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100章

-

徐寅傑私下裡問雲喬,應雪怎麼惹了她。

雲喬如實相告。

她知道徐寅傑不會害她,所以對徐寅傑不設防。

徐寅傑聽了,幾乎要氣炸:“她明知你怕得厲害,還這樣捉弄你!”

然後又說,“你才弄了她兩泡鳥屎,太便宜她了。”

雲喬聽了,隻感覺徐寅傑憨得可愛,笑盈盈道:“誰告訴你隻這兩次?”

徐寅傑:“……”

接下來幾日,應雪隔三差五受到鳥的騷擾,不管是在家、在學校。

每次都擊中,那些鳥更成了精、有了自己的意識一樣,追著她噴糞。

她在學校遭遇了好幾次,同學們一開始覺得她倒黴,而後察覺到了不對勁。

“每次都是烏鴉。”

“烏鴉最聰明,又記仇。應雪一定是做了什麼傷害烏鴉的事。”

“那她完了,烏鴉要捉弄她好些時候。”

的確如此,每次烏鴉都追著應雪,同學們一邊同情,一邊好笑,還暗地裡給她取外號,說她是鴉屎姑娘。

“不知是不是錯覺,我總感覺最近應雪身上臭烘烘的。”

“不至於,她肯定洗乾淨了。她已經連續逃了一個星期的課,教學秘書都煩死了,又不能說她什麼。”

對於嬌滴滴的千金小姐,這件事的惡劣之處,就在於將她高高在上的矜貴氣質,塗上一層鳥屎,深深刻進大家的認知裡。

一週後,雲喬收到了一封電報。

與此同時,應寒想約雲喬吃飯,主動和解。

為此,應寒還請了黃傾述的夫人,也就是雲喬的師母出麵,做箇中間人。

電報是程立發的,言簡意賅:“饒了吾狗,千錢奉上。”

而後雲喬就收到了錢莊的一筆彙款單子,程立從廣州給她彙了一萬大洋,作為他的酬金。

打狗看主人。

既然主人發話了,又給了錢,雲喬見好就收,讓烏鴉們散了,同時接受應寒請客的邀請。

“你去嗎?”她還問席蘭廷。

席蘭廷:“我若在場,會控製不住當場捏死他。太太自己去吧。”

雲喬:“我很快回來。”

應寒在一家法國餐廳擺宴,邀請雲喬吃飯;同坐的,還有應雪。

應雪雖然精心打扮了,臉色還是不太好看,有點莫名的狼狽。

“……我的確怕蛇。我怕蛇,可不怕人。誰敢觸我逆鱗,也要想想,能否受得住我的報複。所以我怕蛇這事,也不藏著。

以前敢告訴朋友們,現在也敢告訴應少、應小姐。你們倆,聽懂了不曾?”雲喬閒閒坐定,手臂搭在椅背上,又痞又懶。

更過分的是,她腰間帶一把長刀。

長刀雖然冇出鞘,卻大大咧咧掛在那兒。她不是來吃飯的,簡直是山大王來收孝敬錢的。

席蘭廷一瞧見她帶刀,就會忍不住說“恭送大王”。

“……是,聽懂了七夫人。”應寒笑容不減,依舊溫和謙遜。

應雪低垂了頭,訥訥說了句:“知道了,七夫人。”

“知道就好。給我準備了什麼禮物?”雲喬又問。

應寒:“……”

她幾乎把應寒要說的話都搶了,應寒隻得趕緊把禮物遞上。

禮物是一套寶石頭麵,價值不菲;加上程立的麵子,這件事就算了結了。

“你們倆自己吃吧,我也冇閒心和你們吃飯。事情說完了,我便先告辭了。”雲喬拿起了首飾盒子,轉身走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