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064章

-

雲喬趕到時,已是黃昏。

靈覺寺位置比較高,雲喬把馬拴在山腳下,自己跑步上山。

山上氣溫比較低。

人間七月流火熱,山上已有深秋寒。

拂麵而過的山風,有點絲絲入骨的冷意,讓停在山門的雲喬驚覺自己出了滿身汗;又被冷風一吹,打了個寒顫。

靈覺寺門口掛著燈籠,紅光曳地,照亮一方平而開闊的丹墀。

她敲了門。

小沙彌認識她,高高興興叫她雲喬小姐,又說:“來了個施主,等了雲喬小姐兩日,說您來了就請到大華殿。”

雲喬道謝。

她渾身還在冒汗,疾步往後麵的大華殿去。

程立跪在佛前,認認真真唸誦經文,手裡轉動佛珠,十分虔誠。

雲喬的腳步聲,讓他誦經的聲音停下來,他轉過臉看她,淡淡微笑。

“雲喬啊,好久不見。”他道。

不是二哥,是那個半蛇妖。

“你就這麼怕蘭廷,不敢到燕城,特意來這裡堵我?”雲喬冷冷逼問。

程立隻是笑,笑容裡添了幾分悲天憫人:“雲喬,你真是個傻子,從前他耍得你團團轉,現在亦然。你憑什麼覺得他不恨你?”

雲喬:“你個膽小鬼,卑鄙小人!霸占了我二哥身體,還要挑撥我和蘭廷的夫妻關係!”

她說著,拔出了長刀,烏黑的刀身直指程立。

程立始終不慌不忙:“彆急,我們聊幾句。你不想知道鳳凰骨的下落?”

雲喬逼視他。

良久,她將刀入鞘,坐在旁邊的蒲團上,略微揚了揚臉:“鶯鶯的鳳凰骨,在你手裡?”

程立也把跪姿改成了坐,麵對雲喬,他始終閒淡而沉穩,有種穩操勝券的篤定:“雲喬,為何你一個人來了這裡?褚離他為何不來?”

“他有事……”

“錯了。他能預估到我會見你,所以他想給我們單獨聊聊的機會。”程立笑道。

雲喬心中一梗。

“那又如何?”她不屑於這些挑撥。

程立便歎了口氣:“你總是忘記了,神是冇有七情六慾的,雲喬。你知道褚離他最想要什麼嗎?”

雲喬冇接他的話。

“自由!”程立笑了笑,“從前他受困於人族,一身人血剝不了,為此他做了多少喪心病狂之事,你是親曆者。他最痛恨約束,而他最大的約束,是你給他的。”

雲喬告訴自己,不要被他的妖言迷惑,然而聽到這話,還是不由自主心頭抽痛。

實話,才能叫人無法忽略。

“所以他是否恨你,我也不知。你覺得冇有恨,那便冇有吧。隻是這麼多年,他也在試圖催生無儘花,這點你可以回去問問他,就知道我冇撒謊。”程立又道。

雲喬:“你到底想說什麼?”

“我想說的,也是褚離想要我告訴你的。雲喬,他不會說出口。”程立道,“雲喬,我們需要你獻祭。”

雲喬看向他:“是嗎?”

“無儘花伴神而生,花落神升,這話你是知曉的。鎮山晷乃渡魂之器,無儘花是引神之藥。我有鳳凰骨,可以做載神體。

隻要你願意,他便可擺脫你和十萬半妖給他的禁錮,從牢籠裡解脫,恢複神體;而我,也能得到夢寐以求的身體。

我一直追求成神,直到很久之後才知道,除了無儘花、鎮山晷,人間冇有任何引神之路了。”程立道。

雲喬冷笑:“你當我是傻子?綁架我、偷走鎮山晷,你的計劃不就能成功嗎?為何要告訴我這些?多此一舉。”

程立聽了,哈哈笑起來。

他幾乎笑出了眼淚。

“雲喬,你覺得自己不是傻子嗎?”他大笑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