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151章

-

回家,雲喬便和席蘭廷聊起此事。

於薑燕羽,無非是不自信。

“她知曉自己再次陷入了情場,卻又不相信自己的眼光——盛昀真的毀了她。”雲喬說。

饒是薑燕羽如何安慰自己,都不能否認,盛家給她造成的傷害,會在她心上永遠留一個疤。

歲月會慢慢讓疤痕變淡,卻不能徹底抹平。

往後歲月裡,薑燕羽可能還是會失去對愛人的信心。

不像聞路瑤,冇有受過傷,才能接納有點怪異的薛正東,從而獲得幸福。

也不像雲喬,癡心到底,哪怕再多的傷害,還是會撲在同一個人身上,汲取最初的心動。

“日子都要自己過,信任也是一點點堆砌。除非都像你和路瑤兩傻子,一上來就信男人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去捏他麵頰:“你欺負太太。”

“太太就是用來欺負的。”他摟住她腰,將她抱坐在自己腿上,輕輕啄她的唇,“太太今日太美了,忍不住要再欺負一下。”

他的唇,落在她雪頸上。

涼軟頭髮蹭著她下巴,頸上酥麻做癢,雲喬拚命想躲,又被他攬住腰,自己先笑個不停。

席蘭廷將她抱回了房間。

一場歡好,外麵天漆黑了,夜幕中有寒風嗚咽,還有雨滴落在墨瓦上的輕響。

雲喬累極了,依偎著他。

席蘭廷輕輕摟抱她,說起了天氣:“今年真冷。”

這個冬日多雨,冷得刺骨。

“是啊,雪都快要下了,梅花卻冇開,有點掃興。”雲喬說。

他們房間裡,放了個臘梅盆栽,深褐色虯枝舒展,尚未結出花苞。

席蘭廷:“開花還不容易嗎?”

他略微抬了抬手。

那株盆栽臘梅,瘋了一樣開了滿樹花,且有淡淡幽香,瀰漫了整個屋子。

雲喬忍不住笑起來。

無數次看到他開花,還是會被狠狠驚豔一把。

花大概是這世間最能代表浪漫的東西吧。

“心情好點了嗎?”他問。

雲喬:“好多了。”

然後她笑道,“你每次哄我,就這麼幾個手段:或說些刻薄話逗我笑,或開反季節的花,或替我梳頭更衣。”

席蘭廷回想,的確如此,便歎了口氣:“實在不是個好丈夫,對嗎?”

“不,已經是最好的丈夫了。”雲喬抱緊他的腰,“我很喜歡。尤其是開花,我特彆喜歡。”

他無數次用開花逗她。

往事裡也有過的,不止是在上清山,在人族的宮廷也發生了數次。

雲喬記得特彆清楚的一次,是祭天前夕。

每月四月底,人皇要率領百官去姚武山祭祀,身為王後的雲喬要同行。

雲喬去找人皇商議此事,問清楚行程,以及她在祭祀中擔任的角色。

她第一次伴君去祭天,自然需要有人提點。

隻是冇想到,那天遇到了人皇心情不好。

狐妖大妃被皇叔禁言,身邊幾位妃子們都生病,朝臣們又駁回人皇的一個決策,導致他有火冇地方發泄。

雲喬聽聞他在花園練習射箭,便趕過去,撞到了他氣頭上。

當時有幾位官員在場。

人皇故意大聲嗬斥:“晦氣,躲遠些!”

雲喬連退數步。

一時間很安靜。

朝臣們想要勸和,卻又不知人皇與王後在吵什麼,勸也無從勸起。

氣氛尷尬到了極致。

倏然,人皇旁邊的一株桃樹,翠綠樹葉間開滿了花。

花一朵朵盛綻,點綴著翠葉,整個花園多了幾分繁華。

人皇吃驚,朝臣們也震驚不已,在心中讚歎王後:“果然,神巫類神。”-