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126章

-

雲喬用一個人的生辰八字,占卜不出結果,有兩個緣故:生辰八字錯誤、或者這個人已經冇了生命靈力。

神巫捕捉不到她的生命力,占卜就冇辦法給出指引。

而人族無法逃避神巫的追捕,除非那人已經……

雲喬告訴了黃傾述,讓他提前有個心理準備。

出了事,總要麵對。

黃傾述聽了,先是愣在那兒,然後跟雲喬報了兩遍黃東君的生辰八字,確定雲喬冇有弄錯。

雲喬心裡亦不好受。

她雖然算作黃傾述的學生,卻因為不怎麼登門,談不上多麼深厚的感情;她跟黃東君並非同齡人,來往更少。

饒是如此,瞧見黃傾述渾身控製不住顫抖,老淚縱橫的樣子,雲喬也能感受到疼痛——白髮人送黑髮人,實乃人間慘事。

黃東君失而複得,又要失去,對黃傾述夫妻倆的打擊是毀滅性的。

“老師,您振作些,我們要換個思路找東君,儘可能找到她遺骨;師母那裡,也需要您支撐。”雲喬道。

黃傾述用帕子捂住臉,還是止不住渾身發顫,死死咬住牙關纔沒有痛哭出聲。

眼淚卻止不住。

席蘭廷不著痕跡歎了口氣。

很快,黃師母做好了麵。

都是素麵,一個人碗裡臥了兩個荷包蛋,簡單方便。

隻是無人有胃口吃。

讓她去做麵,也不過是為了支開她。

雲喬和席蘭廷還是打起精神,吃了起來:麵太鹹了,估計是黃師母恍惚中放了兩次鹽;而黃師母自己也吃了幾口,卻好像吃不出來。

黃傾述默默掉眼淚。

黃師母還說他:“彆這個樣子,孩子總能找回來的。”

黃傾述點點頭。

他死咬牙關,不敢卸了這口氣。

雲喬讓他們夫妻倆等著,一有訊息就告訴他們;席蘭廷回去,讓席長安過來統籌,尋找黃東君的蛛絲馬跡。

黃東君經常藉口去學畫畫,乘坐電車在哪裡下,然後去做些什麼,跟誰來往等。

這麼大海撈針似的查了三日,有人報案,說找到了一具女屍。

去認屍當天,黃師母昏死了過去;黃傾述提前有了心理準備,反而能堅持住。

“是被殺,一槍正中了心臟。那個衖堂角落堆放煤的,平日裡也冇人往裡麵扒,就冇瞧見。”

黃東君被殺、被拋屍。

至於為何,黃傾述兩口子一無所知,他們甚至連女兒最近的動向都不知;警備廳反而有了點線索。

“雖然在煤堆後麵發現死者,她指甲縫裡卻有銀灰色的鎂粉,她死前一定用過相機,拍過照片;

死者掌心有一塊玻璃片,捏得特彆緊,像是臨死時候死死抓住一點證據,向世人證明她的冤屈。

握得太緊了,我們費了好大力氣才掰開,玻璃鏡都嵌入肉裡了,死前嵌入的;凶手估計冇辦法掰開,又時間緊急,就算了。”

警備局的人說這些線索時,雲喬夫妻倆和黃傾述都在場。

她問:“相機能否尋到?”

“很難,就是普通的鎂粉,冇有特殊記號,什麼相機都用它。”

“玻璃片呢?”

“是眼鏡片,不過也普通。”

雲喬:“……所以,幾乎冇什麼有用線索?”

“不是的。”警備局的人頗有點緊張,“還有一個很關鍵的線索,可能對破案有幫助。”

“什麼線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