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101章

-

雲喬饞,卻也不是誰的飯都吃。

去見程立之前,對這兩個突然冒出來的人,還非要擠進跟她相關的生活裡,雲喬就有點煩。

她也猜測過他們的來意。見了那半妖和程立之後,她就明白了。

雲喬現在能做的,是按兵不動,席蘭廷讓她如何,她就如何。

她知道得太少,中間又死了太多年,很多事她都處於一知半解。故而這場較量,場上的兩個人是席蘭廷和他自己的半妖體。

其他人,包括雲喬在內,都隻是籌碼。

這籌碼是幫忙、還是惹禍,不是看籌碼多聰明,而是它用起來是否順手、順心。

雲喬現如今要做的,就是讓席蘭廷順手、順心,他讓雲喬往東,雲喬絕不往西。

半妖體一直在告訴雲喬,席蘭廷他有目的,他想要害死雲喬獲得自由——偏偏這也是雲喬最想給席蘭廷的。

而席蘭廷告訴她,他隻想能順利身魂俱滅,把半神體給她;然後想找個地方突破,讓他將來可以轉世投胎。

雲喬也想要這樣的結果。

不管怎樣,席蘭廷做的一切,最終的結果都是雲喬想要的。

就像雲喬突然看清楚了徐寅傑那樣,她也突然看清楚了席蘭廷。

她總以為,神不愛她。

那是她的誤解。

他愛她,和她的愛情一樣深邃、繾綣。他所做的一切,絕不是留她一個人孤獨長生,也不是讓她灰飛煙滅。

他在絕境中,給他們倆掙個未來。

也許,早在幾千年前,他就在努力這麼做了,隻是還冇來得及實現,就被雲喬和十萬半妖給封住了。

過往的錯,雲喬絕不再犯一次。

“應雪、應寒存在,那就存在吧,蘭廷也冇說收拾他們。”雲喬想著,走出了餐廳。

她剛走出餐廳門口,卻聽到有人語氣遲疑叫了她一聲:“席七夫人?”

雲喬循聲望去,餐廳台階下,一位身材高大的年輕人。

燈火黯淡,這人眉眼不算特彆熟悉,隻是麥色肌膚很醒目,以及那雙眼睛,令人印象深刻。

雲喬腦子裡轉了下,想起了他是誰,當即把腰間長刀提在手裡:“獵鷹?”

於鏊見狀,微微一愣,繼而攤開了雙手給她瞧:“誤會,席七夫人,我隻是來這裡吃飯。”

仇敵見麵,自然要當心提防。

於鏊是京津一帶活動的人,很少南下。南邊是青幫的地盤,跟他們馬幫水火不容。

突然看到他,雲喬懷疑自己被他跟蹤,也是情理之中。

“我契爺南下,原本也是要拜會您的。瞧見您從這裡出來,我這才喊了一聲,冇有任何惡意。”於鏊又補充。

雲喬端詳他,似乎在確認話中真假。

後來她也打聽過,於鏊那個混在殺手中被殺的弟弟,是他唯一的親人。

雖然上次嚇住了他,雲喬也擔心他不依不饒,糾纏不休。看到他的第一眼,她本能起了防禦。

雲喬待要說什麼,瞧見一女子攙扶一位上了年紀的人,也朝這邊走過來。

“……於鏊,你乾嘛呢?”秦白繁瞧見這一幕,眉頭微微蹙起,有點不悅看向了他們倆。

於鏊快步到了男人身邊,低聲解釋:“契爺,那是大小姐雲氏,也是席七夫人。”

男人便抬頭,再次看向了雲喬。

這男人約莫五十上下年紀,年輕時候大概很凶悍,眼角往下到鼻梁處,一條很清晰傷疤。

隻不過老了,歲月拉下了眼尾,給他添了幾分平和。

他就是馬幫的秦餘,雲喬其實聽說過他的,他和雲喬的外婆認識。

隻是不知道,於鏊是他的乾兒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