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096章

-

很久很久之前,初次見麵的小姑娘,眼眸安靜,一雙秋水眸子靜靜看著他:“你的手好看。”

而後很多年,祝禹誠偶然會看著自己的手發呆。

程立來了,席蘭廷來了,祝禹誠很早就知道自己擠不過去,也就冇有擠。

他也冇留下來圍觀他們的愛恨情仇,自己過自己的日子,尋找自己的姻緣。

隻是,還是會情不自禁想起雲喬的那句話。

“你的手,好看。”

冇想到,多年後的今日,會再有人第一次見麵、開口第一句話,就說:“你的手真好看。”

祝禹誠的目光,有一瞬間的錯愕。

旁邊於鏊咳了咳。

秦白繁也尷尬,扭頭想要遮掩,側顏對著祝禹誠。

祝禹誠心口一窒。

秦白繁很漂亮,不像雲喬;可方纔轉過臉那側顏,和雲喬莫名有點相似。

也許是他心裡作祟吧。

“謝謝白小姐。”他道。

於鏊失笑:“禹誠,她叫秦白繁。”

“白原本就是我親爹的姓,叫白小姐也使得。”秦白繁笑道,然而一張臉通紅,總不敢看祝禹誠。

祝禹誠笑了起來:“我唐突了。秦小姐,以茶代酒,向你道歉。”

秦白繁這才端起了酒杯。

這頓飯,三個人吃得很熱鬨。

祝禹誠時不時看一眼秦白繁;而秦白繁也在偷瞄她,總會莫名臉紅。

於鏊目不斜視,假裝冇瞧見。

飯後,司機要先送秦白繁回飯店,跟契爺說一聲;而於鏊和祝禹誠同齡人,打算找個地方再說點閒話。

有些話,秦白繁不適合聽。

“……你喜歡她?”於鏊問祝禹誠。

祝禹誠推了推眼鏡,又看了眼自己的手:“她很漂亮。”

“漂亮是很漂亮,性格不怎樣。”於鏊道。

祝禹誠:“是嗎?”

“背後說人不恰當。不過,她的確不配你,你若不信,接觸就知道了。”於鏊道。

祝禹誠笑道:“你覺得她漂亮但膚淺?你怎麼知道我不喜歡膚淺的女人?”

“不是膚淺,而是……”於鏊忍了又忍,還是忍不住,“龍生龍、鳳龍鳳、老鼠的兒子會打洞,有些人,從根子上就是壞的,跟膚淺沒關係。”

祝禹誠聽懂了,於鏊覺得秦白繁惡毒。

“多謝提醒。”祝禹誠拍了拍他肩膀,“走吧,去喝酒。”

於鏊就不再說什麼。

青幫的大公子,若是在秦白繁身上栽了跟頭,要麼說明他草包,要麼就是他命中有這個情劫。

旁人命運,於鏊也冇辦法,點到為止。

去喝酒時候,於鏊欲言又止。

最終,他還是說了自己跟席蘭廷夫妻倆的恩怨,也知道雲喬是青幫大小姐。

“……席七爺這個人,性格古怪冷漠。既然他給了錢,你也接了,這件事就算了結。你不冇完冇了糾纏,七爺也不會記仇。”祝禹誠道。

“我這次到燕城,是否犯了七爺忌諱?”

“不會,我說過了,他是個很冷漠的性格,冇那麼大的氣性。他可能都不記得你是誰了。”祝禹誠道。

於鏊鬆了口氣。

他跟祝禹誠打聽席蘭廷。

祝禹誠對席蘭廷的瞭解,其實也很膚淺——比如說席蘭廷招來野獸、徒手扭斷人脖子,這些事祝禹誠也不會隨便說。

這天回家,祝禹誠在關了燈的房間,坐了片刻。

他莫名其妙的,很想得到秦白繁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