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048章

-

雲喬依照馮帥的吩咐,把馮帥想要傳達的訊息,順利傳遞出去了。

傳播得巧妙,帥府眾人冇疑心,注意力全部都在“馮帥中毒”這件事上。

到底誰是凶手?

薛正東和聞路瑤的新房也在帥府,他們倆從舉辦婚禮的飯店回來,就住進了帥府一處小院落。

因馮帥出事,聞路瑤很緊張,挽留雲喬和席蘭廷在馮家小住。

“……你們陪著我。正東總要出去辦事,我怕馮家的人算計我。我腦子不夠使的,可能會上當。”聞路瑤道。

席蘭廷:“人貴有自知之明。你還知道自己蠢,尚有可取之處。”

聞路瑤:“雲喬你看他!”

雲喬在旁笑。

介於姨媽又慫又愛惹事,雲喬跟席蘭廷果然到她院子裡小住,等馮帥回府他們再離開。

馮帥那邊,雲喬也去看過一次。

馮家的人知曉她可以進去,這是馮帥特許的,故而紛紛找藉口到聞路瑤這裡坐坐,打探馮帥訊息。

雲喬是馮帥的傳聲筒,告訴眾人:“老帥已經醒了,醫生說再觀察幾日。”

馮帥已經不嘔血了,昨日中午能喝點稀粥,正在慢慢恢複中。

不過,氣色看上去還是很差,臉色白中見青。

“……老帥現在能下床嗎?”

“可以吧。我冇問。”雲喬道。

帥府依舊嘀嘀咕咕。

為何讓雲喬去?

因為有傳言,說席家七夫人是個巫醫,能起死回生。

有她在,老帥估計冇生死大事。

這話傳開,帥府內部人心安定了不少。

又過兩日,馮帥終於要出院回家了,帥府內一片沸騰。

四姨太急急忙忙張羅,重新給馮帥鋪床、打掃寢臥、安排人值夜等。

聞路瑤和雲喬在院子裡玩撲克牌,手裡抓了一大把,正在認真計算;雲喬卻頻頻出神;席蘭廷在廊下曬日光。

“……他怎麼曬都不黑,真奇怪。”聞路瑤在雲喬第三次偷看席蘭廷的時候,出聲和她說話了。

“是啊。”雲喬敷衍。

“你要不要也去曬曬?”聞路瑤問她,“你的心都飛出去了。”

雲喬待要跟她拌嘴,薛正東進來。

他這幾日很忙,除了家務事還有公務,都壓在他身上。幸而雲喬和席蘭廷在這裡陪著聞路瑤,否則他是不敢把聞路瑤放在這狼窩的。

“路瑤,你跟我去花廳,老帥有話要說;雲小姐、七爺,老帥特意吩咐,您二位可以在旁邊看。”薛正東道。

雲喬:“不適合吧?你們家務事……”

薛正東在聽到馮帥如此吩咐時,也挺意外的;而後想想,家賊未除,馮帥是很擔心的,而雲喬能看得出他中毒,給他上了一層保障。

“沒關係,今日也冇什麼大事,許是出院了有點感想,要告知兒孫。”薛正東道。

薛正東對馮帥還是很瞭解的,愛說教。

有些上了年紀、略有權勢的老男人,都愛說教,好像他們的思想特彆值錢、特彆深邃,潑灑了出去就是聖光普照,惠澤世間。

馮帥今時今日的地位,他的感想比普通人更值錢,他不賣弄纔有鬼。

雲喬:“未必吧……”

馮帥中毒之事,一不小心可能會牽扯到聞路瑤,雲喬和席蘭廷都很小心。

既然馮帥不反對,雲喬也希望自己在場。

她也許能知曉一點眉目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