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104章

-

百草蕭疏,深秋夜裡孤寒纏綿;四周太近了,雲喬起來喝水,跫音幽幽,冇有半句蟲鳴迎合,格外空曠。

她的貓與豹,在暗處抬眸看了眼她,眼睛在夜裡似兩雙碧綠色燈泡,閃閃發光;看完了,複又交頭疊頸,相擁而睡了。

喝完了水回來,床上有了細微動靜,雲喬索性端了一杯。

席蘭廷略微欠身,見她賢良如斯,半夜起來給他倒水,不渴也得喝了。

“……總想起舊事。”雲喬對他說。

席蘭廷最怕她想舊事了。

其實雲喬回想的,都是他的好;而他自己看來,往事中的自己麵目可憎。

他的糾結,困擾了他幾百年,直到雲喬死後,他才明白,恢複神體對他冇有半點意義。

所以,之前所作的努力、對她的傷害,也冇有意義。

活生生的她,纔是他全部。

他抱緊了她:“睡覺吧,我很困。給你用個安神咒。”

雲喬還要說話,他冰涼手指戳在她眉心。安神咒很快冇入,她逐漸進入夢鄉,沉沉睡了。

讓她睡了,席蘭廷反而一夜難眠。

第二天起了秋雨,天氣驟然轉冷,冷得有點刺骨了。

雲喬想要穿大毛衣裳,又擔心太貴氣了,引來同學非議,故而隻把圍巾、手套、帽子都翻出來。

屋子裡燒了暖爐,席蘭廷終於不出去曬太陽了,和兩隻寵物一起圍爐取暖。

雲喬:“你要曬太陽,要陽光雨露,卻不怕火烤?”

“就是了,好處都讓我占儘,氣不氣人?”席蘭廷漫不經心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走上前,捏了他的臉,“你在陰陽怪氣你太太……”

席蘭廷坐在藤椅裡,身下鋪了厚厚褥子,抬起頭吻了吻她麵頰:“剛降溫,難受,脾氣冇控製好。”

雲喬:“原諒你了。”

她去上學的路上,想起他早起穿衣時,背後那青灰顏色,就知道他昨晚肯定疼了很久——她特意看了眼,他的睡衣不是睡前那套,肯定是半夜疼出一身汗換的。

他特彆難受。

饒是如此,他也隻是不動聲色嗆聲幾句,雲喬的眼眶莫名有點濕。

“……真想早點解決這些事。”她想。

然而,蘭廷還冇做好全部的計劃,他在謀求一線生機,雲喬得等待。

炮灰要有耐心、要聽話,服從安排,在他的使用下發揮最大的作用,而不是幫倒忙。

這天下午,雲喬和周木廉做心臟縫合的實驗,用的仍是豬,雲喬這才把早上的壞心情拋開,全神貫注。

當然,這個手術失敗了。

冇辦法,目前這一塊領域研究還不成熟,周木廉也隻是用了自己的猜測。

他安慰雲喬:“就當提前給食堂送年豬了,彆傷心。”

雲喬已經不傷心了。

上了手術檯,她冷靜得可怕,生死都隻是在儘力而為,不像一開始那樣患得患失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雲喬道。

洗手更衣,周木廉在外麵等著,問了問她關於應雪的事情。

雲喬說給他聽。

“需要我向教學秘書反應嗎?”周木廉問。

雲喬搖搖頭:“我已經跟他們兄妹講和了。”

“怎麼講和的?”周木廉有點好奇。

“他們向我道歉,請我吃飯,然後送了我首飾,就講和了。”雲喬道。

周木廉:“……”

這不叫講和,這叫單方麵賠禮道歉。

他忍不住笑了笑,覺得他姑姑實在狂霸囂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