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115章

-

離王信步而來。

小小竹哨,他隨意收回袖中。

宮人們跪地行禮,雲喬和狐妖大妃也見禮;一地死蛇,令人作嘔,雲喬臉色好轉不少,但仍是僵硬著冇挪腳。

“誰弄的蛇?”他問,語氣冰冷,一如往常。

內侍恭恭敬敬跪著:“小人抓來,獻給大妃,今日陛下在大妃宮中用膳。”

離王看向了狐妖:“你的人?”

他目光陰鷙,似利刃開鋒般,無端叫人發寒。

狐妖大妃知曉離王不待見她,說話也氣弱,隻求能保全自己,並不敢狡辯:“是。陛下今晚要用金龍湯……”

“唯有大宴,宮裡才能用此湯,你不知規矩?”離王打斷了她的話。

狡辯落空,狐妖大妃心中惴惴,勉強賠笑:“妾隻想討好陛下,不知犯了忌諱。還請皇叔看妾一片真心,且放過這次。”

“宮規豈是兒戲?”他冷冷道。

掌風揮動,狐妖大妃周身冰寒,她被吸了大半妖力,再次變成了一隻通體火紅的小狐狸,匍匐在地。

她奄奄一息。

畜生比人族更敏銳,狐妖大妃被禁言,還是感覺到了恐懼,使勁往後縮,把自己團成了一團。

隻見離王走向了那內侍。

“你弄來的蛇?”他問。

內侍嚇得隻剩下半條命,臉色雪白,抖顫得牙關打架:“是、是。”

當日他在大殿服侍,清清楚楚瞧見了王後對蛇湯的驚恐。

故而他向狐妖大妃進言,說可以讓王後出醜,不過要先試試深淺。

狐妖大妃還以為自己錯覺,神巫怎麼會怕蛇?聽到內侍也這麼講,才肯定當時自己的感覺無錯。

“你先去試試,事成之後,必定有賞。”大妃許諾他。

內侍急切想要巴結大妃,尋找機會往上爬,急急忙忙來辦此事。

此刻,他很想把所有事都推給大妃,畢竟大妃現在變成了狐狸,不能口吐人言了。

他纔開口,就感覺冰涼手指捏住了他的頭,抱住了他的整個頭臉。

彷彿隻是那麼一瞬,他意識全無。

雲喬身邊的宮人失控般哆嗦,另一個嚇得昏死過去。

血濺得到處都是。

離王將那內侍的頭顱,捏得粉碎,眼珠子飛過來,打中了雲喬那位昏死宮人的臉。

血腥味極重。

他指尖鮮紅,掏出巾帕緩緩擦儘,朝渾身發僵的她伸手:“來。”

雲喬冇動。

“我送你回宮。”

雲喬打開了他的手,拚了全身力氣,跨過那隻瑟瑟發抖的小狐狸,跨過那具頭顱變形的屍體,快步往回走。

她的宮人,一個嚇暈了,一個顫抖得厲害,都冇跟上她。

她想再來一次。

這次,無論如何也要克服對蛇的恐懼,也要戰勝它。

蛇根本不可怕,而她居然這般害怕,是她的怯懦與無能。

離王的腳步很近了。

他似乎綴在她身後,不遠不近跟著她,聲音也隻有她聽得見:“你回去,這裡不適合你。下次,你未必這般僥倖逃脫。”

雲喬停了腳步。

她轉過身,雖然臉色極其難看,還是一字一頓,認認真真告訴他:“我會。待姚武山祭祀結束,我便尋機脫離。到時便說王後已死,還請您配合。”

他終於得償所願。

他的鎮山晷也真的搶到了手,神巫不會再追過來。

在那個瞬間,他臉色卻是凝重的。

雲喬轉身,幾乎是飛奔回了自己寢宮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