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149章

-

薑燕羽不解,在門口丹墀上停了足。

程回跑進來,很快又出來,手裡端了個小小爐。

爐子是廚房燒茶用的。

他放在腳下,對薑燕羽道:“姐姐,今天實在危險又晦氣。跨個火盆,驅黴運,今後都是好日子。”

薑燕羽:“……”

跨火盆也不是這種火盆啊。

不過算了,心意到了即可。

薑燕羽提起了裙襬,跨過去了。

過去的一切,都結束吧。她犯了錯,為此也付出了很多,算她贖罪了吧?老天爺也該讓她享受安寧。

薑燕羽進屋,程回把爐子搬進來,又主動去給她倒茶。

他詢問薑燕羽方纔去了哪裡。

薑燕羽一一說給他聽。

“……這件事盛家有錯在先,但盛亞澤不會管兒子。既如此,就讓督軍替他管管。郝姨太的話不管用,我就要求雲喬。”薑燕羽道。

程回:“不用麻煩彆人。”

“以前雲喬和路瑤說過一句話:屬於你的,就該用儘手段爭取。這份安寧也是我應得的,我自然也要用點力氣。”薑燕羽道。

程回定定看著她。

她說完了,站起身:“睡覺吧,已經不早了。”

程回嗯了聲。

薑燕羽抬眸想要說點什麼,卻突然瞧見程回脖子後麵有一道血痕。

痕跡不深,微微發紫,應該是盛昀打的。

方纔冇瞧見,現在他略微偏頭,薑燕羽纔看到。

“我瞧瞧。”她抬手去觸碰那血痕,“你彎腰,我看看。”

程回乖巧彎下了腰。

血痕有點腫,破了皮,不要碰水就可以了。

薑燕羽:“家裡有藥水,我給你擦擦……”

她說話的時候,瞧見程回一張臉泛紅,連同耳朵尖都紅了。

她微微愣了下。

程回直起腰,直視她的眸子時,薑燕羽很明顯感受到了自己心跳極快,隱約要從嗓子眼跳出來。

她一時無措。

便在此時,程回伸手,輕輕抱了抱她。

很輕的擁抱,冇有任何慾念作祟,溫柔得像早春的風,熏甜宜人。

“姐姐,謝謝你。”程回低聲道,“不用擦藥,你早點休息吧。”

薑燕羽從嗓子眼裡嗯了聲。

她還想要說點什麼,然而心跳過快,她怕自己說話聲音打顫,故而快步上樓去了。

她麵頰緋紅,比程回更明顯。

程回一個人站在客廳,仰視她消失的方向,愉悅充盈著他,他幾乎要輕飄起來。

費二三這個時候回來了。

瞧見家裡燈火透明,費二三吃了一驚;進門見程回呆呆站立,費二三又吃一驚。

“乾嘛呢?”費二三推了下程回。

程回眼眸熠熠,流光盛極,似有漣漪一層層盪漾開,帶著心醉的微醺:“費二三,我的壓寨夫人要到手了。”

費二三:“……”

“等少爺回來,我要跟他提親。”程回道。

費二三:“……”

程回單方麵宣佈談戀愛了,現在又單方麵要求婚了,費二三感覺他腦子和正常相差太大,不免替他發愁。

冷靜了好一會兒,程回和費二三商量值夜,以及如何在門窗上設置機關,免得有人輕易摸進來。

他們倆大半夜都冇睡。

薑燕羽也冇睡。

她躺在被窩裡,撫摸著自己發燙的麵頰,有些沉醉,也有點擔憂。

真的要再談戀愛嗎?

還是跟一個比自己小好幾歲的男孩子。

可程回,他真的很好啊,錯過了他就太可惜了。

“……再試一次。若這次還所托非人,大不了我就再也不結婚。”薑燕羽給自己下了決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