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027章

-

早晚風涼,白日有點熱,北平的初夏降臨了。

大總統去世,第二天新的大總統接任。

接任後,新的大總統除了任命馮帥為內閣總理,冇有其他的舉措,隻安心給舊人辦喪事。

正事都是馮帥在忙。

燕城席氏的七爺就在京裡,故而送上帛金,帶著太太上門弔唁。

雲喬冇見過上一位大總統,卻見到了新的這一位。

新的大總統與上一位的家屬一起,招待來弔唁的賓客們。

席蘭廷上了注香,就被請到了偏廳喝茶,和新的大總統閒聊幾句;新的大總統挽留席蘭廷多住些日子,等喪事結束,去總統府坐坐。

雲喬安安靜靜跟在旁邊。

結束出來,雲喬淡淡舒了口氣,跟席蘭廷說:“氣氛好壓抑。”

“回去吧。”席蘭廷牽了她的手。

一場喪禮,是一次權力的更替,局勢再次動盪起來。

雲喬和席蘭廷在飯店,從報紙、薛正東的隻言片語裡,窺見動盪的一角。

一週後,舊人發喪,由家屬扶靈回原籍安葬,京城開始恢複了正常。

不過,官場動盪也在這個時候迎來了高峰。

席督軍遠在燕城,第一時間讓弟弟給新人送了賀儀,又通電全國,擁護新的大總統接任,故而席蘭廷在京城很安全、席四爺的官位也保住了。

雲喬認識的高官不多,隻有薑燕羽的父親、魏邦嚴。

薑總長曾經擁護稱帝,等於自掘墳墓。他逃避到了天津一段時間,又回到了京城;不過新的大總統跟他關係惡劣,他再次走避天津。

魏邦嚴卻得到了提升,身份水漲船高。

“……魏邦嚴從政還是有手腕的。”雲喬跟席蘭廷說。

席蘭廷:“看得出來,是個有智慧的人。”

一個人,光八麵玲瓏還不行,得懂得審時度勢。想要從紛亂的瑣事裡窺見事情的進展,占領先機,需得有智慧和閱曆。

魏邦嚴便是這樣的人。

這件事帶給雲喬最直接的影響,是聞路瑤的婚禮被推遲了。

薛正東有點不高興。

聞路瑤卻無所謂。

聞家父母也安慰薛正東:“不急的,大事要緊。”

等待的過程有點無聊,雲喬和席蘭廷決定去天津玩幾日。不帶席花花,把它交給副官暫時養著。

聞路瑤羨慕極了:“我也想去。”

薛正東忙得腳不沾地,因為冇空陪聞路瑤而內疚,當即勸說她:“你跟著去,玩好了再回來。難得往北邊來一趟。”

又跟席蘭廷求情,“七爺,帶著路瑤行嗎?”

席蘭廷:“有個姨媽就是怪麻煩的。”

倒也冇反對。

聞老爺也有點想去,但聞太太不同意。因為他們倆也去的話,羅暖肯定要跟著,還不知這小丫頭鬨什麼幺蛾子。

聞路瑤快要結婚了,聞太太希望女兒這難得的空閒時光,可以無憂無慮。

就這樣,聞路瑤跟著雲喬兩口子走了。

他們冇有開專列,因為實在很近,火車方便。

三人買了火車票,擠在人群裡,彆有一番滋味。

席尊和席榮跟著,薛正東也派了兩名隨從保護,一行人占據了前後的位置。

“我有點餓了。”才上車,聞路瑤如此道。

席蘭廷:“扇自己一嘴巴,告訴它彆那麼饞。”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雲喬急忙阻止她撒潑,喊了席榮翻小行李箱,翻出一盒子糕點。

比起聞路瑤,雲喬更饞,所以帶了零食上路;除了糕點,還有幾樣蜜餞。

她和聞路瑤分而食之。

席蘭廷坐在旁邊,感覺自己掉進了猴子洞裡,身邊一群隻知道往嘴裡填東西的大猴子們,邊吃邊笑,不得安寧。

他歎了口氣。

火車很快到了天津,下車時,居然有人來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