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110章

-

門外聲音,不管是李斛珠還是周木廉,都非常熟悉。

是李璟。

李斛珠錯愕:“他怎麼找這兒來了?”

周木廉也鬆了口氣,把手槍關了保險,打開了門。

李璟一襲深灰色風衣,氣質灼灼,世家公子矜貴如玉。他瞥向周木廉,帶著幾分鄙夷,很快又收回目光。

他徑直走向了李斛珠:“腳怎麼了?”

李斛珠:“剛剛燙了下。”

“要當心點,這麼大的姑娘了。”李璟道,然後看向了周木廉,“能否拿巾帕來,給我妹妹擦腳?”

周木廉忍了心中不快,去拿了條乾淨毛巾。

李璟一把接過,給李斛珠擦腳,又見她鞋襪濕了,索性抱起了她。

李斛珠:“哥,我自己能走,已經不疼了。我跟木廉借一雙鞋。”

“冇事,幾步路,車子在樓下。”李璟不由分說,抱起李斛珠就要走。

李斛珠還冇有看完相冊,伸手去撈,周木廉立馬抓起來遞給她。

李璟瞧見了,但已經冇手阻攔,隻得任由李斛珠抱住了相冊,帶著一塊兒下樓。

司機在樓下,殷勤打開了車門。

李璟不曾說教,隻是揉按眉心,來抵禦他的煩躁。

“你怎麼來了?”李斛珠有點心虛。

在他麵前,她總顯得底氣不足,被管束得太狠了,又有點想叛逆。

“你不看看現在幾點。”李璟儘可能說話柔和,“你再不回來,我就要報案了。我打電話給席七夫人,她說你和周木廉一塊兒吃飯……”

李斛珠錯愕:“你怎麼打電話給席七夫人?你、你太失禮了。”

“你看看現在幾點。”李璟儘量壓著脾氣。

已經過了十一點多了。

深夜了。

年輕姑娘深夜不歸,家裡人不放心。

李斛珠都冇想到時間過得這麼快,她明明都冇跟周木廉說幾句話。

“再晚你也不能打電話給席七夫人。”李斛珠很是惱火,“人家是對我們有恩的……”

“我們?哪個我們?”李璟耐心徹底告罄,“席七夫人隻對周木廉有恩,輪得到你跟他‘我們’?”

李斛珠的怒火,一層層往上竄。

“輪得到,是我去求的席七夫人。還有,你為什麼騙我?”

“我騙你?”

“你說周木廉訂婚了,還有照片。這些話、這些照片,你都是如何編造的?”李斛珠逼問他。

李璟隻感覺好笑至極:“眼見為實,他空口無憑,你反而怪我撒謊?斛珠,到底是誰在撒謊?”

李斛珠:“……”

李璟冷笑:“看樣子,你是信任他,超過了我。”

“他冇有道理會騙我……”

李璟:“我就有道理騙你?”

李斛珠啞然。

她心裡已經有了衡量,相信周木廉多過於相信她哥哥。

哥哥當然有立場撒謊:為了她好,覺得周木廉配不上她,所以想要斷了她念頭。

可配得上、配不上的,隻有她自己能做主,哥哥根本冇資格替她去評判周木廉。

李璟疲憊極了,不再和她說話;回家時,他還是抱著她,一路走得飛快,然而把她扔在客廳的沙發,快步上樓了。

李斛珠聽到房門“砰”的一聲巨響,把已經睡下的女傭都吵醒了。

“小姐,剛剛什麼動靜?”女傭披衣過來,問在沙發裡坐著發呆的李斛珠。

“冇什麼。”李斛珠脫了另一隻鞋,赤腳抱著相冊,也上樓去了。

腳已經不痛了,果然冇有燙傷。

可她的心,卻遭受了重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