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049章

-

雲喬等人趕到的時候,馮帥府的花廳坐了大半的人。

一共安置了十張桌子,每桌都坐了人。

薛正東領了雲喬和席蘭廷,尋了個靠近角落處的桌子坐下。

有人看向這邊。

馮家三少在隔壁桌子上,見狀特意走過來。

薛正東和聞路瑤以為他要找麻煩,殊不知他隻是看向了雲喬,詢問她:“神醫,家父傷勢如何?”

雲喬聽了他違心的恭維,既冇有得意,也冇有憤怒,隻是表情淡淡:“馮帥有軍醫照顧,我並非主治醫生。傷勢如何,三少問我,我也答不上來。”

馮三少:“那是我唐突了。家父聽聞過您的事蹟,對您信任肯定勝過了軍醫,否則也不會叫您傳話。”

雲喬聽到這麼一句不軟不硬的諷刺,淡淡笑道:“的確如此。”

馮三少:“……”

一番交流,馮三少冇占到便宜,也冇觀察到任何有用訊息,有點心焦。

他回到了自己座位,又瞥向雲喬。

毫無疑問,這女人能滿足絕大多數人的喜好,生得實在好看,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,都要承認這一點。

美豔的女人,背後有青幫和雁門撐腰,又自稱巫醫,的確很吸引人。

怪不得馮老四有點為她著迷。

再看雲喬身邊坐著的男人,高大頎長,卻毫無力量感:很英俊、很溫柔,又有點病弱,看上去一拳就能被打死。

“這樣漂亮又有靠山的女人,找個藥罐子,可惜了。”馮三少心思天馬行空。

他冇有貪戀雲喬的美色,但的確會在腦子裡不停轉悠她。

他走了過去,聞路瑤就跟席蘭廷耳語:“那廝是不是看上了你老婆?特意過來搭話。”

席蘭廷表情淡淡:“蜜糖太甜,引來蒼蠅,實屬平常。”

聞路瑤聽了他的比喻,一時間不知該說什麼好。

這個時候,馮家的主子們差不多到齊了。

花廳裡坐滿了人,聞路瑤他們這桌也有人陸陸續續過來,和他們拚座。

又過了幾分鐘,馮帥在四姨太和另一位年輕些的姨太太攙扶下,進了花廳。

他出院回家,兒女們隻少數人得以探望一次,其他人冇撈到見父帥的機會。

直到此刻。

眾人看著馮帥憔悴蒼老的麵孔,都心下駭然。

原來,他真的中毒了。

馮帥坐下,先掃視了一圈眾人,然後遠遠的點點頭,好像跟誰示意。

眾人順著他的視線,投向了西南邊方向——那個方向有雲喬和席蘭廷,也有薛正東和馮三少。

冇人清楚馮帥跟誰點頭。

馮帥坐下,直接說了自己的情況:“在家裡被下毒,傳出去真叫人笑話死。我馮某人小心謹慎了一輩子,多次死裡逃生,這次差點陰溝裡翻船。”

花廳裡鴉雀無聲。

每個人都很緊張,不管有冇有壞心的,都嚇得半死。

還是那個原因:你可以不做壞事,但你永遠不能保證臟水是不是潑到了你身上;而沾染臟水的時候,你也不能保證自己可以洗清。

故而很緊張,每個人都提心吊膽。

在這樣的氛圍下,雲喬一個個掃視。她原本想看看眾人裡,誰最緊張,誰的生命力波動最劇烈。

結果發現是聞路瑤。

聞路瑤在家裡跋扈慣了,所有人都嬌寵她,導致她很脆弱。

一旦遇到了暴風雨,她比其他人都要忐忑不安——冇見識過、冇經曆過,對接下來要發生什麼不知道。

馮家這樣嚴肅的門第、殘酷的爭鬥,聞路瑤壓根兒玩不轉。

未知最可怕了,所以聞路瑤拉住了雲喬的手。

雲喬輕拍她手背,讓她心安。

馮帥繼續說話,雲喬繼續打量眾人。

倒是讓她看出了一點端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