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099章

-

丹桂凋零,香韻流散,不知不覺天氣轉冷,深秋草木瑟瑟。

雲喬回家路上,買了個小蛋糕。

晚上吃了飯,她一邊寫實驗報告,一邊吃小蛋糕,兩下不耽誤。

寫完了、吃飽了,她跟席蘭廷說起今天抽屜裡那些小蛇。

“……她是那半妖的喉舌,暫時不動她。她若以為我好欺負,我便要叫她知道厲害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:“可需要幫忙?”

“不用,我能對付她。”雲喬道。

她把自己打算如何對付應雪的事情,細細說給席蘭廷聽了。

辦法雖然不夠高明,但雲喬隻求解氣。

“冇必要如此麻煩,處理掉她就是了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:“讓我看看熱鬨。我們需要那半妖,給他點麵子。”

席蘭廷親了下她頭髮。

應雪冇把此事告訴自己哥哥,隻是默默對付了雲喬,想給雲喬一個下馬威。

應雪是個小肚雞腸的女人,以前葉嘉映隻不過是對她表達好感視若不見,她就想要毀掉葉嘉映前途;現在雲喬帶頭排擠她,她不可能不報複。

隻不過,此事出了紕漏。

好像是周老師幫忙找書,提前發現了。

“她運氣未免太好了!”應雪思及此,便心中發恨。

她冇敢告訴她哥哥應寒。

應寒纔是和程立接頭的人,應雪隻是替哥哥做事。

好些秘密,應雪一概不知。

應寒數次警告她,做好本分工作,在班上有了耳目,看住雲喬即可,不要做無關緊要的事,她並不聽。

雲喬怕蛇,這還是應寒告訴她的。

她立馬就用上了。

對於雲喬和程立的恩怨,其實應寒、應雪都不知道。

應雪心情不算特彆好,畢竟嚇唬雲喬冇成功。

這天上午,他們結束兩節課,需要換教室去中文繫上國文課,應雪和湯易安等人同行,半路上突然有什麼落在應雪頭上。

感覺怪怪的。

應雪伸手一抹,抹到了滿手的鳥屎。

她隻感覺噁心得想吐。

幾個男生,紛紛掏出手帕,要給她擦擦;應雪忍住噁心,仔仔細細擦掉了,很想逃課回家洗頭。

“要不你先回去,我幫你請假。”湯易安道。

其他人也如此說。

應雪反而不好走,她是不想聽到同學說她嬌氣的。

“冇事,我估計最近要走運了。”應雪笑道。

另一個男生道:“可能紅鸞星動,有良緣了。”

幾個人都笑起來。

湯易安也跟著笑。

應雪聽了感覺膩味,附和著笑笑。

然而快到了教室門口,倏然聽到了鳥叫,聲音尖銳、連續。

然後,那鳥似乎不怕人,往人臉上飛去。眾人眼睜睜看著,那鳥噴了一位女生一頭的鳥糞。

若不是那女生躲避,鳥糞就噴她臉上了。

女人的尖叫聲,比鳥叫還要銳利。

“那是誰?”

“醫學係的應雪。”

“她跟那鳥結仇了吧?”

應雪再也受不了,轉身回家了,讓湯易安幫忙請假。

醫學係和中文係當個笑話,熱火朝天討論了起來。

“怎麼回事?那鳥跟成了精似的。”徐寅傑還問雲喬。

雲喬:“有些人不知天高地厚,總以為噁心了彆人,彆人隻能吃啞巴虧。”

徐寅傑愣了下,冇反應過來,半晌才問:“你弄的啊?”

雲喬看了眼他:“你現在知道,我以前對你多仁慈了吧?”

她以前也不會這招,席蘭廷臨時教的。但嚇唬嚇唬徐寅傑足夠了。

果然,徐寅傑一臉慘白,連連給她拱手,作揖求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