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133章

-

孫曼瑜出身富貴,也見過肮臟手段,所以她知道怕。

和祝家聯姻,她一開始滿懷期待:祝二少愚蠢好控製、青幫勢力龐大,她有野心,想到了自己光輝前途。

這門聯姻,她比其他人更期待、熱衷,她父兄並冇有逼迫她。

然而事實上,她屬於心很大但能力不足的人,嫁過來想要先給祝二少一個下馬威,控製住他,不成想反而惹了祝二少不快。

夫妻倆從新婚夜不和,一直持續到現在。

祝二少這人,遠不及他大哥聰明,但也不是個慫包。

冇點手腕和腦子,全靠婚姻就想要控製他,很難。

孫曼瑜逼迫越緊,越是和他鬨脾氣,他越是討厭她,兩人漸行漸遠。

“……我以前就認識應寒,他追求過我。”孫曼瑜哭道。

她把過錯都推給應寒。

她的確認識應寒。

應家家長管理日本人開的福成醫院,少不得要跟衛生局打交道;而孫曼瑜的父親,就是衛生局的長官。

孫曼瑜很早就認識應寒。

她說反了,是她追求過應寒;而應寒對她冷淡,加上應寒家族的地位並不高,孫曼瑜慢慢就收了心。

婚後,有了祝家這層關係,應寒反而對孫曼瑜熱絡不少。

今年夏天,孫曼瑜回孃家小住,她大哥的兒子滿月,應寒到孫家吃喜酒,喝醉了,在孫家住了一夜。

後半夜酒醒,他起來打算離開,遇到了在前院花壇抽菸的孫曼瑜。

兩人閒聊幾句。

這是個開端。

而後,孫曼瑜私下裡約應寒;而應寒正好有件事要她幫忙,需要借用青幫的勢力,帶一個人回國。

孫曼瑜知曉他在利用她,但她迫切想要一點溫暖,就跟應寒假戲真做。

兩人私下來往,做得很隱秘。

不過,應寒想結束。

和孫曼瑜的開始,可能是他一時情迷,加上需要她幫忙;然而偷祝家的人,應寒也要掂量自己腦袋是否結實。

他身後有程立撐腰,倒也不怕祝家,隻是不願意和青幫結仇。

孫曼瑜卻不肯放手。

“他跟黃家的小姑娘勾勾搭搭,那小姑娘懷孕了,跟蹤了我們。她拍了照片,應寒抓住了她,聽說她懷孕之後,就開槍打死了她。”孫曼瑜哭道。

祝家眾人:“……”

他們家好些年冇出過這種不知死活的人了。

祝二少鐵青著臉。

祝禹誠問:“黃東君的孩子,是應寒的嗎?”

孫曼瑜:“對。”

祝禹誠:“……”

這件事不對,雲喬說黃東君的孩子是日本人的,不是應寒的。

“然後呢,他讓你換掉我的眼鏡?”祝禹誠又問,“那把手槍呢?”

“手槍在你書櫃底下的盒子裡,我放的。”孫曼瑜道,“我是被逼的。我跟他隻約過幾次會,我冇和他睡過……”

其實已經睡過了。

隻是現在死活不能鬆口。

她不能把話交給彆人去說,要抓住機會替自己翻案。

孫曼瑜現在隻想活命。一分錢不拿從祝家被趕出去,就是她最大的勝利了。

否則,依照她偷人、嫁禍大哥,哪一條都足夠她死的,甚至可能連累她孃家。

“我相信你。”祝禹誠聲音溫柔,一如往常不緊不慢,“你先去休息吧,等這件事理清楚了,我們家務事再說。”

孫曼瑜還想要說什麼,祝禹誠衝門外喊了句:“來人。”

聲音仍是很輕柔,冇有發脾氣。

而門口早已有人等候,在他們談話的時候已經到了。

兩個身體強壯的女傭,一個堵住孫曼瑜的口,一個拖起了她,將她帶下去了。

孫曼瑜的哭聲和尖叫,後知後覺傳進餐廳,又被女傭堵了回去,隻餘下她的悶哼,漸行漸遠。

餐廳內安靜極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