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086章

-

“雲喬在家嗎?”

席榮糾正她:“請您尊稱一聲七夫人。”

柳世影似乎很煩,忍住翻白眼的衝動:“我找七夫人。”

“七夫人上學去了。”

“那我問問,能否借一件她的繡品,我想要臨摹。老夫人過壽的時候,我送一副繡品,討她老人家歡心。

這不是為了我,而是為了老夫人,七夫人不至於還記仇不肯借吧?”柳世影道。

話說得特彆不客氣。

席榮拒絕得乾脆利落:“太太不在家,我無權過問。柳小姐,您請回吧。”

柳世影氣結:“你……”

席榮作勢要關門,柳世影轉身走了,表情恨恨的。

她瞧見了兩個小動物,在席榮身後探頭探腦,隱約要出來看看熱鬨。

柳世影走遠,還聽到席榮在身後嗬斥:“花花、二孃,快進去!”

柳世影:“……”

這是什麼鬼名字?

雲喬那死女人,給寵物取名都這麼奇怪。當年她爸媽怎麼不給她取這種稀奇古怪的名字?

柳世影回頭,瞧見花紋斑斕的身影,朝牆根處去了,她繼續往前走。

席蘭廷下午去接了雲喬放學,夫妻倆在外麵吃了晚飯纔回來。

一回來,席榮表情凝重,把極快切得很細碎的生牛肉放在小碟子裡,遞給雲喬和席蘭廷。

“乾嘛?”雲喬問。

“在院牆外麵發現的,花花和二孃嗅到了,二孃想要吃,花花就叫了起來,聲音怪怪的,叼著二孃往回跑。

我走過去一瞧,這才發現了新鮮牛肉,感覺很不對勁,就都裝了回來。裡麵都拌了藥。”席榮道。

雲喬一瞬間後脊發僵。

“是誰?”

“當時就柳小姐路過,她還要借東西。我冇瞧見是她,但除了她,也冇其他人過來。她要是扔了就跑,我也冇瞧見,她乾嘛來敲門答話?所以不一定是她。”席榮說。

席蘭廷也看了眼,語氣輕描淡寫:“處理掉吧。”

“七爺,要查是誰下毒嗎?這是想要毒死花花和二孃。”席榮說著就很氣憤,“什麼人呐,居然跟家寵一般見識。”

席蘭廷:“是柳世影。”

席榮:“……”

“你覺得不是她,因為她不可能那麼蠢。但她的確就是那麼蠢,自以為遮掩得很好。”席蘭廷道。

席榮:“七爺,咱們冇證據。況且花花和二孃也冇吃,咱們怎麼辦?”

“要什麼證據?”席蘭廷淡淡道,“我說是她就是她。”

說罷,他看了雲喬,“你去拿點吃的給花花。”

雲喬知道他要做臟事,就像當初席六少想要害他,然後悄無聲息消失一樣。他不想她聽到,雲喬就可以做個聾子。

這些人,跟她有什麼關係?

她起身走了。

席榮看著太太毫不遲疑的起身,心裡是感激的,就知道太太是七爺的知心人。

“抓起來,關進地下室吧。”席蘭廷道,“我最近要補補。”

席榮道是。

傀儡術有個最大的好處,就是當主子吩咐某件事時,隨從們會覺得此事稀鬆平常,並不會大驚小怪;而冇有主子的示意,他們知道的這些秘密也絕對說不出口。

席榮立馬去辦了。

而席蘭廷,喊了雲喬:“咱們帶花花去河堤散散步吧。”

雲喬道好。

她不停撫摸著席花花的腦袋,說它今天立功了。

“雖然慫了點,到底還是很敏銳的,不愧是我兒子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