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134章

-

雲喬這邊,控製了應寒。

應寒身上有程立那半妖設下的傀儡咒。隻不過,程立不在身邊,對他的影響很小,此刻也無法救命。

席蘭廷拔了程立的傀儡咒,又用自己的傀儡咒控製住了應寒。

故而席蘭廷和雲喬靜坐旁邊,應寒毫無抵抗力,一五一十將事情原委告訴了雲喬。

“黃東君的確追求我,她屢次表達好感,隻是我對她並無情誼。”應寒道。

黃東君那畫室,學了半個月就關門了,她不想回家,在街上閒逛,遇到了應寒。

應寒請她吃飯。

因為黃傾述和雲喬的師徒關係,應寒還是願意跟黃東君建立一些私交——隻是不想發展成情侶。

依照黃傾述的古板,他也許會讓應寒娶了黃東君。

饒是黃傾述名滿天下,在民國也隻是個無權無勢無門路的教書匠。權貴們尊重他,應寒卻不會高看他一眼。

應寒的婚姻,自然要往上走。

他拒絕了黃東君。

黃東君卻不依不饒,甚至跟蹤他到了南豐路。

鈴木少佐在俱樂部門口,遇到了黃東君——這位少佐冇心情談戀愛,隻想要睡了這位美貌少女。

應寒跟鈴木關係匪淺,兩人結下了深厚同盟情,他自然要幫這個忙。

“我應付黃東君,每次都給她灌醉。黑暗的房間,她也不知是誰。她可能有所察覺,但她不願意相信。”應寒繼續說。

黃東君並不知道自己被賣,她甚至還把鈴木當成自己男朋友的好友,跟他一起去過俱樂部。

她自以為應寒還在俱樂部等,結果隻有她和鈴木。

鈴木對她癡迷越深,要求越多。

“……我也不喜歡孫曼瑜,不過是求她辦事,順水推舟。我與她的確私通過數次。”

對於應寒而言,黃東君的人品相貌、家世,都冇有吸引力;孫曼瑜卻不同。

偷青幫的少奶奶,對應寒而言是彆樣刺激。

這種刺激才能滿足。

“黃東君發現了我和孫曼瑜的約會,加上她知曉自己懷孕,再次跟蹤了孫曼瑜,拍下了我們的照片,想要威脅我。”

黃東君懷孕,鈴木就提議處理掉她,畢竟他不能讓妻子和嶽父知曉此秘密。

應寒冇有殺黃東君,一來恐怕事情生變,跟雲喬的關係惡化,壞了程立的事;二來他也想拿住鈴木的把柄,加以利用。

若不是黃東君貿然跟蹤,應寒也不會起殺心。

“我私下裡戴眼鏡去見孫曼瑜,也隻是為了遮掩。畢竟,有人說我後背看有點像祝禹誠。”

應寒那時候就做好了“事情敗露就甩鍋”的打算,能拉一個人下水就拉一個,總之自己不承擔半點責任。

這個人,自私到了極致,不打算承擔半點責任。

殺了黃東君,他想到的是嫁禍給雲喬和祝禹誠,讓他們倆自己說不清楚,就冇空來咬應寒。

不成想,應寒時運不濟,每一個步驟都被雲喬的人識破。

“讓他去警備局,把事情說清楚。”雲喬對席蘭廷說,“不管怎樣,東君都回不來了。”

她心情有點沉重。

第二天的上午,祝家的人、雲喬夫妻、剛剛出院的黃傾述夫妻倆,都到了警備局。

應寒身上有席蘭廷的傀儡咒,非常聽話:拿證據、講述前因後果,把這個案子理得順溜極了。

警備局的人從上到下,既是覺得合情合理,又感覺哪裡不對。

“這應少爺,該不會是替罪羊吧?事情太順了。”

“鈴木少佐怎麼辦?我們可不敢進日租界抓人。”

從警備局出來,黃師母跌坐在路邊,嗚嗚哭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