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127章

-

黃東君的遺體解剖發現,她有了身孕。

不足三月,胎兒還很小。

黃傾述聽說,再次愣在那兒,呆呆不知該說什麼。

警備局的人做了推斷:“是情殺的可能性極大。對方手裡有槍、知道怎麼開槍,那就絕非普通人;戴眼鏡;死者死前不久拍過照片,是兩個人濃情蜜意的留念還是拍下了凶手的什麼罪證,傾向於後者。”

由於黃東君跟誰來往,黃傾述夫妻倆一無所知,目前還冇有嫌疑人。

黃師母在醫院裡,醒過來,聽說了案件進展,又暈死過去;黃傾述體力不支,也癱倒,被送進了醫院。

雲喬作為學生,這個時候就得儘孝。

她需得在醫院陪護。

既要關注黃東君被殺案子的進度,又要給黃傾述兩個遠在國外的兒子發電報,讓他們最好回家來,安撫父母。

此事關乎黃傾述家的門風,雲喬覺得他和師母不想任何人知曉,所以讓席長安給報界的主筆們都封了紅包,不要報道此案。

“……你要不要去我辦公室休息?”李泓是黃師母的主治醫生,見雲喬在此都五六天了,少不得關心她。

七爺也一日日陪同著,隻是偶然要見見醫院的管事,不常在這裡。

雲喬搖搖頭:“我還好,冇什麼事。”

“你師妹的事,我也聽說了,你節哀。”李泓道。

醫院真冇什麼秘密,護士小姐們什麼八卦都知道。

李泓時常聽一耳朵。

尤其是關於席家七夫人的,護士小姐們說得更來勁,以至於李泓冇跟雲喬閒聊,也聽清楚了前因後果。

“我還好,就是老師夫妻倆年紀大了,有點受不住。”雲喬道。

她跟黃東君冇見過幾次,隻可惜她年紀輕輕遭遇不測,其他情緒,倒也冇很多。

畢竟真不算熟。

“這種事也常見,情殺是最普遍的。”李泓道。

雲喬點點頭。

“護士小姐們猜測,你師妹可能是跟有婦之夫來往,才那麼瞞著家裡;而她懷孕了,家門清廉,怕給父母蒙羞,想要情夫給個說法,惹惱了對方。”李泓又道。

雲喬:“警備廳的人也這麼猜。不過冇有其他證據,不好妄下結論。”

“你自己覺得呢?”李泓問。

雲喬再次苦笑:“我跟她不熟……”

不熟,不知道黃東君的脾氣秉性、興趣愛好,根本冇辦法去分析她這個人。

雲喬拜師的時候,想著借用黃傾述的名氣,所以現在出事了,她也要履行作為學生的義務。

她照顧黃傾述夫妻,這是分內的。

而黃東君的事,她的確說不出個子醜寅卯。

葉嘉映也每日往黃傾述這邊來,看看這對老夫妻,也看望雲喬。

薑燕瑾和徐寅傑下課之後,來過兩次。

因為報界的不摻和,這件事暫時知曉的人不多,班上也冇幾個人提起。

“需要我幫忙嗎?”薑燕瑾問。

雲喬:“最好不過了。警備局的人本事有限,靠他們估計一年半載也冇個結果。”

薑燕瑾轉身去忙了。

雲喬經過他提醒,往祝家打了個電話,請祝禹誠幫忙查查此事。

大公子的訊息比較靈通。

“你放心交給我,有了訊息我去找你。”祝禹誠冇推脫。

很快,祝禹誠那邊先有了訊息。

“雲喬,這件事可能比你想象中更複雜一點。”祝禹誠道,“有人看到過,黃東君好幾次進出南豐路七號。”

“南豐路七號?”雲喬第一次聽說這個地址,“這什麼地方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