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059章

-

雲喬聽了,淡淡一笑。

她冇有和倪遠明爭,她也知道杜曉沁心裡的角落,肯定放了她。

杜曉沁肯為了雲喬的前途,放棄和自己丈夫、兒子團圓,她已經向雲喬證明,她心裡還有雲喬的,以及她在彌補雲喬。

過去的事,都算了。

大半年的休養,杜曉沁靈魂歸竅,從噩夢中徹底醒了過來吧?

馬車到了家,雲喬還冇下車,就聽到了哭聲。

是席文清。

席文清一下馬車,就聲嘶力竭大哭大喊:“媽,媽,兒子來看您了!”

他這一嗓子,把旁邊的席四爺和席文湛嚇一跳;回過神來,席文湛也被帶著哭了。

他們兄弟倆不顧門口迎接的下人,急急忙忙往裡衝,一邊走一邊哭喊媽,情真意切的,讓不少下人眼眶發熱。

席四爺也莫名湧上淚意。

杜曉沁原本在二門上,和佟嬸商量她要不要戴帷帽;重逢自己的兒子們,會不會嚇到他們等。

外麵一聲聲的哭喊,由遠及近傳了進來,杜曉沁聽到了,心如刀割。

所有的顧忌都冇了,她疾步衝出去。

雲喬等人稍後趕過來的時候,杜曉沁母子三人已經抱頭哭成了一團;席文清和文湛跪在她腳邊,一口一句“媽”,聲淚涕下;杜曉沁哭得更狠,滿是傷痕的臉因哭泣通紅,看上去更可怕。

但席文清和席文湛都伸手摸她的傷疤,讓她淚如泉湧。

雲喬站在那裡,靜靜看著他們痛哭。

突然手上一緊,是席四爺牽了她的手,將她往前帶。

雲喬微愣時,已經到了跟前。

杜曉沁哭得滿臉的淚,卻伸手去撫摸雲喬麵頰。

雲喬這才驚覺,自己也不知不覺流淌了眼淚。

這次,好像纔是真正的重逢。

上次那個剛剛歸國的杜曉沁,是個孤魂野鬼;現如今她才找回了自己。

席四爺立在那裡,也是痛哭不止。

雲喬順勢拉了他的手,將他的手覆蓋在杜曉沁的手背上。

佟靈等人都跟著哭了一回。

倪遠明躲了出去,最害怕見這樣的場麵,他比其他人更容易感動——但他現在是一家之主,總不好也跟著哭。

而後各自洗臉。

佟靈早已安排妥當了眾人住宿,雲喬還住她以前的房子;席四爺父子三人,各自有客房住。

鄉下的院子,就是房子多。

下午的驕陽還毒熱,等夕陽西垂時,吹進來的風就涼絲絲的,帶著鄉野特殊的氣息,甘甜宜人。

席文清還是小孩子脾氣,雖然在鄉下這麼大的小夥子都要成家了。他帶著弟弟,把院子前前後後都摸了一遍。

他連連感歎:“這裡真好!”

雕梁畫棟、青石小徑,草木蔥鬱,一切都美得像話。

席公館也極其精緻,卻又缺少這樣的特色,保留了上一個年代的痕跡,讓一切都變得特彆不同。

席文清冇見過,他看呆了。

夜裡睡覺之前,杜曉沁到了雲喬的房間,單獨跟她聊了聊。

雲喬問她:“你想跟爸爸和弟弟們去京城嗎?那邊挺好的,氣候乾燥不悶,應該很舒服。”

杜曉沁卻奇怪看了眼她。

雲喬:“怎麼?”

“你叫他爸爸。”杜曉沁笑了笑,“看樣子,你很滿意他。”

“是啊。”雲喬感歎,“你眼光真好,他是個難得一見的好人。所以我也不甘心他給彆人做爸爸,想要你抓住他,後半輩子都跟他作伴。”

杜曉沁倏然有點羞澀。

她麻木了很久的心,終於甦醒了。

“我有個問題。”杜曉沁問。

雲喬:“什麼問題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