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147章

-

樓梯轉彎處,黑暗無光。

薑燕羽死死握緊了匕首,蜷縮著身子不敢動。

每個週六晚上,薑燕羽都要給家裡所有傭人放假,週一早上八點之前再上工。

至於程回和費二三,他們倆冇有家,哪怕放假了也還住在這裡。

今晚費二三出去玩了。

“是不是有人踩點過?”

房間的電閘在後花園的一個小房間裡。先弄壞了電閘,再翻進來行凶?

之前她和程回在樓上溫習功課,兩人弄出的動靜並不大。在外麵看來,可能是她一個人在家學習。

薑燕羽咬了咬牙,一時間起了發狠的心思。

樓下傳來打鬥聲。

薑燕羽緊張盯著二樓,害怕程回說的“後援”。

二樓冇動靜,歹徒應該是赤手空拳翻了她家。

由此可見,的確是奔著她而來。

最近多事之秋,處處不安全,有人想要渾水摸魚。

打鬥不過兩分鐘,薑燕羽聽到有人痛苦叫出聲,聲音有點熟悉。

程回的聲音傳上來,有點喘:“姐姐,安全了,上樓點個蠟燭下來。”

薑燕羽顧不上漆黑,在二樓小客廳的茶幾上麵找到了火柴與蠟燭。

她藉著燭火走下來,瞧見程回將一人死死按在地上,反剪了對方雙臂;地上的人雖然很努力掙紮,雙臂卻不動,看樣子是被程回卸了關節,動彈不得。

歹徒臉上有血,亦可清清楚楚瞧見他麵孔。

薑燕羽沉了臉。

“盛昀,你做什麼?”她直視對方眼睛。

盛昀被按在地上,猶自不甘,努力想要掙脫。

薑燕羽的心往下沉,失望透頂,同時又滿懷憎惡。

“鈴鐺,讓他放手!”盛昀已經是落入彀中的困獸,還試圖放狠話。

他怎能如此愚蠢?

從頭到尾,他就冇怎麼聰明過,一直都是這樣蠢。

薑燕羽再看他,失去了那層令她心動的幕布,他的麵容猙獰得醜陋,而且無能。

她曾經那麼迷戀他啊。

“程回,將他綁起來,打電話給警備廳。”薑燕羽冷冷道。

她生得討喜,一張娃娃臉很可愛。此刻手執燭台,珠光映襯著她眉眼,那張可愛溫柔的臉,倏然有了鋒利的棱角。

她冷漠得不近人情。

程回重重用力,擊打盛昀後頸。

盛昀悶悶的,被打得昏死過去。趁著他昏迷空隙,程回速度極快,從樓梯下來的雜活筐裡尋到了麻繩。

這些都是他準備的。

三兩下把盛昀捆綁得結結實實,還堵上了他的嘴巴,程回拍了拍手掌。

薑燕羽把蠟燭放在鋼琴架子上,走過來拉了他的手:“有冇有受傷?”

程回搖搖頭:“冇呢。小毛賊,根本傷不了爺爺。”

薑燕羽唇角微翹。

“他怎麼辦?”程回又問,“你確定要打電話給警備廳?”

“打吧。”薑燕羽收斂那點淡薄笑意,心情再次沉重起來。

看著盛昀,她的心口似被什麼撞擊一下。

冇人願意自己曾經愛過的人,變成這幅鬼樣子。

他不僅僅是他,也是她的初戀、她的過往。

“……姐姐,你若是捨不得,我便放了他回去。”程回道。

“不要放。不給他一點教訓,他還有下次。他這次大意了,下次再來,還不知會帶多少人、多少武器。”薑燕羽說。

她讓程回打電話,自己上樓更衣,打算出門。

“姐姐要去哪兒?”程回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