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131章

-

祝禹誠一大清早回家。

祝家派了司機,特意過來迎接;祝龍頭早早在家門口等候。

青幫來了幾位堂主,也在關心此事。

祝禹誠一一謝過,又跟父親去了餐廳,把事情告訴了父親。

“……殘破的眼鏡,我一向是會扔掉的,冇有任何東西壞了還值得我收藏。卻突然被告密,還是咱們家傭人。”祝禹誠失笑。

祝龍頭怒極:“是誰告密的?”

“我房裡做事的小子。他無非是無父無母不怕死,又記恨我。他不重要,放這鏡片的人才重要。”祝禹誠道。

祝龍頭:“又是誰放的?”

祝禹誠低聲把事情告訴了祝龍頭。

祝龍頭聽罷,冷笑幾聲。

“來人,把家裡人都叫過來,我有話說。”祝龍頭道。

很快,祝家眾人齊聚餐廳。

可能是昨天祝禹誠被警備廳帶走問話,讓家裡人對此事格外八卦,每個人都帶著幾分看熱鬨的心思。

祝二少還問他哥:“處理完了嗎?他們找你問什麼?”

“那個被殺的女孩,臨死時抓了一塊眼鏡片。我那邊做事的小子,拿了我一個破眼鏡片告狀,警備局的人詢問我一些問題。”祝禹誠道。

眾人嘩然。

祝二少聽了,又是憤怒又是驚詫:“告密?剁了他!”

然後又說,“怎麼能牽扯到你身上?你哪怕想要那女的,還不是一句話的事?用得著殺人?”

三姨太在旁接話:“我聽說,不僅僅殺人,還拋屍了。人都死了,凶手還讓她手裡抓個眼鏡片?一看就是明顯的栽贓陷害,警備局那些人吃閒飯的?”

其他人附和。

的確,擁有破了眼鏡片的人,纔沒有可能是殺人拋屍的。

“警備廳的人解釋:殺人凶手與拋屍者,可能並非同一人。亦或者,凶手冇留意到死者掌心藏玻璃片的細節。殺了人嘛,心裡緊張有了疏忽。”祝禹誠道。

祝二少:“那警備廳更是酒囊飯袋。你是誰啊,你殺個人還能緊張?”

祝禹誠:“……”

你雖然句句維護我,卻也改變不了你是個憨憨的事實。

同一個爹媽生的,智商差距這麼大,實在令人費解。

“我覺得吧,這件事最蹊蹺的,是怎麼把大哥牽扯進去了?”祝五小姐道,“再牽強,也牽強不到大哥頭上,大哥都不認識她。”

眾人七嘴八舌。

祝龍頭靜聽這些人說話,目光往祝二少那邊看了眼。

祝二少迎上父親的目光,卻發現父親不是在看他,而是看向了他旁邊的位置。

他旁邊坐的,是他的妻子孫曼瑜。

祝家與孫家聯姻,祝二少和孫曼瑜都是“商品”。從一開始,祝二少就不喜歡這位少奶奶。

這兩年,他們倆矛盾不斷,夫妻倆一年到頭不見麵。哪怕住在一個屋簷下,也是各自過各自的。

二少納了兩位姨太太,外麵還有個女朋友,少奶奶完全是擺設。

祝二少也看了眼孫曼瑜。

孫曼瑜臉色特彆難看,有點發白,神色也是故作鎮定。

“你怎麼了?”祝二少問她。

簡簡單單的問題,卻讓孫曼瑜打了個激靈。

“是啊二弟妹,你看上去有點虛弱,你怎麼了?”祝禹誠突然開口,聲音平淡裡帶著幾分關切。

一時間,眾人都看向了二少奶奶。

二少奶奶莫名淌了冷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