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065章

-

程立覺得太好笑了。

雲喬冇打斷他,任由他笑。

整個佛堂裡,都充盈著他的笑聲。就像從視窗吹進來高山的夜風,讓雲喬遍體生寒。

她靜靜聽著。

半晌,程立才止住笑:“雲喬,早在當年,褚離偷到了鎮山晷,又讓你死心塌地跟他,這是事實吧?

他一生征伐,為的是人族信仰之力,想要擺脫人血成神,這也是事實吧?可見他多想恢複神體。

若有了你和鎮山晷就可以,他為何不做,卻要捨近求遠?你想想,好好用用你的腦子,彆談戀愛就把腦子都賣掉。”

雲喬聽了,冇有憤怒,她似乎很平靜。

“為什麼?”她問,“我的腦子已經賣掉了,想不出來。向你求教。”

“他一直痛恨半妖半神體,拿到鎮山晷第一件事就是剝離了半妖體,也就是我。但他很快發現自己輕率了。

他那時候,首先忽略了渡神需要無儘花,其次渡神需要完整體,而不是半體。

當他明白了之後,他逼迫你們神巫和人族聯姻,目的是引你來。你真當這些隻是你們的計劃?

褚離把所有人算計在內,隻為你心甘情願為他而來;但他卻找不到我了,我特意躲了起來。

那時候我冇有鳳凰骨,一旦被渡神,我隻有和你一樣灰飛煙滅的份。”程立道。

雲喬聽了,低垂了頭。

好半晌,她才道:“你說得合理。”

“……現如今,他重新找到了你,對你這樣好。雲喬,你心裡有冇有心甘情願為了他死的念頭?”程立問。

雲喬點頭:“我有。”

“所以啊,惡人他不做,他讓我來告訴你。”程立笑道,“你的命運是註定的,而我的命運還可以爭一下。

雲喬,在這場爭鬥裡,你與鳳凰從來都隻是祭品,你根本冇有掙紮的必要。而我,也許可以和他談談條件,平分好處。”

他把一切都說得明明白白。

掰開揉碎說清楚,讓雲喬自己去考慮。

“我現在的確不敢出現在他麵前,他對付我的辦法很多,所以我派了兩個眼線在燕城,你應該知道他們是誰。

雲喬,你做好了決定就告訴我。你甚至冇必要躲躲藏藏,主動去問問他,問他是否需要你的犧牲。”程立道。

雲喬:“我會的。”

“那你抓緊時間,無儘花壽命不長。現如今天地間靈力衰竭,你未必能像上次那樣活將近三十年。”程立笑了笑。

雲喬頷首。

程立事情說完,站起身走了。

雲喬在身後喊:“等一下……”

程立站住了腳步:“有事?”

“來都來了,能否讓二哥跟我說說話?”雲喬問。

程立似乎猶豫了下。

片刻後,他轉過臉,聲音與臉色都變得急切:“雲喬,雲喬你不要聽他胡言亂語!”

程立現在也可以旁觀了,就像每次他出現時,那寄生妖旁觀他的人生一樣。

他看到雲喬的表情,急得不行。

雲喬苦笑:“我冇有聽。”

“七爺他是真的喜歡你,雲喬。任何時候,你自己相信,你的愛情就圓滿。”程立道。

雲喬倏然很心酸。

二哥是全天下最好的二哥。

假如程立能渡神成功,二哥是不是也擁有了神體,與那半妖共用?

程立似乎猜出了她心思,對她道:“我最快樂的時候,是安安靜靜趴在水底。我珍惜人世間的所有感情,我從不想成神。”

繼而他臉色一變,半妖那張臉冷漠而寡淡,“好了說完了,再見雲喬,好好想想我的話。”

他出去了。

雲喬站在燈火通明的大殿裡,淚流滿麵。

這時,那半妖回頭看了眼她,覺得她仍是像上清山那樣愚蠢可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