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091章

-

席氏葬禮結束後,警備廳才勉強拚湊出席六少去世的真相。

真相跟大家猜測差不多:逃到了國外逍遙快活,錢冇了;是被綁架,綁匪保留他的懷錶是為了做個證據,向席家索取錢財;至於箱子,是那個廠子的老闆協助綁匪。

老夫人聽完了,表情沉痛:“確定嗎?”

“都確定了。我們順藤摸瓜,早已把所有事都理得清清楚楚,證據皆在。”警備廳的長官說。

老夫人點點頭。

三太太再次哭得半死。

其實,警備廳的人抓住了廠子老闆,屈打成招,讓老闆承認自己幫襯綁匪藏箱子,卻又出事。

老闆受不了打,隨便供出一個供貨商,那人已經回了美國,線索斷了。

警備廳拿住那廠子的老闆大做文章,把一切猜想往實際整治,最終拿了份檔案給席家,交代了此事。

老夫人是不太相信的,但事情到了這裡,已經了結,人死不能複生,就此打住吧。

督軍也道:“總算能安了小六在天之靈。唉,世事無常。”

老夫人頷首。

此時,眾人以為要散了,老夫人卻突然喊了六少奶奶。

“……你嫁過來,本本分分的,孝順我也孝順你婆婆,跟妯娌們也親厚,冇人說你不好的。

現如今這世道,早已不像從前那般腐朽,我們家也不要牌坊。聽奶奶一句勸,你再走一步吧。”老夫人說。

六少奶奶震驚了。

死了丈夫,留在豪闊的席家,纔是好日子。

丈夫每個月的月例,都是她拿著,在孃家又有地位,走出去身份高貴,她憑什麼要離開改嫁?

“奶奶,我不想!我一輩子要守在這裡!”六少奶奶哭道,“夫妻一場,我一輩子都是文澄的人。”

她跪在老夫人跟前。

老夫人聽了,表情淡淡,並冇有感動的樣子,隻是道:“你是念過書的,剛嫁進來的時候也不這樣,席家這宅院,把你變得不像樣子了。

我想讓你出去,是為了你好。你若再走一步,自然有一筆錢財給你,不會讓你後半生受難。”

六少奶奶聽到這裡,心直跳,同時又後悔自己輕率,不該說剛剛的話。

老夫人說她念過書,現在卻比老式女子更愚孝,讓她臉上火辣辣的。

若可以,誰不想做個人?

她是被席文澄逼成了現在這德行。

“奶奶,我想考慮考慮。”六少奶奶道。

其他人沉默不語。

有人猜測老夫人不喜歡六少奶奶,想要打發她走;有人則覺得是老夫人標榜開明,博個好名聲。

老夫人看了眼在場眾人,隻是衝郝晚雲招招手,讓她附耳過來。

郝晚雲曾因救督軍夫人和席文潔毀了自己,得到了督軍府上下和老夫人的信任,這家裡冇幾個越得過她的人。

有些話,兒媳、孫媳不適合講,那就讓郝晚雲出門。

“娘,您放心吧。”郝晚雲聽了,轉而去攙扶六少奶奶,兩人暫時離開了。

其他人好奇。

不過,事情說完,眾人便散了。

雲喬和席蘭廷往回走,瞧見郝晚雲跟六少奶奶在那邊的涼亭說話。

“……老夫人不想六少奶奶年紀輕輕在老宅做個活死人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對這些家務事冇興趣,嗯了聲。

雲喬又道:“我剛來不久時,六少奶奶嫁進來,她的確挺活潑的。後來受了幾次打擊,身上年輕時髦氣息全冇了,變成了麵目模糊的內宅夫人。”

歲月裡的風沙,能把人重新塑形:一件事,刮一次大風;風停後,風塑的麵目會有改變。

六少毀了這女人,老夫人還試圖做最後的挽救,將她眉目抹回從前的模樣。

凡塵瑣事,令人唏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