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066章

-

程立下山,有人來接。

傀儡咒他也會用,趕車的車伕雖然有自己的思想,卻跟席蘭廷的“安富尊榮”一樣,很理解他的想法和指示,忠心耿耿。

他曾經與席蘭廷共體,現在是程立共體,真是受夠了。

他想擁有完整的神體。

為此,他準備了很久,籌劃了很久。他甚至給自己取了個名字。

一旦成功,他要叫“流年”——俯仰流年,流年可平山海,叫天地改色,這纔是最大的殺器。

時間能蕩平一切,能讓絕望的人翻身。

不過,有些事倒也有趣。

他總記得,當初褚離並不是要去上清山,而是想要誘捕上清山的大祭司,讓上清山族人拿出鎮山晷來交換。

這樣更穩妥、容易。

然而看雲喬的瞬間,褚離的心緒起伏很大。

他與褚離那時候已經在凡世一百多年了,見過很多美麗的女子,但褚離從不動凡心。

唯獨對雲喬。

初次見麵,驚了魂魄,那動盪情緒久久不散。

於是褚離第一次背叛了他,做出了一個令他匪夷所思的決定:褚離冇有綁架上清山的大祭司,而是跟她去了上清山。

流年那時候固執認定,他纔是背後主子,褚離應該受他操控。

在上清山那兩年,褚離有好幾次昏了頭的。他身上情緒的波動,令半妖體費解,完全不知道這些都是什麼。

他們倆共生了一百多年,在這個時候有了分歧,褚離才驚覺自己的半妖體自己有另一種想法。

絕不是一個人該有的想法。

不過褚離這個人,心狠手辣。饒是共體,直到褚離劈下半妖體,半妖體才察覺到他受褚離戒備很久了。

若說他和褚離是親兄弟,雲喬便是離間他們的罪魁禍首;而半妖體這個兄弟被趕出家門,也是拜雲喬所賜。

他簡直恨死了雲喬。

他第一次試圖用蕭彎彎的妖骨時失敗了,其實也是他在報複雲喬。

“然而最可笑,不管是褚離還是程立,都愛她!”

這些愚蠢的東西!

大事不做,去癡迷一個女人的容顏,令他無法理解。

半妖體還記得褚離最開心的,莫過於第一次得到雲喬。

他像個癡呆,在第二天一個人獨處時,癡笑了很久。

褚離甚至幻想過和雲喬結婚、生子,放棄所有的理想,寧願受人血操控,隻和雲喬廝守;是半妖體拚命往回拉,才讓褚離找回了理智。

褚離那段時間,肯定矛盾極了,隻是他並不清楚自己的矛盾源於半妖體作祟。

“希望這次能成功,可彆再讓我等個幾千年。”他淡淡舒了口氣。

褚離也想解脫吧?

哪怕褚離那時候對雲喬有愛意,幾千年的禁錮,應該消磨得一乾二淨了。現在他對雲喬的種種好,不過是逢場作戲吧?

雲喬這傻女人,如此傷害了褚離,難道還希望褚離不計較,跟她續前緣嗎?

早在幾千年前,雲喬跑掉的時候,他對她就冇感情了吧?

但願這次能和褚離目標一致。

褚離也想要他的,否則就不會放他離開。他之所以冇有直接殺程立,估計也是想要保留半妖體,等待時機。

這些都是信號,獨獨雲喬不知情,沉浸在愛情的喜悅裡。

女人,令人憎惡又噁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