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024章

-

這天晚上,薛正東給飯店打了個電話,果然在醫院陪同羅暖。

翌日清早,聞太太和聞老爺從外麵買了早餐,趕到醫院看望。

羅暖住的病房,其實是雙人間,隻是這家醫院比較貴,平日裡看病的人很少,隻羅暖一個人住。

薛正東可以在另一張病房上陪護。

聞太太夫妻倆到的時候,薛正東已經起來了,坐在門口走廊上看點什麼簡報;羅暖還在睡。

“爸,媽。”薛正東站起身,“送早餐嗎?”

“是的。你吃了嗎?”聞太太問。

薛正東搖搖頭。

聞太太拿了兩份,遞過來一份給他:“給你。”

薛正東:“那您能陪我吃個早飯嗎?我有幾句話想告訴您。”

聞太太不解:“怎麼了?”

“一點小事。”

這病房有個小梢間,專門給病人和家屬吃飯用的。

薛正東又對聞老爺道:“爸,您去替羅暖買一份雞絲麪,她想吃這個。”

聞老爺點點頭:“我這就去!”

他一走,薛正東和聞太太進了病房,打開了梢間的小燈,一邊吃飯一邊低語。

薛正東的聲音,始終壓得很低,距離遠些就聽不清他說了什麼,隻能聽到聲音斷斷續續:“……所以,我推測她是想把路瑤往槍口推,結果路瑤的鞋子救了路瑤一命,路瑤順勢往旁邊跌倒。”

聞太太手腳冰涼。

她沉默聽著:“可是,咱們不好妄加猜測。目擊者和隨從都說她推開了路瑤。”

“她若是推開,就會也往旁邊倒,而不是突然朝前撲。媽,您想想這個道理對不對。我問了所有人,他們都瞧見路瑤跌倒的時候,羅暖是朝前撲向殺手的。”薛正東道。

聞太太倏然臉上添了狠戾。

“……正東,你彆怪媽心思毒,其實我昨晚就感覺很蹊蹺。不像她的性格。”聞太太道。

所以,聞太太昨晚一直有點剋製,似乎在沉思。

羅暖在聞家住了一段日子了,聞太太從日常言行中觀察她這個人,覺得她性格非常自私自利。

一個自私自利的人,也許危急關頭不怕死、很勇敢,但她絕對做不出下意識救人的舉動,她隻會先救自己。

薛正東的推測冇錯:把聞路瑤推上前麵,才符合羅暖的性格,她不會在一瞬間轉性的。

唯一的解釋,就是聞路瑤的鞋子在千鈞一髮之際,受力往旁邊歪,她順勢跌倒。

羅暖是拚了全力往前推聞路瑤的,所以她纔會失控般朝前撲倒,被殺手擊中。

她往前撲了好幾步,絕不是她自願的。

“不說了。”薛正東點到即止,“我吃了早飯回飯店去看看路瑤,您在這裡看著,順便找個機會,把這件事告訴爸。”

聞太太頷首。

薛正東和聞太太繼續閒聊,說些無關緊要的閒話,聲音依舊放得特彆特彆輕。

他們倆聊了約莫七八分鐘。

羅暖卻在這個時候,突然出現在梢間門口,腳步極輕。

薛正東瞧見了,立馬問:“你怎麼下床了?”

羅暖似乎很迷糊:“哥,我想上廁所。”

聞太太滿眸擔憂:“你這孩子,喊護士小姐給你拿盆,怎麼自己下床了?快上去。”

“我冇事,護士小姐和醫生都說我應該多走動。伯母,您攙扶我去洗手間吧。”羅暖軟萌乖巧。

聞太太立馬去扶了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