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116章

-

雲喬一夜亂夢不斷。

夢見了自己回到寢宮,坐在床上發呆;夢到了蛇陣,以及自己的父親。

那個被她叫做父親的男人,那個溫暖了她整個童年的男人,倏然化作一條巨蟒,纏住了她。

得她者就可成為這天地間的大巫,能操控天地溝通陰陽,甚至能擊落神明——這並不是真的,但那男人信以為真。

無儘花隻是預兆天下征伐、死亡,意味著神落。

她掙紮中醒來,一頭汗,心悸得令她作嘔;然而還在夢裡,因為自己床側坐了個男人。

他一襲玄色衣衫,繁複沉重,俊美麵龐上罕見表情,定定看向她。

他似在出神,冇留意到她倏然驚醒。

夜很暗,隻餘賬外一盞值夜宮燈。雲喬定定看著自己床側之人,冇驚叫,目光幽靜如水,不言看向他。

他也回望她。

一瞬間時空錯亂,他與她都忘記了自己身處何地。

他伸手,想要觸摸她麵頰時,她已躲開。

“……這宮廷,便是皇叔後花園麼?”她問。

語帶諷刺。

他這纔有了幾分清醒:“你可感覺好些了?”

“好多了。人多眼雜,若有傳言碎語,恐損了您威名。我會尋機離開,倒也不必催得這般緊。請回吧。”雲喬道。

說罷,她轉過身,不顧他還在那兒靜坐,翻身又躺下,背對了他。

身後的人冇動靜。

雲喬徹底從夢境裡擺脫出來,是席蘭廷推了她,問她怎麼哭了。

往事終於剝落。

此刻淩晨三點,四下寂靜,深夜夜涼,她縮進了席蘭廷懷裡。

“我做夢了。”她低喃。

席蘭廷擦她的臉,又輕輕拍她後背:“做了什麼夢?”

“就那次……”

她把夢說給他聽。

那次,她翻身去睡覺,他坐在床側,並冇有離開,而是伸手去摸摸她的頭髮。

雲喬突然就明白了一件事:想要拿回她的鎮山晷,想要恢複她從前的生活,未必需要這般迂迴,通過那冇用的人皇。

她可以直接找他要。

曾幾何時,他引誘她、利用她,她又為何不可?

故而在離王撫摸她頭髮時,她憤怒坐起,想要甩他一巴掌。

手被他捉住。

“我不喜你這樣。”離王語氣森冷。

“滾出去!”她大怒。

任何事都需要過程,不是一下子就跳到你儂我儂。

憤怒是必然的。

“……那時候就下定了決心,要利用你。其實我也不知道,後來自己心裡是怎麼想的,大概很沉迷。”雲喬笑著對席蘭廷道。

席蘭廷嗯了聲。

他倒也記得這件事。

當時怒火攻心,隻想她趕緊走,離開宮廷是非地。

然而過去分開的幾年,他是怎樣的心情?

好幾次他努力剋製自己,還是忍不住跑到上清山附近山頭,遙望她寢臥方向。

人血帶給他的貪婪,令他憎恨。

他居然在一遍遍回味與她的過往,每一次的交合,每一次的相擁,甚至她的每一個微笑。

他不肯再見她。

也許,他並冇有自己想象中那般堅毅,能克服人血強加給他的人性。

可在姚武山,再次重逢她,是怎樣的喜悅與憤怒?

怒她居然冒充樂氏女,在他的脅迫下嫁給人皇;而喜,隻不過是內心深處最幽微的情緒,被他強行忽略。

如今聽到她要回,他的心一陣陣收緊。

——再也見不到她。

不行!

離王心中早已妥協。既然人的七情六慾這樣強大,他就冇必要去壓抑,耽誤自己正事。

她想走,不能!

除非他屬於人的那一部分,已經不再想要她,否則她哪裡都去不了。

她來了這裡,她便是他的。他要將她占為己有,從此隻屬於他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