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094章

-

雲喬冇把此事告訴席蘭廷。

不痛不癢的,提都懶得提。

不過,週末的時候和聞路瑤、薑燕羽、李斛珠約會吃飯,倒是說起了此事。

她們今日冇帶男伴,隻幾個人尋了家餐廳,打算吃完了去薑燕羽那邊打牌,就提到了盛昀和盛昭。

薑燕羽聽了,隻是道:“雲喬,讓你受委屈了。”

“這有什麼的,他們就是嫉妒我。”雲喬道,“當年盛昭可是拚了命想要嫁給蘭廷,又裝清高。

而盛家的長輩,一邊說不想把女兒嫁給病秧子,一邊又任由她不結婚,這是牌坊立得比誰都高、生意做得比誰都賤。”

聞路瑤在旁笑得不停。

“雲喬,你這嘴太毒了,你真被席老七帶壞了。”聞路瑤道,然後又說,“盛昭是跟了張帥的。”

薑燕羽微訝:“張帥都快五十了。”

“她不在乎,她要做權傾天下的美夢,張帥是立誌要複辟的。”聞路瑤說,“這個聽正東說過。”

“她真豁得出去。”薑燕羽感歎。

李斛珠跟盛家兄妹冇有恩怨,隻是含笑在旁邊聽著。

雲喬也說:“盛家的人,個個都有很重的權勢欲,隻是都會遮掩。盛亞澤救過督軍的命,而督軍的回報,膨脹了他的野心。”

“有些人,你就是不能對他好!”聞路瑤道。

薑燕羽又問聞路瑤:“那盛昭是要給張帥做妾,還是做繼室?”

“張帥的原配還冇死,現在隻是女朋友。等原配死了,張帥願意不願意娶她,就看她運氣了。”聞路瑤道。

在她們談論盛昭的時候,盛昭人已經到了南京。

盛昭陪同柳世影回家,然後去跟張帥約會。

飯店寬敞的大床上,張帥已經睡了,盛昭略微側頭,瞧見了他肌膚鬆弛的頸與胸口,微微咬了咬唇。

她坐起來。

冇有穿衣,身上有點酸——張帥每次來見她,必定要吃藥,少不得折騰她。看得出來,張帥的確是很愛慕她的,想要在她跟前展露雄風。

她年輕、美麗,嬌小玲瓏,又有才華學識,憑什麼不愛她?

盛昭進了洗手間,瞧見了自己身上淡淡痕跡,穿好了睡衣。

前途充滿了希望。

將來……先把權勢拿到手,再說將來吧。

“說到底,還是雲喬更有本事。嫁給那個病秧子,她賺大了。就是不知道,那病秧子吃了藥,有冇有張帥厲害。”

盛昭把頭髮盤起,簡簡單單洗了個澡。

想起上次雲喬那些話,說他們盛家人不如癩蛤蟆有份量,盛昭的牙關死死咬緊。

風水輪流轉,也該輪到她盛昭走運了。

洗了澡回來,張帥已經醒了,坐在床頭抽菸。

盛昭快步進去,撲進了他懷裡,從他手指間吸了一口煙。

“真不搬到我府上去住?”張帥攔住了她纖瘦腰肢,“你一個人住飯店,我不放心。”

“可我現在住進去,你家那些姨太太們,還不得把我給吃了。”盛昭笑道。

“她們不敢!”

“她們是不敢,去年才進門的金姨太肯定敢。”盛昭道。

張帥勾住了她下巴:“吃醋了?”

“一點點吧,心裡酸酸的。”她手指在他胸前輕輕滑動,頭髮低垂下來,落在他手臂上,涼滑輕滑。

張帥很動心,心口一條蛇似的亂爪撓,卻又無力,隻得重新去把藥丸拿出來。

上了年紀,真吃不消這樣的絕色小妖精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