

四姨太看不過眼,尋個話頭將他和另外兩位少爺推了出去。

“你做什麼?”四姨太冷了臉,逼問自己兒子。

“不做什麼。”

“那可是席七夫人。”四姨太知道自己兒子的德行,“你若鬨出事,老帥要活活打死你。”

“我真冇想過鬨事,就是她太漂亮了,忍不住多看幾眼。媽,聽聞她出身低微,好像是憑藉美色開路,纔有了今時今日的地位。

她有這等美色,何苦跟個藥罐子?彆說我了,大總統見了她,也難不心動的。”馮四少笑嘻嘻道。

四姨太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