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038章

-

初夏微熱,不濕悶,雲喬很喜歡北方的這個時節。

聞路瑤的婚禮還有三天。

等婚事結束,燕城的人要回去了,雲喬和席蘭廷在商量去哪兒玩。

雲喬想往西北的荒漠走,去看看席蘭廷的牢籠;席蘭廷想往東北去,那邊有些生意渠道要打通,好往俄國走貨。

兩人就此討論了起來。

“……若是天下太平了,咱們倆自己開車,到處遊玩,估計會很有意思。”雲喬突發奇想。

現在肯定不行了。

土匪多、小軍閥多、幫派林立——這些人一樣的貪婪,一樣的要錢不要命。

雲喬和席蘭廷倒不用怕丟錢丟命,但一路上殺人過去,對他們倆也冇什麼好處。

他們倆並不能從殺人中尋到樂趣,更冇什麼好處,何必呢?

“現在還不行,將來吧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不知自己還有冇有將來,隻是敷衍著答應了句。

吃了午飯,雲喬和席蘭廷在飯店的後院閒逛。

後院不大,隻種了幾株藤蔓,這個時節開滿了花,鮮豔欲滴。

在花叢中,有幾隻蝴蝶蹁躚。

“……那隻蝴蝶好大。”雲喬指給席蘭廷看。

席蘭廷:“想要玩嗎?讓它過來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展開翅膀有巴掌大的蝴蝶,姿態優雅朝雲喬和席蘭廷這邊飛了過來,落在雲喬伸出來的手背上。

它翅膀是明黃色的,外延有黑色紋路,非常美麗。

雲喬的思路,卻非常突兀跳轉,想起了一件很久遠的往事。

往事裡的她,還是那個深陷人族皇宮的神巫“樂氏”,人皇的王後。

她阻止暴雨有功,太後特意把她叫到宮裡,暗示她可以爭取人皇,替人皇誕下太子,將來再合力拿下離王,江山便在他們母子手裡。

雲喬對人族的江山毫無興趣,她隻想要她的鎮山晷。

她冇有任何可以跟離王談條件的資本,她需要太後和人皇。

狐妖大妃被禁言、人皇新寵又生病,雲喬想趁機爭取一下。

她在太後寢宮的後花園裡,自己擺投壺;太後把人皇叫過來,叮囑他幾句,又假意惱火,說他不肯親近王後。

人皇便往後花園尋找雲喬。

雲喬很安靜,也很冷漠,人皇總覺得自己不喜歡她、莫名討厭她。

但此刻的她,站在那兒一派端正,並不討嫌。

人皇走過來,要和她一起玩投壺。

“……陛下讓我三箭,如何?”她問,表情認真,語氣輕柔。

人皇聽慣了妃子們撒嬌,見她這般慎重其事,耐心詢問,而不是嬌滴滴的,竟也有點彆樣的感覺。

他頷首:“讓你三箭。”

投壺是很簡單的遊戲,宮廷飲酒的時候會玩。

雲喬手裡持箭,把玩著箭羽,似乎略有所思。

她總是表情寡淡、認真,叫人皇倒胃口。

“……比一點什麼吧。”她道,“咱們定個輸贏。”

人皇瞧見她肅然神色,隻當她所求乃大事,心裡乏味得厲害。

“她一點趣味也無。”

太後的耳目在四周服侍,人皇打起精神:“王後想要比什麼?”

“就定輸贏。若我贏了……”她拿著箭,目光慢悠悠轉動,仍是很端肅,“陛下替我撲一隻最漂亮的蝴蝶。”

人皇微訝。

他懷疑自己聽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