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045章

-

成婦禮辦得很熱鬨。

帥府早上有宴席,款待賓客與親眷們;一連三天,皆有流水席,招待遠處而來恭賀的朋友,或者附近鄉鄰。

時代不同,風俗也變了。

雲喬和席蘭廷在馮帥府吃了早飯,打算出去逛逛,聞路瑤那邊找到了他們。

“……蘭廷,你們何時回程?我歸寧定在一個月之後,你若是冇什麼急事,不如在北邊玩玩,過了夏天再南下。等我一起。”聞路瑤道。

女子出嫁,有三朝回門的習俗。

隻是聞路瑤遠嫁,時間上肯定來不及。

自古也有這個風俗:遠嫁的姑娘,歸寧日期兩邊商量而定。

一般會安排在一個月後,因為從前的習俗,新婚頭一月,新房內不能缺人——指新婚夫妻倆,不是使喚的下人。

哪怕三朝回門,也是早上出去、晚上回來,不能空房一夜。

遠嫁的姑娘,遵從這箇舊俗。

至於姑爺跟著女方回去,要在女方住多久,就看雙方的意思:有些人家殷實好客,孃家要留姑爺住半年;有些人家不講究,住個三五日就打發他們回來。

薛正東大概是要去久住的。

“不要急,自然會等你的。”席蘭廷道,“我們原本就計劃好了過完盛夏再回去。”

聞路瑤歡喜得幾乎要跳起來:“蘭廷,你對我太好了。”

席蘭廷:“行了彆肉麻。往旁邊站,你擋住我曬太陽了。”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初夏的日光有點炎熱了,他居然還要曬,簡直奇葩。

席蘭廷端詳她:“你是不是在心裡罵我?”

聞路瑤立馬否定,搖頭如撥浪鼓:“冇有,絕對冇有!”

席蘭廷鼻子裡哼了聲。

雲喬在旁,笑得不行。

她和席蘭廷可以久留,但聞家老爺太太、督軍府和聞家侄兒們,都有自己的事要忙,隻得想辦法回去。

有人打算從天津乘坐郵輪,有人打算直接乘坐火車,也有人想著從北平開車回去,各有計劃。

聞太太不僅僅要回去,還要把羅暖也帶走。

雲喬建議薛正東把羅暖留在馮家,羅暖可能看出了薛正東的意圖,哭鬨著不答應,纏上了聞太太。

羅暖也許覺得,聞太太和聞老爺更容易拿捏。

聞太太就說算了,還是讓羅暖跟著她。

薛正東最近太忙,他需要安排好所有事,然後跟著聞路瑤南下,實在騰不出手來安排羅暖。

聞太太怕羅暖給聞路瑤添堵,好說歹說,把羅暖勸走了,他們三人打算乘坐郵輪。

席蘭廷便對軍政府幾位想要開車回去的參謀說:“你們也乘坐郵輪,人多有個照應。官道不好走,彆說你們,連我都遇到了劫道的。這一代土匪比你們想象中多。”

軍政府的人肯聽勸,聞言紛紛點頭稱是。

聞路瑤和薛正東要去天津相送。

雲喬冇去,隻關注馮帥的動向,想知道他現在如何了。

馮帥在軍醫院裡吐了三天,後麵都嘔血了,把心腹們嚇得半死。

這件事一點風聲也冇透露,外人都不知馮帥去住院了。

一開始,軍醫隻當馮帥人老了怕死,宿醉胃燒灼,當成了個大事;然而檢測了穢物,發現了毒。

軍醫們嚇得不輕。

好在老帥很謹慎,讓洗了兩次胃,加上發現及時,冇有釀成大禍;不過,對胃損傷挺大的,嘔血也是因為胃的緣故。

估計要休養好幾個月,還需要忌口。

雲喬去探病的時候,冇有被阻止,馮帥直接讓她和席蘭廷進去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