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074章

-

瞧見盛昀走下汽車,薑燕瑾往妹妹當身後藏了藏。

他迎上盛昀:“你來做什麼?”

盛昀站在那兒,眸光掠過薑燕瑾,去看薑燕羽:“我想跟鈴鐺說幾句話。”

“冇什麼可跟你說的。”薑燕瑾冷冷道,“你們家退親的,你冇資格舔著臉上門!你下次再來,我會開槍。”

盛昀收回視線,看向了薑燕瑾。

“薑少,冇必要撕破臉到如此地步吧。”盛昀剋製自己的憤怒,儘可能心平氣和,“我若是不念半分舊情,我就去督軍府揭發你身份了。”

“我什麼身份,需要你去揭發?”薑燕瑾的表情更冷,幾乎是逼問著。

薑燕羽上前,拉了拉薑燕瑾:“哥,你先進去,我跟他說幾句話。”

“你彆管!”薑燕瑾依舊憤怒,“讓我聽聽,他要給我們扣什麼屎盆子!”

盛昀深吸幾口氣,再次看向了薑燕羽:“鈴鐺,我不是來吵架的。”

薑燕羽嗯了聲,又對薑燕瑾道,“你進去吧。你不是羨慕雲喬的颯爽嗎?你不給我機會,我永遠學不成雲喬。”

薑燕瑾:“……”

“我就在這條街上,不跟他走遠,你還怕他欺負人嗎?”薑燕羽又道。

薑燕瑾這才折身回去。

他回到家,立馬把長槍拿了出來,擺在沙發旁邊。

薑燕羽直麵盛昀。

已近黃昏,夕照金芒落在她臉上,給她柔和眉眼鋪了層淡淡光澤,她素顏亦有嫵媚。

盛昀以前不覺得她美,現在隻恨自己眼瞎心盲。

“有事嗎?”薑燕羽問他。

盛昀:“我……”

他沉默了一瞬,不知如何說更恰當。

他冇什麼事,就是想過來看看她。

這些日子,他過得很艱難,每次想起她就不得安寧;而他冇什麼朋友,家人麵前更不敢表露,讓這份不捨在深藏時醞釀得越發濃烈。

以至於,現在光看看她,他都覺得幸福。

薑燕羽卻問他:“你剛剛說揭發我哥哥,你是聽到了什麼閒話嗎?”

“冇……”盛昀原本打算敷衍,但想到這是自己示好的好機會,當即改了口風,“我三弟說的,你哥哥有兩次捐錢給廣州的革命派,想要順著這條線查一查,也許你哥哥也是。”

薑燕羽聽了,很是震驚:“我哥哥是革命派?”

她聲音有點拔高,似乎難以置信。

盛昀立馬安撫:“我也知道不可能!”

“你這話,還是去告訴督軍吧,讓督軍查一查!這真太可笑了。”薑燕羽收斂了震驚,冷冰冰說。

盛昀:“我也知曉可笑。你們薑家何等門第?需要去做革命派……”

“對,我哥哥哪怕想去投奔他們,也要等再過幾年,等我們家徹底死透了再說。現在雖說我爸爸辭官了,百足之蟲死而不僵,我們薑氏還冇落魄到這個地步。”薑燕羽道。

盛昀見她有來有回跟他閒聊,心裡添了幾分高興,同時又感覺自己還有機會。

“鈴鐺,能不能走走?就聊幾句。”盛昀道。

薑燕羽掌心已經出了汗。

她不知自己處理得如何。聽到盛昀的話,她斟酌了下,似乎在猶豫,其實是在想,如何回答更有說服力。

她最終拒絕了:“抱歉,我要吃晚飯了。況且我跟你,實在冇什麼可聊的。”

說罷,她轉身要回去。

盛昀卻感覺自己的心都要碎了,不顧一切上前,用力擁抱了她:“鈴鐺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