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056章

-

聞路瑤的婚禮,薑燕羽冇去參加。

正好那幾日,薑燕羽的母親突然發病,送到了醫院。

母親戒菸後,身體一直還好。

這次發病是因為薑燕羽的父親帶著新的姨太太登門,說了些難聽話,好像還因為錢財吵了幾句,母親心情就不太好。

她父母分居後,進行了簡單的財產劃清,在天津的幾處房產店鋪,都歸了母親;母親在北平的幾處鋪子,是她的陪嫁,她給了父親。

不成想,父親以後想要定居天津,希望母親去北平,兩人不要在同一座城市生活,以及重新更換財產。

母親因此而憤怒。

除此之外,有人拜訪了母親,母親見過之後就發病了。

情況危急,薑燕羽走不開。

“在醫院住了半個月,她出院了也還好,最近恢複得挺不錯的。”薑燕羽道。

又說,“我哥哥來了電報,派人過來斡旋,父親同意去其他地方,不在天津落腳,不跟母親碰麵。”

聞路瑤聽了這些,很是感歎,“還不如直接離婚。”

“早晚的。”薑燕羽道,“隨著大總統去世,薑家冇有其他依靠,可能要從此遠離政壇。

一旦薑家倒了,我外族那些人野心勃勃,也許會跟薑家斷裂,同意母親離婚也未可知。”

“你不要難過。”

“我不難過啊,他們如何跟我沒關係,我今後跟著我哥哥。”薑燕羽笑道。

聞路瑤和雲喬還是安慰了她幾句。

晚上各自回了車廂,想到雲喬和聞路瑤都結婚了,薑燕羽心中添了幾分愁苦;她又回想起這輛專列上,那個笑容燦爛的男孩子。

除了不由自主想起程回,薑燕羽也想起自己偷聽到姨母和母親的談話。

姨母家的洋房有個閣樓,入了夜會很涼爽。

母親從醫院回來,薑燕羽隻感覺連日的煩悶都卸下了,洗了澡之後躺在閣樓看星星,也想規劃下自己的前途。

閣樓下麵,連接著客房。

姨父這些日子不在家,姨母就到客房陪著母親睡,除了照顧她,也是姊妹倆說說體己話。

客房的陽台,距離閣樓的窗戶很近,薑燕羽聽到她們閒話,打算趴在視窗,應答幾句,一起聊聊。

她剛剛把頭伸出去,就聽到母親說:“我並不恨他……”

薑燕羽聽到這裡,還以為母親說的是父親。

姨母接話,但意思完全不是薑燕羽想象的那樣:“這是你善良。不可否認,當年他對你造了大孽。你現在變成這樣,也是被他害的。你應該離婚。”

薑燕羽愣住。

母親卻苦笑:“我不可能離婚,我一兒一女都尚未成家。不想旁人說閒話,更不想耽誤了孩子們。”

姨母又道:“有些話,我一直冇敢告訴你。你也知曉世道不好,孃家人淡薄自私,除了你,其他人都不怎麼搭理我們,覺得我們冇出息。我們跑運輸的,最需要靠山了。

他在馬幫發達得厲害,頗有手腕,是數一數二的人物。我們是受過他恩惠的。好幾次了,我們不是很敢得罪他,半推半就的接受了。”

“沒關係,他在贖罪。”母親道。

話題斷斷續續。

薑燕羽往後縮,生怕姨母和母親發現了她。

而後她聽到姨母說,“他現在不怎麼管事了,他有個手下叫於鏊,這些年名聲很響亮,馬幫的人叫他獵鷹。現在,於鏊等於在管他的事,他算是退下來了。”

馬幫的人?

薑燕羽倏然想到,她母親年輕時候被綁架,雖然仇敵派了人出馬,但真正施行綁架和關押母親的,是馬幫的人。

“兩個月,那些男的朝夕和我在一個屋子裡,他們給我喂大煙,你真相信他們冇做彆的?你為什麼騙自己?”

這話,是母親當初跟父親吵架的時候說過。

薑燕羽從來不敢想,每次想起來就心驚肉跳。

彆的,是什麼?

現在馬幫的人又來找母親,又為了什麼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