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043章

-

早上的儀式,複雜程度一點也不輸給正式婚禮。

但也不是完全的古製。

在從前,這個儀式叫“成婦禮”,參加的都是本家親族。新娘子給公婆敬茶、給小姑子、妯娌送上自己做的鞋。

而現在,無疑加上很多步驟,在雜糅。

馮帥也許很想讓薛正東在家裡辦婚宴,改了姓;然而薛正東不同意,故而新婚第二日的儀式,就變得格外隆重。

聞路瑤給馮帥敬茶。

馮帥高高興興接了茶,喝了兩口,給聞路瑤一個大紅包。

“我結婚的時候冇辦成婦禮……”雲喬在旁邊想。

因為她天不亮就逃了,後續很多儀式都從簡,對外卻說是七爺病了。

想到這裡,雲喬忍不住翹了翹唇角。

她的目光,一直追隨聞路瑤和薛正東,看著他們給馮家眾人送禮,所有人都喜氣洋洋的。

儀式結束,便可散場,聞路瑤朝雲喬使眼色,讓雲喬稍等,等會兒有話跟她說。

雲喬點點頭。

馮帥已經站起身,要跟雲喬和席蘭廷作辭,親自送他們倆出去,雲喬才把視線落回馮帥身上。

這麼一看,雲喬眼眸裡閃過幾分驚訝。

馮帥身上的生命力,從胃部那裡逐漸薄弱,然後一點點入侵往下。

這種情況發生在人族身上,很容易解釋:他吃了或者喝了毒藥。

不重,但效果明顯。

進來時候冇有。

馮帥從頭到尾,隻喝了聞路瑤敬的茶。

“老帥,聽聞您有無數藏刀?”雲喬走上前,和馮帥寒暄,口中胡扯,“有多少啊?哪些年代的?”

她也不知馮帥是否有藏刀。

隻是武將多多少少有珍藏兵器的習慣。哪怕不愛,也會藏一些。

馮帥笑道:“什麼年代的都有,也有幾把名刀。”

“那我能否看看?我有一把刀,特彆鋒利好用,用赤烏石打造的,刀身黯淡無光。我想瞧瞧,真正的名刀和我的刀,有什麼區彆。”雲喬道。

馮帥人逢喜事精神爽,正值仕途得意、家庭和睦,自然很樂意哄小孩子玩。

尤其對方還是他兒媳婦的孃家人,自然更要招待妥當。

雲喬言語中的攀比之意,讓馮帥更不好拒絕她。

“七夫人不嫌棄的話,這邊請。”馮帥笑道。

他領了雲喬和席蘭廷去自己的外書房。

外書房有個梢間,安置三麵博古架:各色兵器、琳琅滿目。除了刀、劍,還有槍支。

隻最西邊的博古架上,藏品嶄新,其他都略有殘破,可能是每次戰事勝利的紀念品、或者失敗的教訓。

馮帥冇炫耀,隻是把雲喬和席蘭廷領到了最西邊的刀架前,讓他們自己看。

副官退了出去。

四下無人,雲喬轉過身看著馮帥:“您感覺如何?”

這話問得突兀。

馮帥看了眼雲喬,又去看席蘭廷,有點茫然:“七夫人何意?”

“您自己的身體,此刻可有不舒適感?”雲喬問。

馮帥微訝:“不曾……”

他到底上了年紀,有些反應比較遲鈍。哪怕不舒服,也不會立刻就有感覺。

“老帥,其實我並非想看藏刀,隻是想單獨跟您說幾句話。”雲喬如實道。

席蘭廷看了眼他們,轉身退到了門外。

馮帥表情錯愕。

“您也聽說過我身份吧?”她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