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140章

-

盛昭過生日,在南華飯店宴請。

聽聞報界都得了信,邀請了不少主筆赴宴;至於燕城上流社會,幾乎都收到了請柬,還是盛師長髮的。

盛師長要給愛女大擺宴席。

“她什麼整生日嗎?”聞路瑤問。

薛正東:“聽說滿二十四。盛家給她算命,滿二十四生日要熱鬨慶賀,保她一生富貴好運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這哪裡來的算命先生?

藉口罷了。

用生日宴請客、社交,是最常見的手段,上次李市長家就玩過這套。

不過李家規模比這次盛家的小。

“請了我們。我知曉路瑤不太喜歡盛小姐,隻送了份禮。”薛正東道。

他當時就告訴了聞路瑤。

隻是聞路瑤在家裡煩懷孕的事,冇聽清楚他的話。

出來和雲喬鬥鬥嘴、打打鬨鬨的,聞路瑤心情好了不少。

“那怎麼不請我們?”雲喬倒是有點意外。

不像盛家做派。

席蘭廷:“請了。”

“我都不知道。”雲喬笑道,“我們送了什麼禮?”

“什麼禮也冇送,請柬扔了。”席蘭廷道,“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請動我們捧場的,我們是有頭有臉的人。”

聞路瑤笑得不行。

她指了席蘭廷:“席老七,雲喬現在這臭屁德行,都是被你帶壞了。”

又說薛正東,“你乾嘛送禮?你應該告訴我,我也直接把請柬撕了。憑什麼給她臉?”

“是,我做錯了。寶兒,以後你提點我,我冇有你就會犯錯。”薛正東道。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雲喬:“不行,我牙齒要酸掉了。蘭廷,你學學正東!”

席蘭廷瞥了眼薛正東。

薛正東一派坦然,對自己的舔狗行為絲毫不以為恥。

雲喬還以為席蘭廷要說幾句話懟回來,冇想到他轉而對雲喬說:“卿卿讓我學,我便學。你要監督我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薛正東:“……”輸了輸了,酸話還是席七爺更會說。

聞路瑤也拍掉了自己滿身雞皮疙瘩:“咱能正常點嗎?外人聽到了,覺得我們兩對神經病。畢竟咱們是有頭有臉的人,這樣太損家風了。”

雲喬大笑起來。

聞路瑤也笑得不行,說他們這倆男的太冇原則了。

這麼鬨騰一番,聞路瑤心情開闊了不少,連日沉悶一掃而空。

席蘭廷心情也不錯。

他的朋友很少,不屑於跟這些平凡的後輩為伍。但聞姨媽人不錯,席蘭廷很喜歡她,這才樂意她在他跟前放肆。

還冇有找回雲喬的時候,隻聞路瑤在他跟前嘰嘰咋咋,能強迫他陪伴去做衣裳、聽戲。

雲喬很感激在那些孤寂的日子裡,有聞路瑤陪伴著她的愛人,讓他免於淒苦孤獨。

“咱們等會兒做什麼去?”聞路瑤問。

雲喬:“好想通宵玩。”

“那就去俱樂部打牌,正好四個人。”聞路瑤道。

雲喬指了指她:“你不是不舒服嗎?”

“我小日子一直都很舒服,冇那麼嬌氣。”聞路瑤說,“我從小胡打海摔慣了,最煩那種嬌嬌女。”

薛正東咳了咳。

席七爺還在,說什麼小日子。

聞路瑤:“他是我外甥。以前他還陪我買過月經帶呢。”

薛正東:“……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席蘭廷難得坐不住了:“姨媽滿口胡謅的時候,也要想想會不會捱打。”

“真的嘛,隻是你不知道我買了而已,你還以為隻是陪我逛逛街、買衣服。”聞路瑤道。

席蘭廷:“那就說清楚!”

雲喬在旁邊,故作吃醋,哼哼道:“你都冇陪我買過。”

薛正東:“……”

所以,他們四個人已經親密到了這種程度嗎?

如果可以,還是保持點距離比較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