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144章

-

連續兩日出門,兩次遇到盛昭和柳世影,聞路瑤感覺自己下次還是得看個黃曆再出來,免得總遇到晦氣。

不過,瞧見她們倆反目,也是很有意思。

聞路瑤拉了薑燕羽,往汽車後麵退了退,免得被盛昭瞧見。

“……我這麼信任你,你如此待我?”柳世影咆哮,聲音裡帶著哽咽。

盛昭去挽她胳膊:“不要鬨了,找個地方說話。”

“你怕什麼?怕彆人知道你嘴臉醜惡?盛昭,你他媽真夠下賤!”柳世影說著,再次想要揮手打她。

盛昭擋住了她的手。

一直賠禮道歉的盛昭,臉沉了下去:“你鬨你的。柳世影,現在可不是我求你,而是應該你求我!

你好好想想,我這個下賤的人,還願意不願意給你機會?你以為你有什麼?想要擠破頭擁有你機會的人,一抓一大把。

冇有我,你什麼都不是!你繼續鬨你的,我倒要看看,你還能鬨出什麼結果來。”

說著,盛昭往回走。

柳世影恨恨瞪著,倏然手腳發軟,坐在路牙子上,嗚嗚哭了起來。

不少人圍觀。

而盛昭上了身後汽車,汽車揚長而去。

車上,司機有點擔心:“小姐,把她一個人留在那裡?不怕她胡說八道?”

“一個瘋女人,她的話誰會相信?”盛昭嗤之以鼻,“不知好歹!”

她捂住自己發疼的臉,臉色猙獰。

今天中午柳世影一覺醒來,發現自己在盛昭和張帥的床上,衣不蔽體,就開始鬨騰。

盛昭好哄歹哄的,柳世影依舊哭鬨不止,簡直煩死了。

張帥是什麼女人都要嗎?

這世上多少女人前赴後繼,張帥還能都看上眼?

若不是盛昭給機會,柳世影壓根兒近不了張帥的身。

不感激她,還敢打她?

那就讓她瘋吧。

一個瘋女人,她的話冇有任何可信度,哪怕她死了,也不會有人在意。

“找柳家的人,好處給夠了,他們會給出柳世影發瘋的證據。”盛昭道。

她即將是張帥夫人,柳家巴結她都來不及。

柳世影最好能乖乖做盛昭陪嫁的“滕妾”,和她一起進張帥府,像郝晚雲輔佐督軍夫人那樣忠心耿耿,否則她還是死了最好。

聞路瑤和薑燕羽瞧見柳世影一直哭,四周的人都圍著她看熱鬨,便也走上前。

“哭什麼呢?”聞路瑤看戲不怕台高,“這麼傷心啊?”

柳世影抬眸,哭腫的眼睛裡佈滿了血絲。瞧見了聞路瑤,她死死拉住了聞路瑤的胳膊:“幫幫我!”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她纔不想幫忙,她隻想看戲。

“我恨盛昭,我好恨她!”柳世影哭得撕心裂肺,“救救我!”

聞路瑤想要抽回自己胳膊:“你放手,你不放手我開槍了。”

柳世影這才鬆開了手。

薑燕羽有點好奇:“你和盛昭怎麼了?吵架了?”

聞路瑤:“你乾嘛同情她?你傻啊!”

薑燕羽:“……”

她冇有同情,她明明隻是好奇。

薑燕羽還想要再打聽,柳世影那邊的老媽子和司機已經過來了,趕走了圍觀的人,攙扶柳世影上車。

柳世影拉著老媽子的手,還在嗚嗚哭。

老媽子一直照顧她,是柳家從南京送過來的。

“我要殺了盛昭!”柳世影咬牙切齒,哭得上氣不接下氣。

老媽子握住了她的手。

“小姐,先冷靜冷靜,再慢慢想對策。”老媽子雖然不知出了什麼事,還是安撫自家主子,“不要急,任何事都不要著急。”

柳世影的眼中,全是炙熱怒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