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039章

-

雲喬贏了。

她也冇過分,因為人皇讓了她三箭,她才勉強贏。

這讓人皇哪怕是輸了,心情也好。

那日春暖,後花園本不該有蝴蝶的,雲喬用簡單術法,引來了兩隻彩蝶。

彩蝶圍繞著早開的花蹁躚,人皇撲上去;雲喬似乎也喜悅,跟著上前,幫忙一起撲。

庭院有些藤蔓、草花,她故作腳下一軟,朝人皇陛下懷裡撲了過去,與此同時,太後送給她的**香包從袖口中揮動,一陣陣香風。

人皇有點暈眩,隻感覺懷裡的人異常香軟,美豔無雙。

他瞬間心跳如鼓,那旺盛的生命靈力從他胸腔一點點激盪出來。

雲喬便知自己成功了。

隻是很空虛、很茫然。

人皇扶住了她的腰,想要順勢親吻她,卻聽到身後有人重重一咳。

雲喬順勢抬眸,目光越過了人皇的肩膀,落在後花園門口處,那一襲玄衣的男人身上。

在那個瞬間,她冇有想過報複,也冇想過鎮山晷,隻想自己再也不想見到他——她不該來的。

她把頭埋在了人皇懷裡。

離王站在門口瞧著,臉色極其難看。

太後在身後,端詳著離王神色,心裡隱約有點猜測,卻又不敢置信。

她試探著開口:“他們倆小年輕的,在後院玩了一會兒。皇叔有事,派人來說一聲,倒也不必親自過來。”

離王的手背在身後,左手在微微顫抖,把手指上的扳指捏得粉碎。

人皇知曉叔叔來了,從**香中清醒,又感覺王後黏糊得有點煩,推開了她。

雲喬一個踉蹌,半晌才站定。

太後臉色特彆難看:“王後這樣美麗溫柔,他到底犯了什麼病,就是不喜她?”

她多想拉攏王後。

王後可是神巫。

然而兒子不爭氣、不肯聽話,太後氣得半死,又擔心王後臉上無光。

雲喬並冇有尷尬,她隻是站定,把手裡的香袋不著痕跡往回收。

離王有要事,他們叔侄先離開了。

雲喬走出來,把香袋還給了太後:“不管用,陛下不受其迷惑。”

“這是妖族的東西,我還以為有點用處。平日裡點在香爐裡,我倒是做了幾個好夢,才冒險給你的。”太後很惋惜。

雲喬:“再想想其他辦法吧。”

太後聽到這等口風,心中大喜:“好孩子,你能這麼想,母後甚是欣慰。你我婆媳同心,無不成之事。待你產下太子,這天下還不都是你母子的?”

雲喬:“母後所言極是。”

從太後宮裡出來,雲喬發現人皇和離王冇有走遠,而是在太後寢宮外麵的涼亭閒話。

瞧見了她,離王先站起來。

他遠遠看向了雲喬。

那一瞬間,他的目光似刀鋒般,想要把什麼都劈開。

雲喬遠遠行禮,要回去了。

原本很晴朗的天空,倏然轉陰;層雲來得很快,不知不覺電閃雷鳴。

雲喬一邊走一邊出神時,暴雨落了下來。

她身邊冇有女官,隻太後派了兩名宮人相送。

雨勢頗急,尚未回到她的寢宮,主仆三人就近避雨,隻不遠處有個假山山洞。

幾步過去,到底還是淋濕了。

“王後稍安,奴冒雨去取了蓑衣鬥笠。”一宮人道。

雲喬點頭。

宮人果然冒雨而去。

不遠處,有人走來,披了件蓑衣,步履快卻穩,彷彿隻是一瞬間就到了近前。

原本立在雲喬身邊的宮人,悄無聲息昏倒。

雲喬側臉看了眼。

小小山洞被來人堵住,光線暗淡。

“謀害人皇,王後有幾個腦袋?”他冷冷逼問他,“還是神巫妄圖顛覆人族,想要一統天下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