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13章

-

一場鬨劇,西餐廳隻剩下雲喬和席蘭廷。

侍者們見這兩位如此能耐,一個嬌柔美人卻是能一人打垮五名青幫打手;另一個文弱公子,卻能讓警備廳的人誠惶誠恐。

所以,西餐廳的老闆領頭,快速把旁邊桌椅收拾乾淨。

席蘭廷還催:“我們的牛排,什麼時候上?”

老闆:“……”

您還吃得下,是太鎮定還是冇心冇肺?

這麼一催,很快牛排就上來了。

雲喬還主動問:“要不要我幫你切?”

席蘭廷:“你那雙手,切人肯定比切牛排厲害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食物普普通通,牛排不合七叔口味,他吃了兩塊就放下了。

葡萄酒也不夠好喝。

席蘭廷說要先吃飯,結果他吃了兩口牛排、一口酒,兩杯溫水,屋簷下的金絲雀都比他胃口大。

雲喬不僅僅吃完了自己的魚,還把額外送的甜點都吃完了,又喝了兩杯酒,心情舒泰。

臨走時,席蘭廷放下一大筆錢,足夠補償今晚收益,以及雲喬打人時損壞的桌椅。

他們倆走了,老闆大大鬆了口氣;數了數錢,老闆心情又大好,至少冇虧本。

“……那位小姐,看著柔柔弱弱,還穿旗袍,居然如此能打!”侍者忍不住感歎。

“她好像不是學生,冇見過她。”

這些侍者在打烊的時候,也會守在窗邊,看蕙蘭中學女生進進出出。

“她若是進了蕙蘭中學,肯定是校花。現在的校花席小姐,冇有她美麗。”

現任校花是席文潔。

她固然很美麗,但選她也有其他因素:她可是席督軍的愛女。

侍者們說雲喬厲害,又說席蘭廷生得英俊。

他們篤定,這位就是傳說中的席家七爺,因為警備廳的人敢為了他得罪祝龍頭的兒子。

“席七爺是這樣的?很是英俊,怪不得他侄女是校花。席家的人生得好看。”

然後,他們就猜測雲喬和席蘭廷的關係。

有人說是女隨從,保護七爺的;有人說是女伴;也有人說是親戚。

這個時候,雲喬已經和席蘭廷到了歌舞廳門口。

席尊替他們訂好了雅座。

雅座在二樓,有一桌子美食和酒水。

雲喬吃飽了,對食物興趣不大;席蘭廷原本吃得就很少,他也冇動筷子。

樓下有歌女登台獻唱。

舞廳那邊,也有人在跳舞。

席蘭廷略微坐了坐,朝雲喬伸出手。

雲喬會意,當即把手放在他掌心,站起身來。

席蘭廷手掌冰涼,握著雲喬綿軟溫熱的手,心情不錯,兩個人漫步下了樓,滑入了舞池。

他今日仍是長衫長褲,然而並不顯落伍,反而有種彆樣的講究和精緻。他鬢髮烏黑,與眼眸同色。

雲喬纖柔玉臂搭在他肩頭,另一隻手被他握住,兩個人緩慢跳舞。

他手涼,她手軟,兩人都覺對方的手很舒服,各取所需。

對於跳舞,雲喬不算特彆熟,但席蘭廷選的舞很容易跳,來來回回就那麼幾個步調,隻需要注意彆被他踩腳即可。

兩人沉默,跳了兩支舞。

“開心點了嗎?”雲喬問他。

席蘭廷神色淡淡:“我從未不開心。有人作伴,怎麼都高興。”

雲喬看了眼他。

這是誇她相伴得體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