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019章

-

席四爺帶著兩個兒子生活,日子很簡單。

他們住衚衕裡,一進的四合院簡單寬敞,庭院打掃得乾乾淨淨。

五間上房,左右各四間廂房,位於他工作的衙門不遠處,很方便。

他到了北平,也用一個司機;家裡有兩名上了年紀的女傭、一個廚子,一個采辦。

人挺多的,但週轉不費事,席四爺自己操持得清清楚楚。

雲喬一來,她兩個弟弟高興壞了,圍著她嘰嘰咋咋的,恨不能要把一年的話都說完;席四爺反而不知該說什麼。

半年不見,席文清竄了大個子,一下子長高了一大截,脫了點男孩子的稚氣;席文湛變化不大。

席四爺臉色還好,比在燕城的時候胖了點,也白了些。

“姐,回頭咱們去跳舞,我知道一家歌舞廳。”席文清悄悄告訴雲喬。

席四爺立馬看過來。

他最近除了上班,就是操心兩個兒子的學業,對他們管束很嚴格。

饒是如此,席文清也在一家歌舞廳混熟了。

“行啊,回頭我去看看。要是個烏煙瘴氣的地方,我可要打你了。”雲喬笑道。

席文湛也圍繞著雲喬,說東道西。

他們倆很興奮。

傭人端茶,往雲喬臉上看了好幾眼,然後猜測席四爺的太太肯定很美麗,因為有這樣漂亮的繼女。

“中午飯想吃什麼?”席四爺問她,“家裡吃還是出去吃?”

“家裡吃。”雲喬道,“我想吃烤鴨,文清、文湛,你們倆出去買,再買些其他好吃的小點心給我。”

兄弟倆毫無疑心:“我知道哪家的好吃,我去買。”

他們倆歡歡喜喜走了。

雲喬和席四爺對坐沙發,她便說了說正事。

往事交代起來,也不麻煩,三兩句話就能說清楚了。

“……他說見過你們,隻是不敢貿然相認,怕你們疑心有詐。我很早就知曉他,他的確是親外公。”雲喬道。

席四爺愣了又愣。

他再也想不到,雲喬會說這個。

“魏院長的父親?”他反問雲喬,似乎難以置信般,又無意義反問了句,“魏邦嚴?”

雲喬點頭:“對。”

“這……”席四爺有點懵。

魏邦嚴是個頗為厲害的人,席四爺跟他的確碰到過,和魏家的老爺子也見過幾次,好像是在內閣某位官員家裡喝喜酒遇到的。

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,這人會跟他有關——居然是他嶽父。

“我外婆大概已經投胎轉世,享受新生了。她從來冇恨過魏海正,她也不會阻止他和孩子們相認。

上一輩並無仇怨,魏海正又對自己的血脈很上心。這事您和弟弟們若心裡過得去,彼此走動,也冇什麼壞處。”雲喬道。

席四爺還是覺得很吃驚。

兩件風馬牛不相及的事,倏然被扯到了一起,怎麼都有點失真。

好像是誰開了個玩笑。

但雲喬不是說笑的性格,她不會無聊到拿這種事消遣。

“這……得問問文清和文湛,我肯定不會阻止。”席四爺道。

於是,飯後雲喬把這件事告訴了席文清和席文湛。

席文清大吃一驚:“我還有外公呢?”

又說,“那個大總統的親信魏院長嗎?他官挺大的。”

“對,他就算是咱們的舅舅了。”雲喬說。

席文清不以為意:“我為何要反對?”

席文湛看看哥哥,又看看雲喬和父親,“不就是認親嗎?認啊,又有什麼關係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魏海正正正經經把這事告訴她,導致她也覺得此事很嚴重。

可到頭來,不過是無關緊要的小事。

雲喬失笑:“那我回頭約了他,讓他過來吃頓飯。你們要是覺得他還不錯,今後當個親戚走動吧。”

雲喬辦事利落,下午就把魏海正約了過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